第四十一章 尸鬽

我尚未聽清他在說些什么,就見明叔雙膝一軟,咕咚一聲跪倒在地,多鈴和古猜也跟著跪下,他們好像見到了什么令蛋民極其畏懼的東西。明叔以膝代腳,爬過去將那有筋無骨的軟尸裝進一個大密封袋里,見尸體并沒有沾水,難看至極的臉色才漸漸緩和下來,他連連叩頭,祈求漁主保佑。

在風高浪急的大海上,蛋民漁民們無不視媽祖為神,天后娘娘在海上救苦救難,是保佑舟船平安的一方神圣,但冒險出海的人不是為了迎風搏浪,而是為了養家囗口掙飯吃,在海里采蛋屠鯨,或是打撈青頭,捕到千斤大魚,則務必要拜祭漁主,請海神賞口飯吃。

我始終以為漁主是傳說中海里的龍王爺,卻見明叔等人誠惶誠恐,竟對那螺殼中的女尸如此恭敬,實在不知他們這三個蛋民想做什么。形煉修道之人,死后飛升化仙,留下的尸體稱為遺蛻,難道這軟如爛泥的女人皮囊,便是漁主的遺蛻不成?

Shirley 楊想在螺殼中尋找歸墟的地圖,不料卻讓明叔和多鈴姐弟三人,受了一場虛驚,顯然青螺殼里藏的諸般事物,是蛋人漁民們都識得的,于是問明叔等人,那有筋無骨的女尸,以及螺中的銅劍、玉盤等物,究竟是做什么的。

明叔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道:“你阿叔這顧問自然不是白當的,別看你們摸金搬山的高手,歷來搜山剔澤履險如夷,可在海上就不懂采蛋的掌故和規矩了。雖然在七十二行里都是憑手藝吃飯的,但隔行如隔山,所以你們不知道這女尸和短劍是做什么用的,在蛋民眼中,這可都是祖宗留下的神物。”

我說:“明叔你就是個反動學術權威,別說得云山霧罩的大賣關子,我就是以前從沒采過蛋也能猜出三分,螺甲中所藏的,大概都是古時候疍人祖先在海底采蛋所用之物。”

明叔說:“胡仔不愧是摸金校尉中的元良,眼光確實犀利,這被銅蓋封住的螺甲,既不是什么棺槨,也不是陪葬的明器箱子。蛋人的手藝都傳自秦漢時期海上的蠻子疍民,傳說龍戶獺家的祖宗,能在海底置鬽引蚌,現在某些年代古老的海神廟里,還可以見到有記載那些古時神跡的壁畫,凡是下過海的蛋民沒有不知道的,就好比摸金校尉大多都知道摸金祖師爺在幽王墓里盜走丹砂異書。這丹砂異書皆是西周的神物,摸金的手段究其根源出處,都是從中演化而成,但后世卻誰也沒見過丹砂異書什么祥。蛋人祖師的蚌鬽就如同摸金祖師的丹砂異書,是采蛋之人聽說過沒見過的神器。”

聽明叔如此一說,我和Shirley 楊就明白了一多半。疍人是恨天氏的遺族,他們應該知道祖先是如何下海采蛋屠蚌,螺甲中所藏的古物,都是恨天氏在海底采珠所使用的道具,相傳都是海神漁主所造,件件都是世上絕無僅有,想不到被我們無意中掘了出來。不過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是怎樣來使用的,那所謂“蚌鬽”的無骨女尸,難道也是捉蚌采珠的道具?對蛋民這些事,我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確實是外行了。

明叔說這些東西既然叫咱們撞見,都是托了漁主的洪福,干脆都帶回去,將來再想到南海采蛋,全都派得上大用場。如今沿海的天然珍珠都被采盡了,珊瑚螺旋里的也不多了,可能在幾百年間都未必再有成形的月光明珠了,不過這些古物都是海底遺存的青頭之祖,用不上還可以變賣出去,也是一樁不小的富貴。

但這批青頭之中,唯有蚌鬽比較危險,剛才Shirley 楊說古時徐偃王全身無骨,只有筋肉血脈,這女尸可能生前患有徐偃王的無骨怪疾,實際上在古代確實有這種怪病。徐偃王從生下來起,就是一個有筋無骨的廢人,只能仰面朝天地躺著,一生不能坐立俯視。不過作為蚌鬽的女尸卻并非如此,她是被一種殘酷的刑罰化去了全身骨骼,尸體皮肉更經過特殊的處理,像是被制成了一個詭異的標本,但這制鬽的方法,就根本沒從歸墟里流傳出來,所以后人無法得知。

在秦漢之際起,因為有些千年老蚌藏得嚴密,更兼軀體龐大,難以托出水面,所以疍人中的龍戶入海必帶“珠媒”,于水底置“珠媒”引珠。老螺巨蚌見“珠媒”閃動,就會誤以為明月在天,紛紛從藏身處現形展甲,吐珠弄月,采納天地靈氣之精華,龍戶趁此機會舍命奪珠。這套方技極其危險。因為此時海底精光四射,引得深海惡魚鮫龍隨之出沒,龍戶往往要一面力搏龍觸鯊吻,一面又要在老蚌藏珠閉甲的間不容發之際,奪取蚌珠。以前漢文帝聽到這些龍戶采珠的事跡后,曾連聲驚嘆:“險哉!”

“珠媒”最早的原型,就是用女子軀體所化而成的尸鬽。原始鴻蒙的海底極陰處常有蚌祖,實已成精,這種蚌都活了不下千年萬年,已經與海底礁石化為一體,非到月圓極明之時不肯吐珠。它的蚌珠光華絕倫,而且老蚌狡猾通靈,普通的“珠媒”根本無法引出它的蚌珠,只有給女尸穿以珠衣,珠衣上的珍珠都是不值錢的魚珠,類似于魚腦中的結石,在水底并無光華,但女尸體內一股幽怨之氣,在海底能使魚珠產生暗淡的精光,這種光暈陰氣沉重,極似月陰,采珠者只有背負尸鬽赴水潛海,才能引得蚌精吐納明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