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震驚百里

黑色的木槨內有層暗淡微弱的綠色熒光,我急忙將潛水手電的光束照將過去,只見那朽木夾裹之中,有具滿是綠蝕的銅人。銅人的形態似乎是古時多見的衣冠尸俑,也就是墓主由于某種原因沒有尸骨下葬入殮,往往以金玉或者青銅造成人形,穿戴墓主生前冠服,置放在棺中作為衣冠尸俑替代死者。

我定了定神,撥去銅人臉上的朽木,將那古木板徹底拆散開來,再定睛細看,心下更是疑惑,看來這銅人也非衣冠俑,因為衣冠俑根本不能算是陪葬的明器,它的地位就等同于墓主,向來十分尊貴,須造得眉目端嚴,形態儀度不凡,而且十分稀少,現在能見到的幾乎沒有了。

可是反觀黑木包襄中的銅人,根本沒有面目形貌,只是酷似人形的一個大銅疙瘩,用陰火淬煉的青銅,在水下千年也能銅性不失,而且其青綠之色映入肌骨。我們在那海底神木下所見到的無數青銅奴隸,都鑄得形態逼真,這銅人卻極為簡單,連紋理輪廓都不甚清晰。不過最令人奇怪的是,銅人全身都是蜂巢般的窟窿,里面灌有聚銅的黑色海沙,我實在想象不出這會是個什么鬼東西。

古猜伸手把那尊青銅人形扶了起來,只見銅像有四條手臂,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托舉著一塊玉盤,盤下有數條玉柱,柱身內部是可以轉動的凹槽。這玉盤玉柱顯得極為精巧,上面鏤刻滿了蟲龜古篆,盡是易卦之數,似乎奧妙無窮,不過驚訝之余,我一時之間也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名堂,看樣子是件問卜乩數的上古秘器。

再翻看木槨之中,沒有任何東西了,不過珊瑚鐵樹的化石下,藏有一截凸起的銅樁,似乎可以使這尊銅人固定在上面。我和胖子、古猜三人在水下將銅人戳在上面,見這銅人在昏暗的水波中托著那滿是卦數機變的玉盤,形態說不出的詭異離奇,誰也看不出它是在做什么,說是問卜起卦,卻也不像。

我心想以前沒少深入古跡古墓,也見過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可如今是老革命遇上新問題,這珊瑚樹下的秘密太多,留在這胡亂猜測不是辦法,只有回去讓Shirley 楊幫著想想,她向來思路清晰,也許能夠解開其中奧秘。

但我估計無法準確地對Shirley 楊描述那復雜的卦盤,只好將它一并帶上去再拆看究竟,于是打個手勢,和胖子、古猜三人托著銅人浮水而出。Shirley 楊和明叔、多鈴等人,早在上面的珊瑚礁上等得心急不已,見我們拖了個奇形怪狀的銅人出水,都趕緊過來相幫。

眾人將銅像和卦盤拖了上岸,喘息片刻,說了一遍在水下的所見所遇,說到緊要處,聽得明叔等人臉上變色,怎地水下會有這許多鮫魚?幸好祖師爺保佑,若是沒帶那些死胎下水,怕是此刻已經人鬼殊途了。

最后我說起水底有株珊瑚鐵樹化石,比珊瑚螺旋中最大的那株也小不了許多,戳在一處形似古鼎的巨石中,周圍有幾尊銅鼎環繞,再深處還有吸水的彌洞,水旋奇溜,只有魚龍能入,人不是魚,所以沒辦法去查看里面有什么。

明叔聽聞我們沒在水底尋得生路,不禁氣喪,嘆道看來這輩子穿多少吃多少,都是命中注定,人不信命還真是不行,非要冒死來海眼采蛋,結果真成有來無回了。雖得了這許多青頭,到頭來畢竟是水中月鏡中花,都是一場夢幻罷了,早知如此還不如回香港,雖然破產沒錢了,但在街頭擺個賣云吞面的攤子,至少能有口安穩飯吃。

胖子突然發現從瑪麗仙奴號里撈出來的金表不見了,胖子最看重真金白銀,一直戴在自己的腕子上,不知是不是剛才在黑暗中掉在神木隧道中了,他見丟了金表,不由得心情十分惡劣,聽了明叔沮喪的言論,更增惱怒,立刻罵道:“放你娘的狗臭屁,咱們回去之后,你的青頭就一件也甭要了,反正明叔你也看開了,將來你就賣你的云吞面去算了……”

我勸他們道:“算了,現在還不到追悔莫及感嘆命運弄人的時候,咱們干的勾當,與其說是什么以手藝謀生,其實都是屁話,我看就是玩命,有多大風險咱們沒來之前就清楚了。既然敢來就早做好把腦袋別褲腰帶上的覺悟了,不過未到關健時,也絕不能輕言犧牲。”

這時Shirley 楊仔細將那銅人卦盤看了個遍,問道:“老胡,你可知這是做什么用的?”

我搖頭道:“難說,像是一件占卜推演卦象的秘器,不過我看水下的情況,確有幾分像是一個古老的機關。九足鼎上的記載如果正確,古人必定視身后之事為大,窮盡心血氣力布置死后奔月求長生的秘徑。可一來年代太久,在水中飽受侵蝕,有些重要的線索咱們都找不到了。再者我也想象不出這卦盤是起什么作用的,上面并沒有震卦的標記,都是些空虛的卦眼,密密麻麻不下數百,根本沒有最重要的卦象……”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