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耗子二姑

陳瞎子這伙人都是慣盜古墓的,個個膽大包天,對在義莊攢館里過夜毫不在乎,打定主意,就上了“云霧繚繞、山路如絲”的老熊嶺,那義莊遠離人煙,走到了掌燈時分才找到,只見義莊似乎是座荒廢的山神廟改建而成,但破廟規模也自不小,前后分為三進,正殿的歇山頂子塌了半邊,屋瓦上全是荒草,冷月寒星之下,有一群群蝙蝠繞著半空飛舞,掉了漆的破木頭山門半遮半閉,被山風一吹,嘎吱吱地作響。

眾人雖是膽大,見了這等景象也不免在心中打鼓,硬著頭皮推門進來,陳瞎子早已事先探知,這攢館里原本有個守尸的,是個中年婦人,因為相貌丑陋,獨居深山,不和別人往來,才做了這份營生,不過她在前兩天也染病而亡,如今尸體停在后屋,這座荒山義莊里暫時沒人照料。

天色已黑,卻并不能急于歇息,陳瞎子要先看看進退的門戶,以免晚上遇到什么意外,能夠得以脫身,當下率了眾人,點起一只皮燈盞,邁步進了正屋,見里面停了七八口破舊的黑漆棺材,都是死人旅館中的“床鋪”,這些年中,里面也不知裝過多少尸體了,棺前是木頭牌位,各寫著靈主的名字,屋中異味撲鼻,陰郁沉積,尸體都用砒霜拿成僵尸保持不腐,老熊嶺十分偏僻,趕尸匠大約每半年來一次,到時會將棺中尸體起出帶走,義莊里的守尸人,是專職負責看守尸體,防止不會出現尸變異狀,或是被野獸啃了。

花瑪拐是仵作出身,在群盜中算是比較迷信的人,出門做事,逢山拜山,過水拜水。一進門就在供桌上找出香爐,給棺材里的死人燒了幾炷香,口中念念有詞:“我等途經荒山,錯過了宿頭,在此借宿一晚,無心驚擾,還望列位老爺海涵……”話未說完,就聽棺中發出一陣響動。驀地里冷風襲人,燈燭皆暗。

義莊里一陣陰風刮過,群盜手中的燈盞和香燭,都隨即飄忽欲滅,就聽擺在屋內的陳舊棺板嘎吱吱作響,像是有極長的指甲在用手抓撓棺蓋,那聲音使人肌膚上都起了層毛栗子。

陳瞎子見有異動,忙用手攏在腰間的短刀上,他歷來不喜用槍,盜墓時只帶一柄短刀防身。這柄刀卻有來歷。是口當年皇上身邊御用的寶刀“小神鋒”,常和神槍并置駕前,寒光浸潤。鋒銳絕倫,此刻抽出刀刃一看,只見刀光吞吐閃爍,就知這“攢館”里不太干凈,若不是有鬼魅為祟,便是藏有妖邪之物。

陳瞎子當即一擺手,和幾名同伙呈扇面散開,包抄上前,將那一口口棺蓋紛紛揭開,去看那棺中僵尸是否有變。羅老歪也拽出雙槍跟著查看,有這一番驚動,棺中的怪聲竟是自己消失了,只聞屋外山風嗚咽之聲,搖動磚瓦古樹,聽在耳中,格外凄楚。

這一伙人都是常年挖墳掘冢的巨盜,所謂“藝高人膽大”,而且群盜最忌諱在同伙面前露出絲毫膽怯之意。在幾十口舊棺之間往來巡視幾遭,見無異狀,就在裝有尸體的棺內分別下了絆腳繩,那繩上都浸透了朱砂藥粉,尸僵不能彎曲,故能被絆腳繩壓在棺內無法出來,隨后又把棺蓋扣上,這才掩了門,離開正堂。

回到義莊破敗的院子里,但見天上星月無光,山間風起云涌,看樣子夜里十有八九要下一場豪雨,“望”字訣下法是觀泥痕認草色,雨水沖刷之后更易施展,下了嶺便是瓶山地界,明晨雨住之后,正可前去觀看古墓的形勢,于是群盜當即決定留在義莊內過夜,這伙人身上都帶著殺人的兇器、辟邪的墨斗,區區一處停尸的攢館,如何能放在眼里。

在義莊里轉了兩圈,各處屋宇,均是破敗不堪、污穢難言,只有挨著后門的一間小房還算可以住人,這間屋子就是守尸人平時起居之處,也是死人旅館中唯一給活人準備的房間,羅老歪走了一天山路,恨不得早些落腳歇息,跟陳瞎子道了個“請”宇,就抬腳踢開一扁木門,跨步進了屋。

羅老歪進去之后剛一回身,正見另一扁門板后立著個直挺挺的死人,尸體被一大床白布蒙了,只顯出了模糊的輪廓,頭頂上豎著一個木頭靈牌,身前的一盞命燈,燒得只剩黃豆般大,饒是他羅老歪平生殺人如麻,也沒料到門后會戳著具尸體,當場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識地伸手去拽轉輪手槍。

陳瞎子隨后進屋,急忙按住羅老歪的手,看了看那尸體頭上的靈位,木牌上有張黃草紙符,舉起油燈照了照那張紙符,上面畫的符咒十分眼熟,以前在山中學道,耳濡目染,頗認得些符文,這符是張辰州符中的“凈尸符”,上面寫的是:“左有六甲,右有六丁,前有雷電,后有風云,千邪萬穢,逐氣而清。急急如律令。”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