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蝕天

原來明叔等人在鯨骨外提心吊膽地守著,見墓中排著的一列尸體蓋在鱗片縱橫的皮下,如同合蓋了一床大被,龍裹中鼓鼓囊囊的很不尋常。他以為五具千年不化的尸體身上都有陪葬品,就算不取,也要揭開來看幾眼那些在歸墟中保留了幾千年的古物,開開眼也是好的。

誰知挑開龍蓋,發現居中并列的三具女尸,都是生前懷孕之時慘遭破腹之厄。肚子里成了形的胎兒,少說也有八九個月大小,卻都被生生剜了出來,擺在女尸豁開的肚子上,尸身腹內都被塞滿了一種被稱為“寒玉”的圓石。女尸面頰微鼓,口中含著明珠,尸身腹腔里塞滿了事物,所以仍然顯得鼓鼓脹脹,好像即將臨盆。

死嬰似乎沒有做過什么處理,但借著身下女尸體內的寒玉與駐顏珠,形骸尚在,碳化發黑色盤作一團,看上去讓人覺得頭發根都發乍,再用手電筒仔細一照,這三具死嬰不是少條胳膊,就是缺了條腿,看樣子都是先天畸形。

明叔吃了一驚,這其中怕有古怪,以前背尸的盜墓賊中盛傳孩兒鬼、胎兒鬼之說,有墓主特意在墓中藏著含冤而死的胎兒,凡有盜墓之徒竊取墓中明器,或是損毀墓主尸體,便會為小鬼所纏,晝夜不得安生,遲早都要被害去性命。所以明叔見狀不妙,趕緊招呼我看看這恨天氏是不是在墓中養了小鬼,說著話,冷汗涔涔而下,顯然驚俱已極。

我聞言立即察看被“龍皮”遮住的幾具僵人,一看之下果如其言,三個被掏出來的死嬰,似乎還保留著生命終結時痛苦掙扎的姿勢。可它們四肢當中,或胳膊或腿都缺了其一,也不像是被人殘忍地截了去,而是由于先天畸形,若是仔細觀看,可以分辨出細小如同鼠掌的人手,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沒能和身體其余部位一同發育成長。

墓中有小鬼的事并不多見,只在南方某些偏遠地區才有,大多數倒斗的手藝人一輩子都沒見過,粵東粵西兩地,卻有著很多這種傳說。清末民初,有一批活動于兩廣地區,做背尸翻窨子勾當的盜墓賊,他們中才真正有人從墓中背出小鬼回家,被害掉了性命,都是近代之事,并非什么子虛烏有的鬼話。可見這是一種區域性的風俗,而且據說在明清時期才開始出現,廣東廣西地處偏遠,直到明清之際,文化經濟才得以發展起來,所以沒人能考證在墓中藏小鬼防盜墓的傳統是從何而來。

但是這種事情,在其余諸省都極為罕見,想來未必出自古法,在歸墟這座幾千年前的遺跡里,又怎么會有那種邪術?可這些已經即將成形出生的嬰兒,又是因為什么遭此毒手?另外,三個全是畸形先天殘疾,未免有些太巧了,我們身處奇險,不能說不信邪祟鬼魅之說,但有些事確實不得不防。

想到這兒我已有心毀尸滅跡,我問明叔等人該怎么辦,明叔對他祖上傳下來的一些舊事,向來深信不疑,這時聽我問起對策,忙不迭地說道:“這時候咱們就別心慈手軟了,不然即使回到海上,至少也要有三人背上那甩不脫的小鬼。古墓里為何要養小鬼呢?因為胎兒已經成形了,投胎進來的孤魂野鬼已經附在其上,這時候從孕婦肚子里活生生挖出來,那些小鬼貪戀自己的形骸,故此不肯離去。胎死的小鬼最是氣量狹小,心腸歹毒,它們見到活人,不把人纏死就絕不算完,所以要依阿叔我之所見,一不做,二不休,把小賊們的形骸用火化去,才為上策。”

明叔說著就拍了拍手中握的人魚燈燭,燭光下他臉色難看至極,想來是從骨子里忌諱背著小鬼回家。胖子也攛掇著要點火,不過燒尸之前,最好先把死人嘴里的東西都摳出來,否則又要浪費了。

我又看了看古猜,那小子愣頭愣腦,還沒搞清楚自己這個龍戶和海眼下的古墓有什么關系,根本不在乎放火燒化了這些死嬰尸骸。而多鈴的膽子是這伙人中最小的,根本不敢過來看鯨骨中的僵尸。

以我的經驗來看,背小鬼的事情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墓中死嬰必有蹊蹺,與其讓麻煩找上門來,還不如提前燒了干凈,何必再去追根溯源探查其中究竟,于是我狠下心來,對明叔點了點頭。明叔帶著胖子古猜等人一擁而上,便要先取駐顏珠,再放“往生火”。

眾人剛要動手,便被Shirley 楊攔了下來,她始終在看那尊九足鼎,聽到我們這邊商量著要點火燒毀墓中僵尸,急忙先讓明叔等人停下。她說從墓中背出小鬼之事,搬山道人中也有類似傳聞,這些都是近兩三百年才出現于山區的民間邪術,歸墟之中又如何會有?而且從未聽說墓中藏小鬼,特意要選畸形殘疾的胎兒,世上可有此理?貿然點火焚燒,才會真正引來麻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