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奔月

我聽古猜說見到了白色的太陽,根本不明白這小子在說什么胡話,還以為是他過于緊張嚇昏了頭,畢竟絕望帶來的強烈心理壓力,不是他這十六七歲少年可以承受的。

明叔卻嚇了一跳,在海上見了白日頭可不是什么好兆頭,懂得海象天候之人都清楚“日頭慘白,風暴連天”,那是將要發生翻海災難的征兆,險些癱坐在地上,幸好被扶了一把,Shirley 楊問古猜:“別急,把話說清楚了。”

古猜急忙指著頭頂:“你們看啦,太陽是白的……”眾人均沒想到他所說的太陽就在頭頂,身在地形酷似鯨腹的歸墟之中,怎么可能看到天空的太陽?當即將目光齊刷刷地投向上方,不料真有個白茫茫的圓形物體懸在頭頂,正對著楗木嵌滿箭石的頂端。

剛才海氣相激,巖層中的龍火飛濺,落下了一場火雨,半空都是陰火燒海形成的薄霧,誰都沒曾注意上方的情況。我心中先是一凜,有些摸不著頭腦,奇道:“那是什么?”事情發生得很突然,一時沒能回過神來,只有一片茫然,但卻還知道,那東西肯定不是太陽。

Shirley 楊凝視巖層中明顯比周圍隆起的一塊黑色穹廬,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喜道:“幽靈島!”原來那白茫茫的光暈,不是古猜形容的太陽,而是歸墟中沒被海氣遮掩的一處“天窗”,此地上有天門,下有伏流,才保得千百年來生氣不減。我們剛入珊瑚螺旋之時,正值大潮退去,海面上露出了一片黑色的島嶼,那是一座由于潮汐作用時隱時現的幽靈島。

潮水升漲之時,島嶼就會沒在水下,等到潮位低落,它又會在海面上出現蹤跡。開始的時候我們誤以為幽靈島是巨鯨出水的脊背,唯恐被它鼓浪而出揭翻了船只,曾以海神炮轟擊,確認那是一座孤零零的海上小島。幽靈島將珊瑚螺旋分割成東西兩個區域,我們受到大海蛇的襲擊,從東側沉入海眼,想不到歸墟中恨天氏的古跡,正建在幽靈島的正下方。

更沒想到幽靈島上有個天窗般的洞窟,直通海面,想必天色已明,露出圓盤大的一片天光,才被古猜誤以為見到了大風暴前的白日頭。估計這井口般的洞窟,并非是被三叉戟號上的震海炮轟塌的。這射日神器楗木,如同一株大樹,以箭石嵌為傘蓋,作勢破天欲出。原來這射日圖騰布局嚴謹,皆有深意,現在才感覺到恨天人煞費苦心建造了一幕神話般的場面,這其中絕不僅是擺擺樣子那么簡單,其中還似乎藏著什么更大的秘密。自商周時,便有人將日月星辰和魚龍百獸來代表防衛,從海底神木上那殘破的銅飾來看,那天窗正應月位,我實在猜想不出為何如此安排。

胖子問眾人道:“諸位,我說咱別光顧了驚嘆了,沒看水漲上來了嗎?咱們是順著這定海神針爬上去,還是潛入水底另尋出路?事不宜遲,何去何從,必須趕緊拿定主意。”

我見幽靈島正是直通海面的生門,聽四周隆隆巨響,正是大潮將漲的信號。潮位增加后,這幽靈島也得被淹沒在水下,只有抓緊時機攀上神木離開歸墟,其余的事等回到海面上再作計較不遲。

我想到這些,正要作出決定,Shirley 楊突然攔住我說:“我剛開始曾覺得用楗木來造巨箭,有些和華夏文明中那些古老的傳說不符。恨天氏雖以射日圖騰的后裔自居,但楗木是蔭沉木,據說它本身是上古神木,能夠從海底一直生長到月宮,那天窗般的洞窟設在月位,一定是明月的象征。古籍中對恨天氏的記載極少,不過周穆王時期的銅鼎上,卻有恨天氏死后奔月的傳說,這恐怕不是射日的圖騰,而是奔月的冥途,是給死去亡靈使用的,咱們從這攀上去,是否會有危險?”

眾人心中一沉,原來楗木并非是射日的戰爭圖騰,而是奔月的冥途象征,歸根結底,這環形山果然是一座存在于常理之外的古墓。在珊瑚螺旋海域由于海氣凝結,等閑見不到星光月色。楗木頂端白茫茫的天光,確實如同一輪滿月,這棵給亡魂升華的海底神木,似乎離明月僅有一步之遙,只要攀上楗木頂端,縱身一躍便可離開這片沒有出口的混沌之海。

明叔見周圍水面上鯊影紛亂,下海潛水難免要與群鯊生死相搏,他往來海上多年,自然知道其中厲害,現在的情形是寧上不下,忙對眾人說:“楊小姐說得在理,在海上確有神木通月赴死的古舊傳說,不過縱然是水底冤魂奔月的神木,眼下也是咱們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通天之路了……”說罷帶頭攀著布滿龍鱗般粗皮的古木斜面,一步步緩緩爬向上方的天窗,口中還哼著蛋民那套凄苦的曲子給自己壯膽,悲壯如同狼嚎鬼哭:“我的海神啊,救救我苦男兒,不怕海波深無底,只怕死采回不了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