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鬼吹燈Ⅱ之怒晴湘西 >

第三十三章 霧隱回廊

鷓鴣哨見有個身穿明裝的女人,站在鐵閣子二樓一動不動,鐵樓地面上有層塵土,并沒有什么腳印,看來幾百年都無人走動,卻是見鬼了不成?他心中冷哼一聲,偏要看看這女子有什么古怪,上前兩步,抬手就從后去拍那女人的肩頭,不料手落下來卻是一片虛空。

鷓鴣哨手中落空,急忙閃身退開,只見那女子原本站立的位置,驀然間升起一片塵霧,在狹窄的樓內飄散開來。

群盜以為有毒,趕緊閉了呼吸,捂著口鼻紛紛躲閃。鷓鴣哨從進這鐵樓開始,就覺得藥氣沉重,唯恐撞上毒煙機關,事先也已加了防備。但那女子被人一碰就立刻輕飄飄地化作一片塵埃,濃得像是霧氣,霧狀的粉塵里,并沒有出現任何異常的氣息。

鷓鴣哨手上有土鮫皮的套手,隨手在面前的塵霧里一抄,舉燈細辨,手套上沾的,竟像是枯碎的紙屑,碎得極是細微,只剩些紙張里的經絡痕跡,應該是個精妙的剪紙人,在房中放了幾百年不動,紙筋早已枯散,被人一碰就當即化為灰燼了。他心中更是奇怪:“難道這女子非人非鬼,竟是剪紙而成的人形?竟如真人一般,真神工也,可它既然穿著明裝,何以會在這座生鐵封閉的露房當中?這年代……”

鷓鴣哨在瓶山里連遇許多奇事,憑他博物之學也難推測究竟。在二層鐵閣中轉了一遭,眼見再無異狀,門窗都是緊緊閉鎖的,實是難以判斷那明代的剪紙人是如何擺在其中的,甚至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眼睛看花了。心下滿是疑惑,便轉身回到樓下,到桂樹下見了陳瞎子,把露房中的所遇之事說了一遍。

陳瞎子聽罷也覺得出乎意料,搜腸刮肚地想了幾遍,也是找不到半點頭緒,只好再派人去搜索其余的三處鐵樓,或撬或穴,座座都拆得門戶洞開,將里外翻了個遍。原來這四座鐵樓,卻并非是什么儲藏大內珍寶的。井底這個洞穴是個密室,而那四座漆黑的鐵樓,都是用來藏納名貴丹藥和書冊經典的露房,搜刮出許多珍品,光是成了形的何首烏就有十幾對,但是再沒見到其余三座樓里有什么明裝女子的紙形。

陳瞎子見收獲不小,且不說那些千百年前的丹丸膏散還有沒有藥性,單是裝藥的瓶匣之器,也盡是漢唐年間的古物,件件皆是價值不凡,但始終沒找到那具被稱做“湘西尸王”的老僵尸,倘若就此作罷,終究是讓他這盜魁的面子上有些下不來,畢竟已折在瓶山百十個兄弟了。

于是陳瞎子決定繼續尋找大藏,在生長尸桂的洞中散開隊伍搜索。群盜點著火把驅趕著雞禽,排成了人墻,在周圍一個洞口一個巖縫地詳細查找。

隨著搜索范圍的擴大,逐漸發現這個洞穴周圍鑄了一圈鋼板鐵壁的圍墻,形成了一個院落。除了桂樹下的四座鐵樓,其中還有燒丹的丹室,里面砌著磚爐和風箱,以及一些古代青銅秘器,在一面玉石屏后,是道在內側鎖住的大門。

陳瞎子和鷓鴣哨等人雖是倒斗的狀元魁星,但向來只是盜發古冢,丹宮里有不少東西都是平生前所未見之物,心中皆是暗自驚奇,但尋了幾遍,并沒有發現古墓大藏的蹤跡,最后來到玉石屏后的大門前,便命人砸鎖撬門,還要再向深處前進。

陳瞎子根據瓶山地形判斷,這道門后也許正是通著后殿的底部,但山腹里面地形復雜離奇,甕城、正殿、丹井之中都沒有元墓的蹤跡。后殿被焚燒后就匆匆離開了,那殿中確實有陪葬的馬骨、兵器、甲胄之物,看這丹井里的結構如此之深,也許后殿底層也有密室密洞一類的所在,那真正的墓室多半就在附近了。

盜魁陳瞎子讓手下人去卸開巨門,他則同鷓鴣哨站在鐵壁院落中等候。當時陳瞎子野心極大,他認為卸嶺群盜專做謀反聚眾的勾當,在各朝各代都被官府視為“眼中之釘,肉中之刺”,雖然卸嶺勢力也自不小,可這些綠林盜匪在太平年月里,往往都會成為官兵鎮壓的主要目標,如今難得遇上回天下大亂軍閥割據的局面,正應當擴展勢力,滲入“昆侖山”的官面,所以暗中資助了好幾路軍閥。

而且陳瞎子還到處籠絡天下的能人異士,他眼見自己倒斗的本事,似乎比搬山道人鷓鴣哨要稍微遜色半籌,所以早就有心拉攏搬山道人入伙,有鷓鴣哨這種手段高強的人作為左膀右臂,他就可以騰出手來專心經營軍閥勢力,那何愁大事不成?但此人一向獨來獨往,眼界極高,得讓他入伙可并不簡單。

趁此間歇,陳瞎子便想同鷓鴣哨盤盤道,找個情由拉攏搬山道人入伙,于是他甩開兩行伶俐齒,翻動三寸不爛舌,先從這瓶山古墓里的湘西尸王說起。聽那向導講,猛洞河流域的深山老林最多,尤其是老熊嶺下的瓶山,以前常有人上山采藥,被山隙里的僵尸拽了進去吸凈血髓,有僥幸逃過的,都說那僵尸身材高大,紫袍金帶,看裝束不是王侯就是將相,所以都以湘西尸王呼之。據說其大白天也敢出來傷人,以至近代就沒人敢接近此山了,可我等在山上只見有許多毒蟲,卻不曾見有詐尸的精怪,可見洞夷之輩的傳說不可盡信。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