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刮蚌采珠

珠母在水底一動,真似有倒海移山之勢,只見水中變幻不定的虹氣,都被揭起的泥沙遮住,濃重的霧氣漫水而起,根本無法看清楚里面的蚌祖是個什么樣子。古猜仗著龍戶的一身水下本領,以尸鬽引得珠母蠢蠢欲動,張殼分甲,想要將那陰氣深重的尸鬽吞將下去,吸卷著水流形成了旋渦。古猜稍慢了半步,竟被這陣旋涌吸住,他不及掙扎,就已陷進了珠母帶起的泥沙濃霧深處。

我瞪著眼看個正著,心中一急,立即伸手摸出潛水炸藥,想要過去把古猜搶出來,眼下救人要緊,也顧不得能不能把蚌祖引出深澗了。可正在這時,忽覺面前水流沖擊,古猜也同時掙扎出翻涌的泥沙煙霧。

原來珠母吞了有筋無骨的尸鬽之后,一時耐不住女尸體內的陰氣,蚌甲分處,又將尸鬽像吐納明珠般噴了出來。古猜在蚌殼內就勢割了幾塊蚌肉,混在血霧中順著水流沖了出來。

我急忙伸手拽住古猜的手臂,將他在亂流中拽住,見他也自驚魂未定,已是被珠母吸入殼中不下三次。我們二人見引出了蚌祖,不敢再做逗留,扯著潛水繩竭力向外游去。

蚌祖的輪廓隱約可見,雖然看得并不真切,但憑著水中那股強烈的波動,已足能感覺出它體形龐大、移動緩慢,附在礁巖上蠕動而出,追逐著尸鬽散發出的陰氣而動,從珠母海中爬了出來。

蛋民在海中置珠媒引珠之事,原屬尋常,普通珠媒所用之材料,連魚珠都沒有,僅是選用螺蚌喜歡的食物。混合些肉糜加以調配,以此為引使螺蚌環抱的堅甲分離,趁機刮蚌取珠。而這種以人皮制成的尸鬽,只有疍民的祖先才會使用。

我和古猜都沒想到尸鬽竟會如此靈驗,被它的陰氣撩拔,那蚌祖突然間就冒了出來,我們未免有些準備不足,倉皇中奪路而逃,也顧不得回視身后的情形,只覺身后如同彌洞,吸水之力奇溜無比,若不是捉牢了堅韌的潛水繩,怕是稍一松手就會被亂流吸走。

未到山澗出口,澗口處的亂流便與珠母吸水之力形成前后夾擊之勢,身處其中只覺手足酸軟,在一陣陣混亂的潛流中使人感到天旋地轉,加上水壓的作用,頭腦有些發暈,不由自主地產生了想要松手放開潛水繩的念頭。

就在意識開始朦朧模糊的一剎那,我感到身后一陣陰寒,那種鬼氣森森的感覺直透五臟六腑,下意識地回頭看一眼,隔著蛙鏡,只見一張五官鮮艷,但格外扭曲的女人面孔,正好貼到我的蛙鏡上。

那正是古猜背后拖拽的尸鬽,被亂流帶動,連同繩索纏到了我身后的死嬰。雖然我知道那張女人的臉,是尸鬽浸水后漲大呈現出來的,而且在水中愈久,形容愈是鮮活如生,可在如此近的距離看到這人皮的五官,簡直像是在擠眉弄眼地微笑,還是覺得全身惡寒透骨,原本模糊的神智,反倒變得清晰了,一驚之下,身體里猛然間生出一股力量,用盡吃奶的力氣狂拽潛水繩,和古猜在亂流的縫隙中,翻滾著出了珠母海入口處的深澗。

珠母雖然貪戀水中陰氣,天生懼怕“月破”一類的自然現象,但也許是它活的年頭實在太久了,也許是古墓中的死胎早已質化千年,蝕天之氣已所剩無幾,驅趕鮫魚尚可,對付成了精的蚌祖卻不起什么作用。所以它對我掛在氧氣瓶上的死胎視如無物,越迫越近,緊緊尾隨著尸鬽,出了珠母海。

澗口附近大多是奇形怪狀的珊瑚化石,蚌祖到了這里,已無泥沙涌起的煙霧遮擋。只覺身后精光浮動,一陣陣亮似白晝,百忙中回頭看了一眼,只見一只全身生滿藤壺狀偽裝物的巨蚌就在我們身后,那就是蛋民們傳得神乎其神的蚌祖了。它形體也不是大如小山,大約有一個卡車頭大小,外貌近似一種罕見的盆形珍珠貝,波浪般凹凸的蚌殼表面,附著著厚厚一層疙里疙瘩的海洋沉積物,顯然已有很多年沒有移動過了。

那蚌祖的蚌甲最是奇特,不是兩扇合一,或是螺旋一體,而是生有六瓣合葉蚌甲,左右上下都可開合分啟,殼中有異常發達的蚌足蚌盤,蚌甲忽張忽合,縱然是鑰頭鐵份之姐被其夾住,也會像被軋刀所故般彼膠晰體。適才古猜被吸入里面還能完好無損,恐怕也只有在水下進退如電的龍戶才能如此僥幸。

我回頭只看了一眼,就覺得眼睛被晃得好一陣生花,蚌祖與普通的螺蚌大不相同,它珠囊奇大,蚌甲分合之際,珠光閃現。借著水波的折射,化出瑞彩虹氣,令人目為之奪,神為之懾。四周深水幽靈蛸鬼火般淡藍色的光波,此時也都相映失色,整個珊瑚鐵樹化石,都被蚌祖甲中蔽納百珠的光芒所籠罩。只不過蚌祖藏于海底,常年不見真正的明月,其所孕蚌珠相比珊瑚螺旋海域的尋常明珠,陰冷清冽之氣尤為深重,六扇巨大的蚌甲時開時合,千縷虹氣也隨即隱現出沒。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