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驚翅

山巔上的群盜正自望眼欲穿,這時候,忽聽下方山壁像開了鍋似的嘩啦啦嘩啦啦一陣亂響,這幾百號人都被突如其來的劇烈響聲所懾,擠到崖邊往下一望,都驚得張大了嘴,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只見山隙深處的亂云濃霧,被一團黑氣沖得四散,一條一丈許長的大蜈蚣,從谷底飛快地爬了上來。這大蜈蚣以扁平之環節合成二十二節,頭頂烏黑,第一節呈黃褐色,其余各節背面深藍色,腹面暗黃,每節有足五對,生口邊者變為鰓腳,鉤爪銳利靈動。

最奇的是這蜈蚣背生六翅,三對翅膀都是透明的,猶如蜻蜓翼翅,全身冒著黑氣,背脊上從頭到尾有條明顯的紅痕,百余只步足分列兩側,須爪皆動,抓撓著近乎垂直的絕壁,恰似一條黑龍般轟隆隆游走而上。

更令眾人意想不到的是六翅蜈蚣頭上還趴著個人,那人身著青袍,背有鴿籠,臂上系了條朱砂綾子,衣襟紅綾呼烈烈地隨風飄動。不是旁人,正是卸嶺盜魁陳瞎子,他抓著大蜈蚣頭上的一對腭牙拼命扯動,大蜈蚣顯然是受了驚,從深澗里卷著一陣黑風,沿著陡峭的絕壁沖上山巔。

這蜈蚣性喜陰涼,在白晝間潛伏在陰濕的谷底,有陽光的時候輕易不肯現身,誰知被陳瞎子誤打誤撞,竟然跳到了它的頭頂,頓時驚得它躥上山巔,竟也忘了吐毒,到得絕壁盡處,猛地鞠起腰來,首尾著力,一跳便有十余丈高。

留在山巔的盜眾里面,也不乏見多識廣的,但無論如何沒料到從幾百丈深的山縫中,會躥出這么大一條蜈蚣。凡是蜈蚣之屬,均以步足多少判定習性猛惡,混亂中來不及細數,但這蜈蚣的步足之多,足以到讓人頭皮發麻發炸的程度,而且老蜈蚣活上百年才能生出一對翅來,它竟有六翼,這得有多大道行?

卸嶺群盜,以及工兵營和手槍連的軍卒都帶得有槍,可見了這蜈蚣的聲勢都自駭得呆了,發一聲喊,四下里散開躲避,誰也沒顧得上開槍,不過如此一來,倒是救了陳瞎子的性命,否則亂槍齊發,他就不免被射成篩子。

可眼下陳瞎子的境地也好不到哪去,他被這蜈蚣向上迅速爬行躥出的力量扯動,身體如同一只毫無重量的紙鳶,但知道一放手就得摔成肉餅。忽然陽光耀眼,蜈蚣竟是離開崖壁躍在了空中,它那三對翅膀只是擺設,從谷底狂沖上天,全借著受驚后亂躥而形成的一股巨大沖擊力,見天光明亮,哪里還肯停留,在半空中一個轉折,便擺頭甩尾地落了下去,掉頭遁入深潤,將一名攀在巖壁上的盜伙撞下了深澗,瞬時之間就隱沒進亂云之中,隨著一陣爆炒鹽豆般的抓撓墻壁之聲止歇,六翅蜈蚣就此不見了蹤影。

陳瞎子被這六翅大蜈蚣下落時從頭頂甩落,翻著筋斗跌落在山巔的一株大樹樹冠上,好在那樹枝繁葉茂,并未傷到筋骨。即使這樣,也覺全身疼得徹骨,摔了個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腦袋里七葷八素的,全然不知天上地下。

羅老歪見那大蜈蚣遁入云深處,這才掏出槍來射殺了幾名逃兵,收攏住部隊,趕過去將陳瞎子從樹上抬了下來。此時啞巴昆侖摩勒等人也爬上山巔,眾人惦記首領安危,都湊過來看陳瞎子的死活。

羅老歪連著呼喚了數聲,陳瞎子緊閉的雙眼方才睜開,“啊”了一聲,疼得他直嘬牙花子。剛才從下到上,又從上到下,幾個來回下來,頭都暈到家了,眼前金星亂冒,看什么東西都是重影的,緩了半天才怔征地對羅老歪說:“羅帥啊……你怎么長了倆腦袋?”

羅老歪通過盜墓大發橫財擴充軍備的計劃全指望著陳瞎子,此時見他無恙,自是不勝之喜,而且剛才人人親眼目睹,陳瞎子站在蜈蚣頭上飛至半空,又自毫發無損地逃脫險境,那豈是尋常之輩能做到的?眾人都贊嘆道:“陳總把頭,不愧是綠林道上的總瓢把子,真有通天的手段,今日親眼得見,實令我等心服口服,愿誓死追隨左右……”

陳瞎子驚魂未定,但卸嶺魁首的風度卻不能失了,勉強咧嘴笑了一笑,哆哆嗦嗦地抱拳說道:“承讓,承讓,英雄身后是英雄,好漢身邊有好漢。若不是眾兄弟義氣深重,肯出死力舍命相救,就算陳某人有三頭六臂,恐怕也活不到現在了。”

說著話陳瞎子就想掙扎著站起身來,可才發現兩條腿像面條般發軟,軀殼中三魂飄揚,七魄飛蕩,又哪里站得起身。

羅老歪趕緊一招手,喚過幾個手下,湘西山路多,即便是有權有勢之人,出門騎馬乘轎也都不方便,所以二人抬的滑竿比較普遍,就找了副滑竿把陳瞎子抬了,重整了隊形,退回瓶山腳下。

直到日暮黃昏,陳瞎子才算還了陽。這回盜墓出師不利,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敗,越捉摸越是不甘,有幾分后悔沒聽搬山道人鷓鴣哨的話,但是身為卸嶺魁首,率眾盜墓無獲,今后還有何面目與人說長道短?綠林道上命不值什么,反倒是臉面最為重要,可就算再帶人進入地宮,也無非重蹈覆轍,那古墓里簡直就是毒蜃的巢穴,單憑卸嶺之力根本就沒法對付。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