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金風寨

陳瞎子已連折兩陣,唯恐做不了瓶山,會危及到自己在綠林道上的地位和名頭,此時聽得搬山道人鷓鴣哨說起他有一套搬山分甲術可以施展,心中好一陣狂喜,忙道:“不知此術如何施展?愿聞其詳,若真使得,我當即封臺拜將!”

鷓鴣哨說:“以術盜墓,更需有能力扶持,要盜瓶山古墓,搬山卸嶺缺一不可,至于搬山分甲之術……”他稍一沉吟,接著說道:“余竊聞,天人相應之理備于《春秋》,余秧余慶①之數載于《周易》。據說,摸金校尉盜墓用《易》,此乃從古的傳承,搬山道人之術也已有上千年的來歷,不過搬山分甲之術不同于世間任何方術,雖是專求個生克制化,卻非是從《易》中五行生克之理而來。天地間的萬事萬物,有一強,則必有一制,強弱生克相制,即為搬山之術。”

鷓鴣哨認為瓶山的后山之中,有無數毒物借著山中藥性潛養形煉,早晚就會釀成大患,不論是不是要盜發山中古冢,都要想方設法將其斬草除根,但是必須要先找尋一番,看看瓶山附近有什么天然造化之物,可以克制那山中毒物。

陳瞎子本就是個見機極快的人,聽后頓有所悟,有道是“弱為強所制,不在形巨細”,好比是三寸竹葉青,能咬死數丈長的大蟒,只要找出辟毒克蜃的寶物,何愁盜不得瓶山古墓?他臉上動容,拍案而起,贊道:“聞君一席話,真如撥云見日,想那些藏身在古墓里的百年毒物,吸得山中藥氣和地官中的陰晦,專要害人,其后果不堪設想。吾輩卸嶺群盜,就算不為圖取墓中的寶貨,也定要結果了斷了它們,能把這場功德行透了,說不定就可借此成仙……”他向來不信神佛修仙,不過此時說來,是為了讓搬山道人知道,常勝山里的好漢可不光是為了盜墓謀財,歷來都有救民于水火之心。

二人商議良久,決定再到瓶山附近的幾座苗寨中走一遭,于是喬裝改扮。鷓鴣哨雖然眉宇間殺氣沉重,可他久在山中勾當,又通各地土語方言,識得風土人情,若是扮成個冰家苗的青年男子,只要不是撞見綠林中的大行家,也絕不會露出六十分破綻。

但陳瞎子做慣了常勝山里的舵把子,一看模樣就是江湖上人,絕不是做本分生意的,所以只能扮個算命先生,或是相地看風水的地師,再不然就是七十二行里的手藝人。

于是鷓鴣哨只好周他扮了木匠墨師的伴當。湘西吊腳樓眾多,常有木匠走山串寨,幫著住家修補門窗,換些個山貨為生,這種墨師,在山里被稱為扎樓墨師。哪怕是在深山密林里,只要是有寨子居民的地方,就有扎樓墨師的蹤跡,不會引起任何懷疑。

陳瞎子身份極高,走到哪都少不了帶許多跟班的手下,如今啞巴昆侖摩勒和花螞拐都已折了,卸嶺群盜如何能放心讓首領跟個搬山道人進山。而羅老歪傷勢未愈,無法同行,最后只好讓紅姑娘跟著陳瞎子和鷓鴣哨,另有二十個弟兄,都帶著快槍,遠遠墜在他們后邊暗中接應。因為羅老歪的部隊在瓶山連挖帶炸,動靜鬧得不小,驚動了附近的幾路軍閥和山賊土匪,那些人都不是常勝山的背景,只不過對瓶山古墓也是垂涎三尺。可這幾路人馬勢力都不如羅老歪強大,又見卸嶺群盜吃了虧,也都不敢輕舉妄動,只是不斷派出探子,在附近窺探動靜,想借機撈點油水,所以卸嶺魁首想進山踩盤子,實是要冒許多風臉,不得不做好充足的準備,以免有意外情況發生。

鷓鴣哨看在眼里,心中頗為不屑,蹙著眉頭等了半天,陳瞎子這才部署完畢,便同著鷓鴣哨、紅姑娘,三人扮成走山的扎樓墨師,另教那被擄來的熟苗做向導帶路,一路下了老熊嶺進了深山。

瓶山附近人煙稀少,只是散布著稀稀落落的幾個寨子,近處的南寨,都被開進山里的工兵部隊嚇得逃走避亂了。在那熟苗的指點下,鷓鴣哨等人穿過山中一條深谷,徑投北寨而來。

這段路途的地形更加險惡,幾乎都是原始叢林沒,有路徑可走,一般來說,形容山光水色,常會用景色秀美來描述,而這被當地人稱為沙刀溝的山谷,即只可用景色奇美來形容。眼中所見,盡是奇峰林立、怪石橫空,數百米深的峽谷中,有上千根陡峭直立,形狀各異的石筍,一叢叢地直藍天。山谷中云海奔騰、霧濤翻卷,座座危石怪怪巖在云霧中忽隱忽露,一路走去,也看不盡那許多奇絕的風景。

好在熟苗熟悉山中形勢,在千奇百怪的山谷中不會迷路,而且苗人膽小怕事,知道陳瞎子等人是軍閥的大首腦,處處小心伺候,哪有逃跑的膽量。另外這人還是個抽大煙的煙鬼,當地人稱這種人為“煙客”,羅老歪的部隊里有許多當兵的都是雙槍,這雙搶是一桿殺人槍,一桿大煙槍,賞了他些上等的福壽膏,那上等的福壽膏,他平日里連做夢都不敢去想,從未吸得如此暢懷盡興,更是死心塌地地服侍陳瞎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