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移尸地

人死后裝殮到棺槨里,下土入葬,倘若有機會再掘土啟棺,不論死的時日遠近,只要埋到瓶山附近,棺中的尸體就會不翼而飛。棺槨封士完好無損,絕沒外人動過,可棺材里就只剩下一些陪葬的瓷瓶竹筷,死尸穿的兇服也原樣擺著,扣子都沒解開過,但硬是見不到一星半點的尸骸。

當地人有種傳說,在元兵打過來之前,瓶山是給皇帝煉丹的禁地,除了這里地形奇特,是處天然的洞天福地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湘西辰州盛產朱砂,從中提煉出的水銀是煉丹必不可少的原料,從延壽長生到房中術的秘藥無所不煉,所以山中一年四季藥氣十足。

時間久了,瓶山巖石泥土里就得了能化尸消骨的藥氣,山里埋的尸體都只剩一股氤氳尸氣,隨著地脈之氣流轉移動,蹤跡不定,故名移尸地。只有山腹中那元代將軍的古尸是由于中了洞人邪術而死,僵尸難以腐爛,又得了墓中仙丹的藥力,形煉成精。

據說自從古墓裂開縫隙之后,以往每隔幾十年,就有人見到頂盔貫甲的僵尸在山中出沒,都說是親眼所見,并非虛談。湘西趕尸風俗盛行,對僵尸為祟之說尤為相信,于是風傳瓶山中埋有尸王,那些進山盜墓采藥的都被僵尸和陰兵所害,所以人人談之色變,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進山腹中的古墓地宮?

陳瞎子聞言冷笑起來,他見多識廣,又怎會被這些土人的言語唬住。移尸地的名頭倒是聽過,但那只是春秋戰國時的巫楚傳說,世上豈能真有移尸地?元墓向來深埋大藏,里面多有西域的方技防盜,陪葬品并不如中土的王孫貴族奢華,一直以來都不是大伙盜墓賊的首選目標。

可這瓶山所埋的元軍統帥是殞命陣前,他剿滅七十二洞的苗人之時,掠獲之物必重,再加歷代皇家在瓶山里供奉的珍異寶貨,那地宮冥殿中所藏之豐,怕是不比帝陵差上多少。可這古墓形勢獨特,人少了卻是動不得,而且地處偏遠,消息隔絕,是以近代知道的人反而少了,否則早就應該率眾前來倒斗,又怎等得到今時今日。如今機緣已到,看來正是卸嶺群盜成就大事的機會。

陳瞎子盤算著自己這伙人是外來的,不太熟悉當地風物,沒個向導難以成事,不能殺人滅口,但必須先讓這向導安心,否則他說漏了嘴,煽動得軍心渙散,可是非同小可,就對那熟苗說:“不是陳某夸口,湘陰的人士,都知道我陳掌柜最擅捉鬼趕尸的方術,又兼秉性豪爽,專肯扶持好人,如今就打算率領一眾手下為民除害,去除了瓶山中的僵尸,你若肯相助,少不得有你的好處。”說著塞給那向導十塊大洋。

苗人向導見這位陳大掌柜出手豪爽,而那羅大帥瞪眼就能宰人,若有不從當場便會橫尸就地,這兩位祖宗一個紅臉一個黑臉,誰也得罪不起,在這軟硬兼施的局面之下,想逃又逃不脫,為求自保身家性命,只好言聽計從,即便是上刀山下油鍋也得跟著,再不敢說個不字,當下穿過這片被山賊挖空了的陪葬坑,引著群盜回歸老熊嶺義莊。

反復幾次踩過盤子、摸過局,陳瞎子已是心里有數,只等啞巴昆侖摩勒帶著工兵營到來,即可著手行事。羅老歪等得好生焦躁,不斷問陳瞎子地宮里的寶貨是否可以車載斗量;那元代古墓中埋的元兵元將,是不是都是蒙古兵。

陳瞎子說這些天沒白探訪,得知了許多情由。這古墓雖然自前清年間就裂開了,但一來地形險惡,二來里面機關毒蟲甚多,小股的盜墓賊難以得手,地宮中有九成九的可能是珍寶堆積如山,所憂慮者,只是擔心風雨侵蝕嚴重。

另外元朝兵將也并非全是蒙古人,當年元軍掃平北國西域,南下之師和庚子年打進北京的八國聯軍差不多,皆是西域番邦的聯軍,其中也不乏投降倒戈的漢人部隊,所以葬俗末必全然相同。他們將瓶山這塊洞天福地造為墓穴,也是妄圖鎮住南朝的龍氣。瓶山自古就是皇家禁地,本就有許多防止盜藥的機關埋伏,封成墓室大藏之后,這些機括多半被保留了下來,稍后進山盜墓,對于此節卻是不可不防。

說話間天已黃昏,薄暮時啞巴帶了三股人馬混編的隊伍趕來,陳瞎子手下的百余盜眾,雖是臨時拼湊而成,但大多都是相熟的響馬,雖雜不亂,習練有素。可羅老歪手下的部隊,基本上是群烏合之眾,這些被選入工兵掘子營的軍卒,不是抽大煙的,就是嫖堂子的,再不然就是耍篩子的,幾乎個個都是要錢不要命的家伙,也只有他們才敢盜墓掘冢,毫無忌諱。

羅老歪是附近幾股軍閥的眼中釘、肉中刺,他這次離開老窩深入湘西腹地盜墓,根本就沒敢聲張出去,完全是秘密行動。他主要是擔心別的軍閥前來偷襲,另外盜墓之事畢竟名聲不好,一旦傳揚出去自己就成了眾矢之的,所以也不敢帶大部隊。每次盜墓都是一個工兵營外帶一支手槍連,而且在湘西老熊嶺盜墓,務求迅速隱秘,完事了趕緊就撤,夜長夢多,整個過程最好別超過三五天,這不像是在自家地盤,可以打著演習的名義把山封了,愿意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