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夜幕

山陰下有軍閥頭子羅老歪率領部隊搬運寶貨,千百號人的隊伍都聚集在山底,那片區域地形崎嶇,他們就算發覺到頭頂的山體崩塌了,也絕難在一時三刻之內逃個干凈。瓶口這塊千萬鈞的巨巖砸落下去,聲勢凌厲已極,連參天的古樹都被壓為了齏粉,料來山下的絕大部分人都已死于非命了。

鷓鴣哨身懸半空,聽得紅姑娘所言,低頭向下看了看,雖然自己逃得了性命,卻也是心下慘然一片,想不到一瞬間竟然死了這么多人。

鷓鴣哨感覺到臂上漸麻,難以在峭壁邊緣再做耽擱,他急忙讓紅姑娘攀在他背后捉牢了,隨后展開攀山甲,如壁虎游墻一般貼在百仞絕壁爬行而上。

紅姑娘實在不敢往下再看,干脆閉上了眼睛,只覺耳畔呼呼風響,凌空涉虛,云生足底,似乎是亂云迷霧一陣陣從身邊掠過,上升得卻甚是平穩。自問平生遭遇,從未有如此之奇險,又不禁佩服鷓鴣哨的身手和膽量。

二人攀著峭壁而上,快到丹宮后殿的缺口時,便有卸嶺盜眾以蜈蚣掛山梯接應。此時陳瞎子等幸存之人,都已到了后殿,眾人會合一處,各自驚嘆不絕,還以為鷓鴣哨已經墜崖身亡了,這搬山道人當真命大。

眼見藏在山巔里的元代古墓,竟如自身具有靈驗感應一般,在被盜墓者發現之后,這墓穴便從山體上崩塌斷裂,砸死了許多卸嶺盜眾。群盜都以迷信的角度去揣摩此事,卻并未考慮到山體崩斷,實是因為炸藥爆破之故。

眾人惦記著山下弟兄的傷亡狀況,急匆匆掉頭出了瓶山,到山陰處一看,果然是死傷慘重,被巨石砸成肉餅的不計其數,又有許多頭破血流身受重傷的,連橫行湘陰的大軍閥羅老歪也是當場斃命,落得個粉身碎骨。

那瓶口巨巖掉下來順坡滾到了一片密林中,離山陰處已經遠了,地面被砸出的大坑里,樹木山石,以及人肉人血,還有驢馬牲口都混為一片狼藉。僥幸沒死的個個面如死灰,神色一片呆滯,抽一個耳光過去也毫無反應。

陳瞎子見狀心中涼了半截,暗道一聲:“真乃天亡我也!”苦心經營多年的局面,似乎都跟隨瓶山一起崩裂了。死傷幾百號人本不算什么,但地方軍閥本就是烏合之眾,如今羅老歪一死,他手下的幾萬部隊就立刻變得群龍無首了。湘陰乃是卸嶺群盜的老巢,此事后果之嚴重,已難估量,而且三盜瓶山,死傷折損的弟兄是一次多過一次,常勝山舵把子威信掃地,要不再盜得十幾座大墓,這場子是找不回來了。

正所謂是“掬盡湘江水,難遮面上羞”。陳瞎子沮喪到了極點,覺得自己這一生的事業和野心,都已經在今朝一并付諸東流了,是非成敗轉頭空,轉眼間,泰山化作冰山,想到這些,不由得一陣急火攻心,險些吐出血來。

他的手下趕緊將他扶在一旁坐了,紛紛勸道:“陳總把頭神鑒蓋世,咱們這回雖是栽了個大跟頭,但常勝山的根基卻不曾動搖,將來必有東山再起的時候。當初首領不是總教誨小的們勝敗兵家不可期嗎,羅帥雖然福維尚饗了,死得也是慘烈,卻算得上是刑天舞干戚,猛志故長在。英雄好漢不死就算了,既然要死就一定要為舉大事圖大名而死,只要常勝山舵把子沒出意外。咱們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陳瞎子見手下人凈說些不疼不癢的屁話,并無半句當用的良言,心中更是懊惱,揮手讓他們退在一旁,只把鷓鴣哨請到近前,嗟嘆一聲,對他說道:“兄弟啊,你我結義一場,從不曾虧負了義氣,如今為兄方寸已亂,實不知該如何是好了,也只有你能幫我拿個主意了。”

鷓鴣哨是絕頂機靈的人物,他自是明白陳瞎子眼前的處境,這卸嶺盜魁的金交椅怕是坐不穩了,為今之計,只有亡羊補牢,綠林道上做事,自古便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而且絕難回頭。

當務之急是首先穩定軍心,防止羅老歪的部隊嘩變潰散。現在各路軍閥之間搶地盤的戰斗很是激烈,如果不把部隊穩定住了,一旦出現大批逃兵,周圍的大小軍閥很可能就會乘隙而入,那樣一來,卸嶺群盜在湘陰就站不住腳了。

其次還要再盜瓶山古墓。如今那山巔里的墓室隨著山體崩塌落入坡下密林了,里面的棺槨明器不知是不是也跌碎得七七八八了,但要不把這座古墓盜空,陳瞎子就更沒臉面了。

鷓鴣哨愿意單槍匹馬前去林中盜墓,而陳瞎子則應該指揮手下聚攏殘部、安撫傷兵、收殮死者,并且派人星夜趕回湘陰,找羅老歪軍閥隊伍里的二號人物,用些手段讓他為常勝山效命出力,以便盡快穩定局面。

陳瞎子道:“此乃萬全之策,只不過那座古墓已經是顛倒無常了,讓賢弟一人前去盜墓太過冒險,有道是孤掌難鳴,須得有人相助才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