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定海神針

環形山山勢起伏,圍繞著一塊巨大的廣場,海氣鼓蕩之下,使得歸墟中的海水暴漲,淹沒了周邊的石殿遺跡,穿過山體的洞窟和間隙溝壑,像瀑布般倒灌入山中。我們的小艇隨著水流被帶上天井,只見四周被瀑布般的水墻所圍繞,海水從四面八方涌入山中的凹地。

在銅聲潮水雷動的混亂中,兩艘橡皮艇成了被秋風卷起的敗葉。隨著一陣激流,旋轉著落入四面山體環繞的水中。我們急忙將船劃向水面中央,以免被環形瀑布沖翻了座船,趁機在水霧中前后打量。

這里的地形就像是古羅馬時的競技場,山坳處天然形成一個圓形的廣場,底部有十幾道漩渦,將海水抽進古城下方的無底深淵。一棵倚天拔地的黑色巨木斜插在其間,約有十來層樓房的高度,樹身之粗大可容宅,幾十上百個人怕是都合抱不攏,猶如一座黑色的通天巨塔,斜立在環形的城跡中央。

木皮皆老鱗狀,非松非柏,也不是普通古木之化石,乃是古時森林沉沒海底萬年,所結為的蔭沉木①,下端沒入水底,還不知道另有多深,上端斜指戳天,木端周遭嵌以團團層層如同云霧一般的箭石,仿佛是云層繚繞如傘蓋的樹冠,木身上嵌有深綠色的蟲魚銅跡。我們雖然沒正式研究甲骨篆跡,但甲骨文在龍骨天書上也見得多了,多多少少也識得數十字。這種蟲魚跡大多是象形文字,Shirley 楊事先曾做了些功課,此時她掃了一眼,就發現巨木上的兩個蟲魚古篆,雖然形似魚骨蟲足,卻不是容易辨認的象形字,只猜其中有個“木”字,第二個字就猜不出了。

環行山內猶如一口巨大的歸墟深井,不管四周有多少海水灌進來也填之不滿。四周散布著上千尊被水半沒的銅人,體形都比常人要高出許多。巨像皆是周身青銅,神情古樸凝重,頭頂并沒有佩戴魚骨冠,都如奴隸一般,在湍急的水流中,每十尊青銅奴隸圍成一圈,推動手中絞盤,無數道銅鏈牢牢鎖在巨木之上。涌入深淵的亂流卷起一股股漩渦,激流帶動得銅奴銅鏈,使得青銅相互撞擊摩擦,鏗鏘之聲不絕于耳,然而高大的青銅奴隸們徒勞地在水中晃動著,卻轉不動絞盤一絲一毫。

眾人并力拼命將小艇駛離水面的漩渦,分別用繩鎖套住近處的青銅奴隸,才暫時將救生艇穩住,身上已被飛濺的水霧淋得濕透。山體環合的地形并不攏音,在巨木附近已感覺不到那雷鳴般的怒濤,但鯨腹形洞窟卻將回聲反復沖撞,只覺耳骨隱隱生疼。

眼看著四周海水如墻,水勢極盛,我們的救生艇難以承受急風大浪,當此情形,不得不令人感到末日臨頭般的絕望。眾人抬頭四顧,如同深海之魚仰望藍天,除了心念如灰的恐慌之外,心中更是一陣陣的茫然無助。不知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看來歸墟中的古跡,并非是古墓古城,在這采集龍火的深淵中,處處都是難以理解的神秘事物。

胖子見橡皮艇略穩,就站起身來用手摸了摸水中高大的黑木,奇道:“這不就是龍王爺水晶宮里那根兒定海神針嗎?咱這回怕是進了龍宮了,放眼全是青頭祖宗,可惜又沒那么大的船往回運,這他媽不是成心讓胖爺著急嗎?”

我說:“胖子你瞧清楚了,神針是鐵的,這古木可非金非鐵非石,而是正經的上好木頭,只有幾千萬上億年前的古森林里才有。我那會在昆侖山當工兵挖山,就見過這種百米巨木的化石,聽說只有在陰氣沉重的深海里,才能保留原木的形態。你們看這些青銅奴隸拼命轉動它,這也絕不是想定海,八成是在攪海,攪混了海水才能捕捉吞舟的惡魚。”

Shirley 楊說,古人認為世上有三種上古的神木,除了斷掉后在沒有光合作用的環境下,還可繼續生長的昆侖神木之外,另有扶桑和楗木。扶桑是太陽落山后所停留的一裸大樹,恨天氏視太陽為敵,所以這古木不可能是扶桑,應該是傳說中可以從海底通向月宮的楗木。

明叔和古猜等人的小艇停在離我們不遠處,聽到Shirley 楊說這是海中楗木,忙道:“這么多銅俑奴隸,肯定都是用來殉葬的,看來這的確是座恨天氏的陵墓。楗木是上古神木,下面壓著的肯定是古時成精的僵尸,咱們這回連潛水尋找生路的機會都沒有了。”

Shirley 楊搖頭說:“先前我猜這里是座古墓,如今看來可能有誤,用龍火煉鼎的那個時代,還都是以活人殉葬,尚未有始作俑者,既然有銅俑就多半不是古墓,另外楗木頂端嵌了許多箭石,周圍有上千青銅奴隸環伺推動,這東西可能是一件射日兵器的圖騰。”

我看楗木雖是世上少有的海底神木,但妄想要射穿太陽,卻無異于癡人說夢。扯動絞鏈的銅人,都是以龍火所鑄,千百年來淹在水底也未徹底銹蝕,銅性堅固不散,但不知鑄造這么多銅人又有何用,難道還真指望它們能活過來推動楗木射日?似乎沒有任何意義,我實是想不出這遺跡有什么作用。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