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山陰

群盜斬雞頭燒黃紙,定了盟約:盜出古墓中的丹丸明珠,都歸搬山道人,其余的一切陪葬明器珍寶,則由卸嶺盜眾所得。隨即點起燈籠火把、亮籽油松,離了老熊嶺義莊,浩浩蕩蕩地趁著月色進山盜墓。

進山盜墓的隊伍由工兵打頭,羅老歪手下的工兵部隊里,也有不少人是在“常勝山”插了香頭的。插香頭就是綠林中入伙的意思,這一部分人和卸嶺群盜一樣,都在臂上系了朱砂綾子作為標志。

其余那些工兵,便和在普通軍閥隊伍里當兵混飯吃的沒什么兩樣,扛著機槍、炸藥,攜帶著撬、鎬、鏟、斧之類開山挖土的工具,除此之外每人還要用竹簍竹籠多帶一只活雞。工兵們就在一陣陣雜亂的雞叫聲中,排成松松散散的隊列行軍。

雖然在山路上走得七扭八歪,這些當兵的人人臉上神色振奮,毫不以前兩回在瓶山盜墓遇險為意,因為其中絕大多數人,都指望著跟陳掌柜和羅大帥盜墓發財。一旦挖開真正的地宮,雖然當兵的分不上太多油水,可按以往的慣例,十塊響洋和一大塊福壽膏是少不了的。雖然盜墓確實有風險,但現今世上軍閥混戰,人心喪亂,就算盜墓碰邪撞上鬼,也比上戰場直接挨槍子兒要好,至少做挖墳掘墓的勾當,在流血流汗之后真給銀圓,當兵吃糧就是為了混碗飯吃,有幾個是為了打仗來當兵的。

跟在工兵部隊后邊的,就是陳瞎子直接統率的卸嶺盜眾,先前兩次損失了百十個弟兄,又臨時從湘陰調了一批精明強干的盜伙,這些人也是明插暗挎,個個都帶著真家伙。

而搬山道人鷓鴣哨帶著老洋人和花靈,也混在卸嶺群盜之中。鷓鴣哨自己用竹簍裝了怒晴雞,暗藏二十響鏡面匣子槍。他的師弟老洋人,相貌太過獨特,一看就是西域來的色目人,而且年紀才二十出頭,那連鬢絡腮胡子就已經長得十分濃密了,體格又十分魁梧,所以顯得倒像四十多歲的中年壯漢。此人性格寬厚,不擅言辭,反正師兄鷓鴣哨說什么,他就做什么。

花靈的相貌和鷓鴣哨差不多,除了微有鷹鼻深目的特征之外,都已和漢人沒什么兩樣,隨身帶著藥籠。如今能出來盜墓的搬山道人,只剩下這三人了。這回進瓶山,他們三人身上還都攜帶了沉重的分山掘子甲,此物乃是搬山道人的秘密,誰也沒親眼見他們使過,連卸嶺盜魁陳瞎子也不知它的底細。

湘西山區是八百奇峰,三千秀水,十步一重天,山勢地形都與外界迥然不同。群盜來至瓶山,天色已經亮了,只見群山叢林,蒼郁蔥黛。但這山壑里愁云慘霧,隱隱有股妖氣籠罩,像白老太太之類的妖異邪祟之物極多。不過有大批部隊進山,當兵的身上殺氣沉重,倒把那妖霧都沖淡了。

陳瞎子請鷓鴣哨觀看瓶山形勢,搬山卸嶺不會摸金校尉那套外觀山形、內查地脈的本事,不過陳瞎子擅用“聞”字訣,山中哪里有多大的空間早已探知明白,那做水銀機括灌輸的甕城,已被山中流沙埋了,山里應該還有冥城大殿,大致的方位是在這瓶腹中間。

但由于山體都是青石,難以觀草色辨泥痕,尋找真正地宮墓道的入口,也或許根本就沒有入口,真正的入口只有那機關城,早在封閉冥殿的時候被巨石銅汁灌注堵了個嚴實。想要進古墓盜寶,似乎只有從山巔的斷崖下去,那里直通后殿,不過后殿與地宮大殿也都被石條砌死了,不下去大隊人馬,根本搬不開那些攔路的巨石。

陳瞎子計劃帶人從山隙下去,先把大群活雞撒出去,將后殿和山縫里藏著的毒蟲清剿干凈,然后使炸藥炸出個通道,直達冥殿;或者仍是以炸藥為主,在山脊上選個薄弱的位置,炸穿石山,挖出地宮。這都是卸嶺力士慣用的套路,雖然可行,卻需消耗許多時間和人力物力。

鷓鴣哨看著瓶山沉思片刻,這山實在是太奇特了,山勢歪斜欲倒,山體上的巨大裂隙將斷不斷,而且山形如瓶,只怕真是天上裝仙丹的寶瓶墜入了凡間,否則哪有這般神奇造化?他看了半晌,忽然心中一動,山上進不去何不從山底進去?

只見瓶山斜倒下來的山體,與地面形成了一個夾角,其間藤蘿倒懸,流水潺潺,山體與地面的夾角,隨著上方傾斜的石壁逐漸收縮變窄,陽光都被山體云霧遮擋,山底如同黑夜一般。

鷓鴣哨雖然不懂風水,但他心機靈巧,也有觀泥辨土的本領。山底的大縫隙里千百年不見陽光,正是背陰之地,可里面藤蘿密布,說明山根處并不全是巖石,從山底這個死角里往上面挖,絕對比從上往下要省力氣。

眾人當場商量了一番,決定搬山卸嶺兵分兩路,陳瞎子和羅老歪帶工兵營,在山脊處埋設炮眼,轟山炸石挖掘墓道,而鷓鴣哨則帶搬山道人和一伙卸嶺盜眾,從山底尋找入口。此次進山人手充足,正應當雙管齊下,不論哪路得手,瓶山古墓中的寶貨就算到手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