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云藏寶殿

陳瞎子帶著卸嶺群盜,在丹井內搗棺毀尸,對幽冥之中哪有什么忌諱可言。一個個昧著膽,橫著心,只管盡情做去,眼看著將古尸舊槨銷毀殆盡,卻見井底的石板上露出一片浮雕來,竟是兩個披頭散發的厲鬼形象。

雖然形狀模糊,但仍能看出面貌猙獰,如同修羅、藥叉,更詭異的是這二鬼皆是無目,眼中只有黑漆漆的一個窟隆。

陳瞎子和鷓鴣哨兩人見多識廣,可也從沒見世上有什么無目的盲鬼,見到這奇詭怪異的厲鬼被刻在井底,心中一片狐疑,實不知有些什么名堂。

世上自古確有用僵尸燒陰丹的,卻絕沒有以鬼魂煉丹頭之說。瓶山丹宮看似瓊樓玉宇的神仙瑤臺,里面卻暗藏從各地掘來的尸骸,專做些旁門左道的邪術,不能以常理度測,而且看來元代將軍的墓室并沒設在丹宮正殿,井底雕有厲鬼的石門中會藏有什么玄機?

陳瞎子眼珠子轉了兩轉,讓手下把那向導帶到丹井里,問他瓶山是否有鬧鬼的傳說。洞蠻子連連搖頭擺手:“好教諸位英雄得知,咱們這的瓶山歷來只風傳有古之僵尸為害,卻不曾聽說幾時鬧過鬼……”

陳瞎子聽罷點了點頭,沒鬼就好,都說瓶山里有道君皇帝供奉神仙的藏寶井,莫非正是著落在此處?大概元軍占了瓶山之后,也并未發現井底的尸骨堆下,會藏有這樣一處隱秘的所在,便對鷓鴣哨說:“井底密室八成是個藏寶洞,看此光景,倒像不曾被元兵卷了去。那皇帝老兒用尸油煉丹,天理不容,丹宮里的寶貨,咱們兄弟正可圖之。”

鷓鴣哨已重新找回了兩支德國造,他憑白折了兩個同伴,心中不由得頂了一股邪火,正想挖透這座仙宮,聽到陳瞎子的言語,便即點首稱是:“如今還剩下幾百只活雞,雄雞的雞鳴雞血最能辟邪擋煞,密室里縱有邪祟毒異之物,也不必為慮,我等自當不辭險阻,窮討其中異跡。”

于是陳瞎子立刻命手下撬開刻有厲鬼的石門,石門在外都被銅鎖扣死了,那鎖頭都是宋代鎖城的狗頭鎖,鎖齒如犬牙閉合,如果沒有特殊的鑰匙根本沒辦法打開。可卸嶺群盜是一力降十會,百十條鍬鑿錘鋸齊上,不到一盞茶的工夫,就將石板撬得洞開。

井底赫然露出一個大窟窿來,里面沒有燈盞,完全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只聽得下邊風聲呼呼作響,好像洞穴極廣極深,有工兵用長繩墜下馬燈去查著,眾人看清楚時,都是吃了一驚。原來井底是株大桂樹,扶疏遮陰,枝葉如冠,生長得很是茂密,不知覆蓋這多少里數。

這桂樹是借著丹井里的尸氣在山底生長,茂盛的樹冠里陰氣通人。群盜在洞口邊站著向下張望,都能感到樹中涼氣透骨,全身起了一片毛栗子出來。

陳瞎子愈發覺得奇怪,井底這株枝繁葉茂的老桂樹,為什么被石門鎖住?下面洞穴空間廣闊,也不像是藏有珍異寶貨的密室,暗罵一聲作怪,便令手下抬過蜈蚣掛山梯,掛住桂樹枝杈下去探個究竟。

群盜搬了竹梯,各自背著雞禽刀槍,從陰風陣陣的樹上攀了下去。井底洞中的桂樹大是大了,生得卻是不高,只不過樹干極粗,樹上全是疙里疙瘩的老樹皮,有名盜伙摸到樹身上,觸手所及覺得有些古怪,在竹梯上提燈照了照,嚇得險些翻身墜落,多虧鷓鴣哨一把拽住。

鷓鴣哨也用馬燈照了照樹干,原來樹身上的凹凸之處,都生成一個個人頭臉面的形狀,眉目耳鼻口依稀可辨,竟是五官俱全,與人臉極其酷似,不過樹身人臉上的表情都像是在鬼哭神嚎,面目扭曲可怖。

鷓鴣哨倒吸了一口冷氣,桂樹生性屬陰,丹井里埋了許多尸骸,里面的尸氣都被吸浸到這樹身里了,隨手用刀在樹上一割,樹中就汩汩流出血來,便是想破了頭,也猜不出煉丹的仙宮里為何要藏這么一株吸透了尸氣的大桂樹。這應該是一株“尸桂”,同“鬼榆”一樣,都是草木中罕見的不祥之物,傳說這種樹是陰陽兩界的通道。瓶山丹宮里處處透著詭異,還不知真正的地宮藏在哪里,他念及此處,便暗自戒備起來。

陳瞎子也有同感,他和鷓鴣哨率眾攀到樹根處,舉著燈籠火把四下里一照,只見樹根都扎入了石中,也不見洞中有什么潮濕之氣,只是陰涼透骨,丹桂全借古尸里的陰氣生長,樹枝長得都快垂到地面了。

而在樹冠覆蓋之下,霧氣繚繞如同幻境,圍著桂樹一圈,筑著四幢樓閣,大小格局別無二致,都是飛檐覆瓦、棟宇軒窗的二層建筑,在樹底一看,倒覺得洗滌胸中俗念,頗有出塵之感,不像是人間的境界。

但樓內沒有絲毫光亮,整座樓閣都是黑漆漆的,連瓦片和窗棱子都是烏黑的。這種仙境般的景致,與老桂樹間的陰森氣息同存共在,強烈的反差極不協調。群盜在樹下四周打量,都有身入險境、栗栗自危的感覺,也不用陳瞎子發令,便自發地背靠著背結成陣勢,以防會有突如其來的意外發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