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強敵

陳瞎子也已聽見枯潭深處似有異動,但他和鷓鴣哨出言示警的時候已經晚了,猛聽下面“嘩啦啦”一陣爆炒般的響聲,那條六翅蜈蚣已經順著石壁游了上來。原來它似乎感覺到有天敵進了瓶山,物性使然,驚得躲在深澗里不敢稍動,不過眼看它那些重子重孫都快被群雞趕盡殺絕了,忍無可忍之下,終于狂沖上無量殿前的石橋。

老洋人和花靈這兩個剛出道的搬山道人,剛好和幾名盜伙走在橋上,誰知那蜈蚣來得好快,別人想救他們也已來不及了。只見那六翅蜈蚣攀在橋下,弓著身子猛地從橋欄上探將出來,黃褐色的腹下百爪皆動,猙獰已極。

群盜雖是有備而來,可事出突然,見那大蜈蚣驀地里現身出來,竟連躲閃都忘了,老洋人和另外兩名盜伙,當場就被六翅蜈蚣卷落橋下,慘叫著摔死在枯潭底部的亂石之中。

凄厲的叫聲和骨頭摔碎的聲音從底下傳來,在宮殿洞穴間反復回蕩,駭得盜面色驟變,站在前排的群盜發一聲喊,想要舉槍射擊。進古墓的時候,槍里的子彈就已經頂上膛了,這一排亂槍打過去,好歹也射它幾個窟窿出來。

但鷓鴣哨見六翅蜈蚣爬在石橋側面,如果亂槍齊發,不但難以射殺那條大蜈蚣,反倒是橋上沒死的幾個幸存之人,包括花靈在內,都會成了它的擋箭牌,此時萬萬不能胡亂開槍。他趕緊抬手撥開前排幾名盜伙的槍口,實是間不容發,“啪啪啪”一排亂槍都貼著橋上幾人的腦瓜皮射了過去。

陳瞎子也急叫:“休得開槍傷了自家兄弟!”群盜聽到首領招呼,這才硬生生將槍口壓下,有些膽量稍遜的工兵看明了情由,紛紛掉頭向外逃跑,混在群盜里的手槍連專門負責射殺這些逃兵,當即就有幾個最先逃跑的被當場擊斃,人群中頓時一陣大亂。

鷓鴣哨見老洋人就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心中又急又恨,抬手推開擋在身邊的幾個人,搶步上了橋頭,想把師妹花靈從橋上救回來,可就在這時,只見那六翅蜈蚣倏然間從石橋下躥了上來,兩只腭足攫住花靈,振動六翅百足,拖著她游上無量殿的重檐大頂。

那蜈蚣動作快得難以想象,哪容人有絲毫反抗躲閃的余地。紅姑娘也是救人心切,當即便是幾枚袖箭脫手而出,可那蜈蚣碩大的身軀進退之際快逾閃電,黑影在殿前一閃,那幾支袖箭雖然準頭奇佳,勢勁力足,卻竟然慢了一瞬,全都釘在了大殿的門柱之上,連蜈蚣的影子都沒碰到分毫。

鷓鴣哨見花靈生死不知,哪還顧得上細想,他也是仗著身手矯健,劈手從旁邊的人手里奪過一架蜈蚣掛山梯,鉤住殿角歇山頂的戧脊①,三躥兩縱之際,就跟著六翅大蜈蚣前后腳上了殿頂。

鷓鴣哨腳下踏著溜滑的長瓦,只聽前邊嘩啦啦磚瓦撞擊,抬眼一看,原來那蜈蚣伸展百足,把殿頂上鋪的琉璃瓦蹬撓得紛紛滑落,它爬行的速度也頓時緩了下來。

殿下的群盜在陳瞎子的帶領下穩住陣腳,舉著槍對著殿頂瞄準,但一來鷓鴣哨也在房上,二來蜈蚣伏在殿頂重檐垂脊之間,暴露出來的部分很少,一時之間,誰也不敢輕易開槍。忽聽亂瓦響動,眾人急忙向后退開,幾十片滑下來的大瓦片,噼里啪啦落了一地。群盜見那六翅蜈蚣聲勢非凡,簡直就是已經成了精了,可搬山道人鷓鴣哨竟敢上殿追趕,當真是不要命了。許多人愛惜他的人才,都替鷓鴣哨捏了把汗,紛紛呼喊,讓他趕緊退下來,千緊萬緊,畢竟都不如身家性命要緊。

可鷓鴣哨做慣了迎風搏浪的勾當,視千難萬險如同無物,哪里肯聽那些卸嶺盜眾的話。他一閃身形避開從上邊滑落的瓦片,在殿頂兜個圈子,迂回到了蜈蚣身邊,只見那六翅蜈蚣用腭足抱住花靈,饞涎流了滿口。

鷓鴣哨見狀立刻醒悟,這蜈蚣常年盤踞在藥山之中,最喜那些煉丹的奇花異草奇味,而花靈自幼就在山中采藥,常和藥石芝草等物做伴,所以六翅蜈蚣才要掠了她去,打算拖回巢穴慢慢吞噬。

這念頭在鷓鴣哨腦中一轉,他身子卻不曾停下,趁著蜈蚣在殿頂琉璃瓦上立足不穩之際,便攲身上前,探手從蜈蚣頭前奪過花靈,抱著她便順檐頂斜面滾落下去。

那蜈蚣正想從殿頂躥到洞壁上去,抓著花靈的腭足稍稍松脫了些,哪想到竟有人跟得如此之近,一閃之間就把到嘴的活人奪去了。它本就被逼得狂怒暴躁,豈肯甘休,當即掉頭擺尾,琉璃瓦的亂響聲中騰空而起,追著鷓鴣哨猛撲下來。

卸嶺群盜在下面看得真切,只見鷓鴣哨抱著花靈順殿頂滑了下來,而那蜈蚣猛然抖翅追趕,勢頭之猛如同雷霆萬鈞,都驚得張大了嘴,同聲大叫不好,所有人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