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白猿

鷓鴣哨身著夜行衣,帶著紅姑娘和苗子,三人在夜色中尋聲前行。林中那片哭泣之聲傳來的方向,恰巧是在巨巖墜落之處,離得越近,嗚咽悲泣之聲越是清晰,啼哭修叫極是凄楚雜亂,似是一大群人同聲哀哭,只聽那哭聲隨風在林中回蕩,絕不是什么風動林濤之類由自然界所發出的動靜。

鷓鴣哨見深夜之中有此異響,豈是尋常?他心下暗自納罕,便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屏住呼吸捉著腳步向前攢行數十步,眼前便出現了一片密密匝匝的老樹,那片鬼哭神嚎的動靜都來自其中,林中月影扶疏,鬼氣通人。

向導當此情景,已是心驚肉跳,他也知此時不能做聲,連打手勢,示意鷓鴣哨和紅姑娘不要再向前半步了。深更半夜的密林里哪里還有旁人,肯定是瓶山古墓中的厲鬼見墓穴毀了,陰魂不散地在附近徘徊,咱們三個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往里走了。

鷓鴣哨哪里肯去理會苗子,他見樹影濃密遮遍了月色,在林中穿過未必穩妥,便揪了苗子衣領,對紅姑娘一指樹梢,便當即帶著苗子攀上一株老樹。那片樹林枝杈粗大,樹梢枝頭都可承受不小重量。

這三人中的苗子,也是慣能爬樹鉆山的當地土著,紅姑娘和鷓鴣哨身手更是矯捷不凡,不聲不響地上了樹冠,將身形伏低,隱在林梢枝葉當中,從高處借著朦朧的月色,悄然向樹下窺探。

月影之下,只見林后正是瓶山前端斷裂下來的山體,青黝黝地眠在地上,如同一個沉睡不動的巨大怪獸。山體已經裂開無數大大小小的縫隙,有許多巖石已經從中崩塌,山體內部都暴露了出來,只是鷓鴣哨等人是在遠端,看不太清楚山巖里的情狀。

巖石前邊,遍地都是散落的碎瓦和各種明器,金銀銅玉皆有,想是墓室受到劇烈沖擊,內部的磚石器物都已經跌得散了,另有一具高大異常的紫金棺槨斜在當地,那紫金槨好生奢麗,周遭罩了珠襦玉匣,所謂珠襦,便是珍珠帳幕,槨身上都嵌滿無瑕玉璧。

但這紫金槨已經碎裂,珠玉殘破粉碎,散了滿地,槨中是具金絲楠木的漆棺,棺蓋已被震開,僅有一面七星板,半遮半掩地擋在棺上。此板是以杉木為材料,度棺內可容之尺寸,置于棺蓋之內,板上鑿有七個大小如銅錢的圓孔,刻視槽一道使七孔相連,所以稱作七星板,從隋唐年間就有了這種風俗。

七星板半遮住棺內,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不知那元將尸骸怎樣,只有無數悲哭之聲在林中飄來蕩去。此刻的林子里,樹隙間夜霧流淌,月光也被天空的輕云擋住,四下里朦朦朧朧。鷓鴣哨三人伏在樹梢,雖聽得四面八方都是哭聲,卻無法辨認哀號聲到底從何而來,只好打定了不動如山靜觀其變的主意,將張開機頭的鏡面匣子槍口壓低,瞪大了鷹般的眼睛,凝神注視著樹下動靜。

正自屏息觀看,紅姑娘突然輕輕一扯鷓鴣哨的衣袖,舉手點指那口紫金槨,示意以她所在的角度,可以看到槨底有些極不尋常的事物。鷓鴣哨在樹杈上輕移身形,換了一個角度,把眼一張,頓時心中一凜:“那是什么?”

原來紫金槨底下壓著一只白森森的人體手臂,那手臂粗壯長大,五指爪長數寸,白毛茸茸,從槨底露出多半截,一動也不動。

僵尸身上出現尸變,突然生出尸毛,歷來都被傳說為“兇”,既為行僵的代稱,素有黑兇、白兇和披毛煞之說。但在民國年間,科學觀念已遠比封建時代昌明多了,連鷓鴣哨也知道,尸變生毛乃是由于霉變作用。

棺中密閉千百年,只要內部空氣不曾流動,開棺后千年古尸仍會如同生人,但在接觸到空氣后,千年僵尸必定會在瞬間產生變化,其變化和棺槨材質、尸身上藏帶的明器有關,如果棺中鋪了防潮的尸灰或水銀,尸體必為干尸,不會產生霉變。

而含以珠玉,堵塞九竅的千年古尸,若是保存妥善,則開棺時多為濕尸,也就是尸體內部所含的水分仍被鎖存牢固,古尸的頭發和指甲甚至還能繼續在棺中生長百年之久,在接觸到流動的空氣時,水分迅速喪失,若突然被電氣和生物觸動,就會出現加劇的霉變,迅速長出灰白色的尸毛,詐尸和行僵多是由此而來。

對專盜古墓的搬山首領鷓鴣哨而言,尸變和詐尸的現象,乃至行僵撲人一類的駭異情形,都是平常的事,他見過不知多少,何足為奇。但看那鑲珠嵌玉的紫金槨下竟然壓著僵尸,不禁覺得極是古怪,瓶山崩塌下來的山體包裹著墓室,棺槨從中跌落出來,恰好是正面朝上,難道這連棺套槨竟恁般不結實,里面的古尸竟從槨底露了出來?還是這林中本就藏有僵尸,卻被這紫金槨砸個正著,壓在了底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