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絕境

鮫姥龐大的軀體似乎被鎖在了珊瑚洞里,它蠢動著想要吞下月光四溢的蚌珠,卻差了數米難以觸及。它攀在轉盤般的大石鼎上,在一股濁流中探首吸水,沉重的石盤被它推得緩緩轉動,每轉一分,它就從珊瑚洞里掙扎出一分,而那銅人手捧的明月,也就隨之在鐵樹上升高一分。鮫姥全身胎盤都在淌出漆黑的污水,越向前挪動,越是吃力。

缺足少臂的死胎,早被紛亂的海水化為烏有,我和Shirley 楊、胖子三人,在水中互相拉扯著,身體被吸卷的水流帶動得飄搖不定。但也就是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我才發現銅人玉盤的震卦機關,正是為了引出水底鮫姥。鮫姥全身怪力轉動石鼎,石鼎上穿繞的銅鏈被它絞動,使藏在珊瑚鐵樹旁邊的幾道千鈞石閘,轟隆隆開啟了一道縫隙,里面一股強烈的潛涌,水流頓時順時針旋轉起來,將珊瑚洞中的水族紛紛卷了進去,有許多擱置在水底的陪葬品,也紛紛像失重般浮動,被石閘后的旋渦吸走。

歸墟中的地形酷似鯨魚,頭西尾東,伏于南海,氣孔正是海底神木上方的幽靈島。從方向上判斷那石閘開啟的方向,對應著鯨口,南海僵人的尸體放在石槨內,與龜甲或是活的巨龜鎖住,常年隔絕的海氣突然貫通,會產生海眼般的旋渦,一旦打開數道石閘,石棺石槨就會被突然產生的海眼吸出鯨口,永遠沉沒在海底。可想引出藏在珊瑚隧道里的鮫姥,非有百枚明珠的精魄不可,這種離奇的“海葬”只有湊足了南珠,才能得以實施。百余枚月光明珠不是等閑就能采出來的,也許要間隔數年,乃至數十年,古人視死遠重于生,為了死后永生,付出多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不過這送尸入海的石閘機關,主要是巧妙地利用鬼斧神工的天然造化,并未使用過多人力,但自然造物之奇詭神異,卻遠遠不是人工所能營造而出。

先前我們以為在月圓之際,會有潛流上涌,將棺槨沖上海面,可現在看來完全想錯了。恨天氏認為人死后,靈魂都會赴月,之后生命會以另外一種形態延續存在。楗木中的通道,就是為亡靈準備的,但尸體仍然會歸于浩瀚的大海,震卦僅是送尸入海的機關,而超度亡靈的辦法,估計活人并不適用,我們要想借這機關逃出歸墟,根本就不可能。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一轉,突然感覺到手臂酸麻發漲,逐漸抓不住胖子的胳膊了。胖子見自己快被鮫姥吸進口里,再也顧不得那柄古劍了,趁著水流強勁,忽一送手,那銅劍直接被鮫姥吞了,鋒利的短劍插進了它的舌頭,一縷污血在水中散開,可鮫姥渾然不覺,兀自竭力對著月光吸水。

胖子拋了分水古劍,另一只手騰了出來,這回兩只手拽住我的胳膊,終于攀回珊瑚樹的樹身。我和Shirley 楊也相繼附住鐵樹,只見亂流將水底的各種殘骸遺跡卷得到處飛舞,像是刮起了一場龍卷風,而那捧月的銅像恁般結實堅固,似乎不為所動。但我們也攀在鐵樹上進退不得,眼看著鮫姥攀著巨鼎逐漸向上,鬼影般的月亮也越升越高,卻沒任何辦法阻止形勢的急劇惡化,只能盼著這海怪盡快吞了蚌珠,然后縮回藏身的洞穴,以便讓水洞關閉,否則我們必然會被漸漸變強的亂流卷走死于非命。

我不想等死,打算冒死攀到樹底,將那玉盤毀掉。其實現在距離銅人最近的是明叔,可他早已驚得體如篩糠,根本指望不上他什么。我把心一橫,就在涌動的水流中向鐵樹底部攀了下去,可突然之間水下的旋渦產生了變化,通過鐵樹化石,可以感到海底傳來異常的震動。

我借著水底的月光看去,只見石門后的旋渦驟然消失,原來珠母一死,就等于破了歸墟中的風水,那吸水的海眼中,殘存的海氣正在逐漸消失。水下錯綜復雜的珊瑚洞,以及鯨腹洞窟中,本來都是被混沌一片的海氣籠罩,使得海水時漲時落,變化無常,可海氣一旦消失,有些脆弱的珊瑚洞就會坍塌,發生天塌海陷的災難。

此時水里成群結隊的惡鮫,不是被水洞吸走,就是沒命地逃開,珊瑚洞中的化石果然開始崩塌,亂石堵塞了石門里的海眼。我急忙打消了攀到樹底搗毀玉盤的念頭,推著多鈴和明叔等慌了手腳的人,讓大伙千萬不能離開這海底最大的一株鐵樹化石。地動海搖的驚人劇變中,眾人自保也已吃力,縱然有心相互救應,也都無力施為了。

只見珊瑚洞內天崩地裂,鮫姥藏身的洞穴豁然裂開幾道口子,壓在身上的珊瑚礁產生了松動。它趁機從中爬出,在一片渾濁的水霧中,蠕動著攀上了石鼎,不料用力過猛,撞斷了幾道銅鏈,鼎中的銅人珠光晃動搖曳,被水涌沖得搖搖欲倒。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