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無限永久連環機關

床子弩是古時戰爭中的利器,弩架形狀如同木床,分置前、中、后三道強弦,弩床后有兩道絞輪拽弦,勢大力沉,專射那些在寨柵、盾陣、土墻后藏身的頂盔貫甲之輩。北宋的死敵金國兵將,對此類硬碰硬的強弩尤其懼怕,皆稱其為“神弩”,喪在其下者難以計數。不過神臂床子弩絞輪動作緩慢,所以比普通的弩機慢了一陣,但此刻四周城墻上隱藏的十余架神臂床子弩,逐個被機括灌輸發動,幾支神力弩呼嘯著射將下來,頓時就將卸嶺盜眾勉強支撐的陣勢擊潰。

陳瞎子見一支神弩徑向羅老歪射來,那羅老歪滿臉是血,哪里看得清楚面前的情況,若被射中,立刻就會被穿了透心涼。羅老歪是陳瞎子一手扶植起來的軍閥,自然不能讓他在此喪命,情急之下,只好一腳踹出,把羅老歪在竹塔上踢了一個跟頭。

這一腳雖在間不容發之際救了羅老歪的性命,可那神弩來勢極快,勁風掠過,正從羅老歪肩頭飛過,他肩上的皮肉被弩尖帶出了一道口子,皮肉鮮血都翻飛開來。

羅老歪又驚又痛,身體翻下竹梯砸在一名工兵身上,所幸沒有直接滾入烈焰升騰的火海之中。不過城上亂箭攢射不止,他左眼中了一箭,疼得哇哇暴叫,但這羅老歪也不愧是在三湘四水間稱霸一方的軍閥,竟自抬手抓住箭桿,連同那顆血淋淋的眼球一并從臉上扯落,全身是血地滾入死人堆里,混亂之中誰也沒看到他是否還留得命在。

這時卸嶺盜眾已經亂了營,人人但求自保,在箭雨烈火中拼命掙扎,顧得了前就顧不了后,轉眼間就有數十人被亂箭釘在火中,僥幸帶傷未死的,紛紛把尸體拽上來遮擋飛蝗般的箭矢。陳瞎子竭力收攏群盜,把那些死人的藤牌撿回來掛在竹塔上,阻住四面八方的亂箭。剛剛將殘部陣腳穩住,只聽城樓上機關動作之聲不斷,木俑轉動絞輪,神臂床子弩的弦繩即將再次發動,只要再有一陣強弓射到,蜈蚣掛山梯搭成的竹塔必散無疑。

陳瞎子手舉藤牌護住身體,心中暗自叫苦,以往去各地盜墓,仗著人多勢重,又兼器械陣法精熟,都不曾有什么挫折之處,豈料在瓶山古墓中步步艱難,正是“肥豬拱進屠戶門,自己撞向死路來”。如今落入機關城的陷阱之中,不消片刻就得全伙殞命于此。雖然陳瞎子是膽硬心狠的常勝山舵把子,逢此境地,也不免心膽俱寒。

他原本想讓啞巴冒死攀上城頭毀掉亂箭機括,可剛才一陣混亂,啞巴腿上也已中了數箭,就算他身高八尺、膀闊三停,是骨骼非凡能夠徒手爬城的昆侖摩勒,可眼下中箭帶傷,便真有通天的本領也施展不出了。

陳瞎子眼見山窮水盡,知道唯有自己這舵把子出馬,冒死拼它個搏浪一擊,若是祖師爺保佑卸嶺氣數不絕,或能得脫,再有遲疑就連這絲毫的機會都沒有了。當即抓過一架蜈蚣掛山梯的梯頭,伸手一拍啞巴肩膀,那啞巴昆侖摩勒也已會意,顧不得腿上箭傷及骨的劇痛,雙手打個交叉,托在陳瞎子的腳底,運起神力,猛地將陳瞎子從竹塔上向半空里推去。

陳瞎子亡命一搏,被啞巴使勁一托,借勢躍在空中,把手中的蜈蚣掛山梯戳在火中,經由那竹梯的韌性帶動,如同古羅馬人發明的撐桿跳一樣,將身子在空中劃個弧線,奔著敵樓下的城墻躍去。就這么一騰一躍之際,半空橫飛的亂箭也都招呼在了身上。陳瞎子外邊的袍服里面,暗藏了鋼紗甲胄,他抓了面藤牌護住頭臉,任憑亂箭攢射,都被鋼紗甲胄隔了去。

傳承了幾千年的發丘、摸金、搬山、卸嶺之盜,不是民間的小賊散盜可比,這些字號里代代都有身懷異術的高人,陳瞎子要沒有些真本事,豈能做得天下十幾萬卸嶺盜賊的首領。這時孤注一擲,自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將古時飛賊“翻高頭”的絕技發揮得淋漓盡致,撐著蜈蚣掛山梯,從滿城烈火中飛身躍過,直撲城墻,但那竹梯長度有限,眼看就要落到城墻下的熊熊大火之中。

就在陳瞎子即將墜入火窟之際,竹塔那邊的啞巴早將另一架蜈蚣掛山梯擲出。啞巴昆侖摩勒神力過人,那竹梯后發先至。空竹帶著破空的呼呼風聲,從陳瞎子頭頂掠過,剛好擲到城墻下,搭著高墻斜依在火中。

陳瞎子身在空中,看接應的竹梯凌空落在面前,暗叫一聲:“好僥幸也!”要是沒有昆侖摩勒這樣的奇人相助,就算是他仗著飛賊的輕身功夫過了火海,到得城下也難免墜下去被活活燒死。他隨手扔了藤牌,在灼熱的氣流中落在那架蜈蚣掛山梯上。但落足之處,仍離地面油磚燃燒的火焰太近,衣服頓時都被燎著了。他急忙躥上幾步,在竹梯上一個轉身,順勢扯掉了燒著的外袍,回頭看時,止不住眼前好一陣發黑,牙齒捉對兒廝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