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山有三香

陳瞎子打定了主意,卻見卸嶺群盜和一眾工兵,到此都已有些精疲力竭了,尤其是其中有許多煙客,煙癮發作了,更是全身乏力,眼看那元代古墓還不知藏在哪里,腳底下都有些邁不開步子了。

陳瞎子只好給眾人鼓氣道:“弟兄們,按咱們常勝山的慣例,凡是掘得大古冢,都免不了要有一番利市。今天正是倒斗的黃道吉日,雖然一路過來遇了些波折,使得一百多個弟兄命喪瓶山,但這些都是英雄好漢中有志的兒男,也皆是咱們的結義手足,必定能早升天界,在上邊保佑我等洪福綿綿,今生與他們是不得再相見了,來世卻還要共續桃園之義……”

陳瞎子先對眾人曉以這“利、義”二字,又提醒群盜,須記得當初進山之前都賭過大咒,不盜空了瓶山絕不回還。雖然綠林中人可以不信鬼神,但對賭咒發誓的行為看得極重,違背誓約便稱作“壞了大咒”,為眾人所不齒。史書上有多少明文所載的顯著事跡為證:當年梁武帝不信咒,餓死臺城無人收;隋唐年間的銀槍將軍羅成不信咒,成了三十二歲的短壽之人;水泊梁山的宋公明不信咒,到頭來一壺藥酒把命丟。

群盜“利”字當頭,又肯圖個義氣為重,便都強打起精神,紛紛向舵把子請纓向前,此次即便肝腦涂地,也不肯折了常勝山的銳氣,務必要收取全功。其余那些不屬卸嶺之盜的工兵們,雖是有心要打退堂鼓,可在這些響馬的督率之下,也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前進。

一路踩著燒毀的后殿廢墟,將附近搜了一空,最后終于來至瓶山最大的裂隙處。這道刀劈斧削般的巨大縫隙,恰好起自瓶肩,由于山體歪斜,山縫便斜貫下去,插入瓶腹的前端,裂縫上寬下窄,深處亂云流動,古松倒長,從高處看下去目眩腿麻;自下仰望高處,則是峭壁聳立,天懸一線,似乎只要是山風稍大一些,便可輕易將瓶頸前端懸空的山巖從山體上刮斷。這古瓶狀深裂開來的山體,就如此將斷未斷地懸了無數歲月,傾斜懸空的山體之下,便是峰林重疊的峽谷溝壑,無論從哪個方位來看,瓶山的山勢都是險到了極致。

陳瞎子在山縫底部看了許久,山巔有如一塊千萬鈞的巨大青巖,兩側森森陡峭的石壁雖窄,但寬度極廣,最深處都是積在山體里的雨水,如果想向兩側移動,只有使用蜈蚣掛山梯在絕壁上攀爬而行。他又把向導喚到近前,命其指點方位,平時采藥來的山客,都是從哪里爬下深澗,他們采藥的地方又是哪里。

苗子雖從沒真正上過瓶山,但他畢竟是當地土人,僅僅耳聞目染,也或多或少了解一個大致,知道得遠比外人詳細。他仰頭對著石壁指畫方位。

瓶山盛產奇花異草和諸般珍異藥材,附近的山民洞夷常有人依靠采藥為生,如果能在山上采到黃精、紫參,便可以轉賣給收購藥材的客商,也可以拿到城中自己販賣。這山里最值錢的便是何首烏、靈芝、九龍盤等物,怎奈這些東西都生長在絕壁危崖上的巖縫山隙深處。

那巖縫里本來都是青石,但偶爾有泥土從高處落下,積年累月就填滿了細小的石縫,再借著深澗中的露水霧氣,就生長出許多靈藥,所以瓶山山巔的這道大裂縫被當地山民稱為藥壁。但據說藥壁中藏著成了精的古代僵尸,進來采藥的人即便遇不到尸王,也會被山中毒物取了性命,而且瓶山中藥氣環繞,四周潛伏著很多邪祟之物,例如白老太太之類,等閑沒人敢輕易進山,偶爾有那不要命的膽大欺心之徒冒死進來,也多半進得來回不去。

在這藥壁之中,有片區域叫做珍珠傘。山壁上露出許多凹凸不平的巖脈,狀如鐘乳,質如瑪瑙,形如傘狀珍珠,是以得名。但珍珠巖并不是灰或白色,而是殷紅似血,又像是雞血石,此地生長著最珍貴的九龍盤。

曾經有個善于攀山的洞夷漢子,他家族上八代都是采藥的能手,為了給老婆治病,從絕壁上舍命下去尋找九龍盤,他熟識藥性,所以在身上帶了驅蜈蚣和毒蟒的藥物,最后竟被他找到了珍珠傘,可正要動手采摘,卻見山縫里爬出一具紫袍金帶的高大僵尸。那古尸已經成了精,張口吐納紫氣,探出一只滿是白毛的大手照他抓來,那采藥的洞夷驚得魂魄飛散,哪里還顧得上九龍盤,仗著自家身手不輸猿猱,攀藤穿云,飛也似的逃回了山巔,從此驚出一場大病,不出兩勺:就嗚呼哀哉了。

當年據此人描述,那片珍珠傘就在這巨大裂縫背陰的一側。陳瞎子聽罷,心中便動了念頭,此等傳言不可不信,也不可盡信,即使找不到古墓的人口,至少也要把那珍珠傘上生長的九龍盤摘下來。他又問了問鷓鴣哨的意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