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南海僵人

Shirley 楊偶然提到的事,是我以前從沒想到過的,易含萬象,天地間一切事物生生不息的變化都在此中,只不過極少有人能夠參悟透徹。一個人永遠不可能看到一切,只要接觸過周易之學的人,每人都會對《易經》產生自己的認識,在哲學家眼中它所包含的是哲理,在神秘主義者眼中,它又是一部預測事態變化的天書,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至今為止,世人對《易經》的解析,還僅屬管中窺豹。

所以Shirley 楊說到易中凡是具有數字的語句,都非憑空得來。“震卦”中“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之言,乃是特有所指,只不過不知道為何會有“震驚百里”之語,如果這只是一個現象的描述,為什么不用“震驚千里”或“震驚萬里”?

Shirley 楊說,咱們這支打撈隊自在珊瑚廟島出海以來,接連見過幾次與這“震卦”有關的古物,這幾次所見都是在棺槨、墓穴之中,或是鱗人龜卜的骨甲上面,好像那反復出現的“震卦”卦象,是與歸墟中的幽冥之事大有關系,也就是說,它可能并非占卜所得之象,而是恨天人送葬埋骨的一個標記,或是恨天氏墓穴中隱藏的一種暗示,而且這些標記符號中,代表卦象中“百”的標記,格外突出,多次見到,不得不使人產生疑問。

我撓了撓頭,實在想不出怎樣回答Shirley 楊提出的問題,她雖然思維靈活,常能直接看到事物的本質,可“震驚百里”之言是否特有所指,那也只有古人才知。我聽張贏川說過,當年他祖上有位奇才,是摸金校尉中的高手張三鏈子。張三爺在西周古墓中挖出如同天書般的陰陽十六字全卦,看后閉門不出,有人問他里面有什么天機,張三爺便連連搖頭,只說了一句話:“誰解其中秘,洪荒或有仙。”這意思是說,也許只有洪荒初開的仙人,才能知道陰陽十六卦中真正的天機。

那十六卦大概只有通天的仙人能看懂,就算留傳后世的八卦,雖然減了一半,即使是博古通今的高人,也不敢說自己能全解明白。我是半路出家。所以更不知易中含有數字之語都有什么玄機。

不過我嘴上卻不肯承認,對Shirley 楊說:“震驚百里的‘百’字,是代表整數,古代中國人都習慣用整數來做形容詞,比如百故百勝、百步穿楊等等,可沒人說九十九戰九十九勝,或是一百零一步穿楊,說百顯得簡浩大氣,這就叫做微言大義,并非有什么特定的含義。天上打個雷,誰知道它究竟會震多少里?其實這僅是一種抽象的比喻,可能美國人更喜歡精確的描述,所以你才覺得奇怪。”

Shirley 楊大概覺得我剛才所說,極有道理,所以也就不再糾纏這墓中龜甲上的“震卦”了,走過去,同眾人倚在雪白的鯨骨化石旁喘息。

我也跟著坐在地上休息,看了看周遭的環境,在心中推測這古墓里的格局,看來這一切都與龍戶古猜背上的圖騰吻合。海底神木下是死而不僵的恨天氏古尸,疍人們將恨天氏古墓的秘密藏在龍戶身上,一定不是為了讓后代來這倒斗,但其中真正的原因,恐怕在現在還活著的蛋民里,已經沒人再清楚了。

我又將視線投向我們下來的古木通道,看來這龐大無比的楗木億萬年前已經生長在此處,后來滄海桑田,森林變為汪洋大海,楗木就留在了海底,幾乎穿破了三層地殼。難怪在古代傳說中,它被視為連接著月亮上的廣寒宮,恨天氏掏空了這棵海底神木,把底部這片珊瑚洞當成了墓穴。

墓穴中也無正式墓道墓室之類的格局,四周都是海底滲下的積水,而且下面的水洞中,水流的旋渦一個接著一個,更不知還有多深。遠處水聲隆隆,能感到時不時有滾滾灼熱的白氣傳來,想來定是歸墟水下的熱泉,此水百倍灼熱于人間溫泉,任何生物一旦被沸水裹住,立刻就會被高溫煮得連骨頭都剩不下。

另一邊則有陣陣陰冷的寒意涌動,將上面的海水吸入虛無一片的地心。古墓墓穴的位置,正建在這一冷一熱的陰陽界中,被一道道珊瑚礁殘骸封堵嚴密,冷熱之水皆不能侵,是一處風水學家眼中“通天地,化古今的神仙穴”。墓中生氣不泄,大化流行,浩浩不已,占盡了自然造化的神奇之秘。

趁我觀看地形的時候,胖子歇足了力氣,探了半個身子進了鯨骨,打量那數具古尸。明叔也拽著古猜走到跟前,讓古猜給祖宗磕頭,明叔說:“這是你們疍人的祖先啊,要是先人有靈,說不定能保佑咱們平安回去。”

古猜并不了解幾千年前的祖先是干什么的,不過看見古尸,還是心存敬畏,當下趴在地上磕了幾個頭,雙手合十,跟著明叔的舉動,二人在鯨骨前胡亂拜了幾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