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熊嶺義莊

陳瞎子心中早有主張,他最近手頭上也緊,正琢磨著要做回大的,只是還沒什么把握,不肯提前對羅老歪言明,不過話說到這份上,只好合盤托出,趕緊道:“素聞猛洞河流域林深嶺密,是片夷漢雜處的三不管地方,當年元兵南下,和洞民惡戰經年,死了好些個番子貴胄,其中有一番僧與一統兵大將之墓殉葬最豐,如今那瓶山里,仍舊藏著不少土司、洞人和元兵元將的墳塋,不過元代古墓不封不樹,向來深埋大藏,加上那些苗洞蠻子多會放蠱施毒,又常有落洞、趕尸一類的妖異邪說,咱們的勢力覆蓋不到那邊,冒然過去怕有閃失,所以始終猶豫著是不是要去勾當一番……”

羅老歪是個盜墓成癮的軍閥,一聽那“瓶山”竟有這么多大型的古墓,不禁喜出望外,以前他臉上被人砍了一刀,落下好大的傷疤,將嘴角都帶歪了,所以才得了羅老歪這么個名字,此時一陣狂喜,本就歪的嘴角更是快要咧到后腦勺了。

他立即從椅子上跳將起來,此人是一身的土匪習氣,平常說話就喜歡拔槍,抽出象牙柄的左輪手槍,喝令副官馬上回去集合手槍連和工兵營,工兵營每人都帶上鍬、鏟、鋤、鎬,并準備大量炸藥,當天就要帶兵進山。

陳瞎子急忙將他攔住,此事還需從長計議,瓶山里的古墓不是說盜就能盜的,找不到地宮和墓道,有再多炸藥也不濟事,而且大軍一動,難免要驚動了當地土人,那一帶形勢復雜,說不定就會節外生枝,如今之計,只有帶幾個精干得力之人。先進山去探它一個究竟。

羅老歪盜墓成癮,發財心切,也打算跟著進山踩盤子,于是和陳瞎子密謀起來,計議已定,陳瞎子點手喚過人來,吩咐交代一番,隨即帶了幾個得力的手下,改換裝束。收拾打點,準備前往猛洞河,去尋找藏在瓶山里的元代古墓。

陳瞎子自己扮做打卦問卜的先生,他另有三個手下,一個是面黃肌瘦詭計多端的“花瑪拐”,此人祖上歷代都是前清衙門口里聽差的仵作,識得尸臘、尸毒、尸蟲等物,又兼為人精乖,是卸嶺群盜中的狗頭軍師。

另一個鐵塔般的漢子,生得摩天接地,力大無窮。可惜天生是個啞子不能說話,只因周身皮肉都似黑碳,也有個渾號喚作“昆侖摩勒”。這是說他形貌酷似晚唐五代的奇人“昆侖奴”,陳瞎子當年在雁蕩山盜墓時,無意間救了他的性命,從那開始,他就死心蹋地跟在陳瞎子身邊,做了個貼身仆從。

此外還有一個年輕女子,是江湖上買藝出身,藝名稱為“紅姑娘”,會使諸般古彩戲法雜技,被地方上一個權貴相中,要納她為妾,逼死了她的老父。紅姑娘性格激烈,一怒之下,殺了那仇人滿門良賤,逃到湖南落草為寇,憑著滿身月亮門的本事,入伙做了卸嶺盜眾。

陳瞎子和這三個手下,加上羅老歪,分別扮成客商和貨郎。因為湘西猛洞河流域地勢復雜,山嶺崎嶇艱難,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稱,自古人煙稀少,政府統治能力薄弱,匪患嚴重,所以各種不同營生的客人,往往結伴搭伙同行,他們五人喬裝改扮了一同上路,倒不易使人懷疑。

這五個人,把三長兩短的器械,明插暗挎,都在身上藏了,望著猛洞河行去,一路無話,進山不久,就是古時留下的苗疆邊墻,苗又稱“猛”,水流湍急的猛洞河,就是以古時洞居地夷地,傳說河道兩邊的原始森林都,都是古苗洞,同巫楚文化之間互有影響,所以在世人眼中顯得神秘無比,這里到處可見古時“玄鳥”的圖騰遺跡。

陳瞎子讓羅老歪,把他手下那工兵掘子營和手槍連的幾百號人馬,都埋伏在古墻遺址附近的密林里,隨時聽候調遣,然后一行五人涉水而過,鉆山越嶺,直奔瓶山而去,只見這大山里邊“峰林重疊,溪谷縱橫”,漫山遍野開滿了湘西獨有的巴茅花,好一派與世隔絕的原始風光。

眾人以前誰也沒來過瓶山,擔心迷失了道路碰上猛獸,也不敢隨意亂走,找到當地過路的山民一打聽,才知道原來這遍地盛開巴茅花的山脈叫做“老熊嶺”,過了嶺便是人跡不至的蠻荒之地,“瓶山”就在老熊嶺的深山中,那嶺前有幾個寨子,夷漢雜處,除了漢人,還有苗人與土家人。

陳瞎子打探明白之后,知道前邊山里有南北兩個寨子,便對眾人說道:“前天我夜觀天象,看北斗七星星光暗淡,想那南斗注生,北斗注死,自古已有此說,我等要在此刻進山尋找古墓,恐怕難得天時,不如避北取南,先到老熊嶺的南寨中走上一遭如何?”

其余四人在倒斗的勾當上,歷來對陳瞎子仰若神明,自然齊聲答應,就由花瑪拐扮的貨郎在前引路,投了山路南行,不多時,果然見到一片村寨,這寨子座落于奇峰翠谷間,景致幽美如在山水畫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