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鬼吹燈Ⅱ之南海歸墟 >

第五十二章 鮫姥

我們都沒料到會從水底的黑洞中冒出一艘船來,眼煎一黑,雕有海鬼的船頭就已到了眼前。銹蝕斑駁的鬼頭船,僅是一艘大船前端的殘骸,一看那兇惡猙獰的鬼頭標志,就知是艘沉沒在海底的海盜船。眾人緊緊抱著珊瑚樹,又哪里來得及閃避,只覺身體被帶動起來的水流猛烈沖擊,那船頭的殘骸,幾乎是貼著我們的頭頂掠了過去,撞在后面的珊瑚化石上翻滾著墜向水下,頓時泥沙翻涌,驚得左近水族四散逃竄。

我見此情形,已知這艘海盜船的船頭殘骸,不知陷在海底多少年月了,是被一股巨力從珊瑚洞內硬生生撞了出來。正主兒還沒現身呢。這時已顧不上再去回想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瞬,急忙把視線轉向水底的巨大黑洞,那洞中兩盞巨目被清冷的珠光映得猶如兩盞桅燈,忽忽閃閃地從漆黑的洞中向外移動。

那洞中藏著的兇惡海獸大得令人咋舌,隨著那渾濁的目光搖晃,那巨物的蠕動,激得水涌動蕩,好像整個珊瑚森林都在搖晃。

我抬頭向上方看了看,珊瑚鐵篩孔般的洞窟里,進進出出的全是黑鮫,密密麻麻的不計其數,竟然已經遮住了水面。此時那三具畸形死胎,早被海水化得不成模樣,不知還能不能借以驅散惡鬼般的群鮫。

但水底的震卦機括,顯然已經失效,我們又捅了婁子使珠母喪命,引得海怪舍命來奪卦盤上的蚌珠,再在這待下去,除了送死之外已無作為,只好趁亂突圍浮上水面,從海底神木的通道里返回“鯨腹”,至于再如何從地形酷似鯨腹的歸墟中脫身,就不是現在來得及考慮的問題了,眼下這珊瑚水洞里已經炸了窩,無論如何都待不下去了。

想到這就想招呼眾人逃命,卻不想胖子自作聰明,瞅見那海怪尚未從洞中爬出,將潛水炸藥裝在了洞口,看準那家伙即將出洞的機會,立即引爆。不過珊瑚化石極是堅固,爆炸在水底形成的沖擊波。卻并未能將珊瑚洞炸塌,只揭翻了數尾鮫魚,炸塌了一些細碎的化石。

水中潛伏著的其余惡鮫,都被突如其來的爆炸驚了起來,四下里亂游亂竄,我們浮上水面的過程中,就算它們不會主動過來攻擊,也不免會在混亂中撞上。鮫魚沒有嘴唇,交錯鋒銳的牙齒暴露在外,只要蹭上一下,就得被撕掉一大塊皮肉。

眾人都被困在原地,將死胎擋在身前,以免亂竄的惡鮫接近,我把急于想逃的明叔拽住,打個手勢讓眾人不要輕舉妄動,看準了時機再浮上去。這時珊瑚洞口的水突然沸騰起來,一個龐然巨物從洞中擁著泥沙而出,透澈慘白的珠光將水下翻滾的煙霧映得灰撲撲一片,無法分辨里面裹著的究竟是什么深海巨獸,只是隱隱約約看見有大片大片的黑色肉鱗,上面有許多白花花像是吸盤的東西。

見了這等聲勢,眾人皆是又驚又奇,我心想水底亂流的阻力何等之強,這家伙能把千百斤的船頭殘骸,輕易從洞窟里撞出來,難道是只深海的大王烏賊?又或是喜歡藏在海底洞穴深澗里的巨大螯蝦?不過這里雖然深處海底,但水深不過五十余米,如果是常年伏在珊瑚洞中的東西,似乎不應該是久居深海偶爾上浮的生物。

還是明叔通曉海事,雖然水底泥沙翻滾水流洶涌,皎潔清澈的月光都被遮擋,眼前的視野一片模糊,但他一看那巨獸遍體黑鱗,身上密集著白色吸盤,似乎就已看出端倪,忙不迭地指著在珊瑚化石中游竄的黑鱗鮫魚讓我去看,又拍著自己的肚子,做了個生孩子的動作。慌亂中眾人都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好像是想告訴我們,這水里的黑鮫,都是從那珊瑚洞里生出來的。

我忽然心中一凜,難道明叔是想說:“藏在黑洞中的不是海怪,是鮫人的母體?”出沒于南海的惡鮫,全身都有黑色肉鱗,前鰭有鋒利的鉤指,所以自古也被稱為鮫人,但并不是古籍中提到的人魚,人魚在南海很少,古書中所說的人魚,皆為東海的某種四腳魚。

有一種古老的傳說,說是鮫魚拜月而孕,月圓的時候在海面聚集,吐納明月精化,才會受孕成胎。這也僅僅是一種猜測,但我們進了珊瑚螺旋之后,發現這里的海底,山勢環合,海氣凝結,天空始終密云層層、海霧橫流,根本就看不見日月星辰,只有在海氣洶涌生成大海洞,吸入千萬噸海水的時候,天空的云層才會受到氣流影響,在極短暫的一時半刻間,顯現出空中明月如鏡。海底珊瑚森林中的螺蚌之屬都并非是受月光感應而成珠,完全是借海底的陰火龍燈而成,那種光芒陰森詭異,比月光更為明亮,所以這里的蚌珠精光異彩,渾圓碩大,都遠遠凌駕于其余南珠之上。

鮫魚繁衍的傳說,在沿海地區非常多,紛紛繁繁,從來都沒有過定論,近千百年中,鮫魚幾近絕跡,所以現在也沒有學者去真正考證研究過。我在珊瑚洞中見到這么多鮫魚,當時除了感到驚訝之外,也曾想過它們究竟是從哪里出來的。此刻明叔對那洞中黑黢黢的海怪指指點點,我們頓時想到,還有一種鮫人繁殖的傳說,比較鮮為人知。但現在看來,那泥沙霧中時隱時現的白色吸盤,應該都是產鮫的胎盤,珊瑚洞中的巨大海怪,正是大群鮫人的千年母體——鮫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