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湘西尸王

此時月光灑落,猶如霜華滿地,四下里好不透澈,鷓鴣哨等人都看了一個真切,皆道:“作怪了,那元代僵尸怎的自己從棺材里坐了起來?怕是僵尸要變行尸!”

鷓鴣哨情知那元代尸王身材高大,異于常人,生前必是內外雙修的奇人,尸變起來非比小可。當下也顧不得再去關注怒晴雞同黑琵琶精的惡斗,眼見事出突然,說不得了,先下手為強,忽地一轉身,就要拽起身形躍進棺內把僵尸大椎卸掉。

不料未到近前,卻見棺中坐起的古尸身后,露出毛茸茸一張臉孔來,擠眉弄眼的竟然是只猴子。原來此猴見棺中的毒蝎死了,另一只黑琵琶又在遠處被雄雞纏住,便趁眾人不備想來救出壓在棺槨下的蒼猿。它悄悄溜進棺內,想把僵尸搬出去,減輕紫金槨的重量。

沒成想剛從身后把僵尸推起來,斷落的雞頭就恰巧飛將過來,撞得僵尸臉上滿是雞血。猴子最怕見雞血,故有“殺雞給猴看”之說。那猴子探出腦袋看見鮮血淋漓,又瞅見那半截雞頭掉在身旁,兀自死不冥目,似乎直眼相視死盯著自己,登時嚇得魂魄飛散,張大了猴嘴嗷的發出一聲驚呼,屁滾尿流地躥出紫金槨,攀樹遁入了林中。

那猴子一逃,棺中僵尸失去了支撐,便又咕咚一聲重新躺倒了回去,鷓鴣哨看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心中罵了句:“潑猴,逃得恁般快捷。”他見不是僵尸異變,心中也是一塊石頭落了地,但鷓鴣哨并未掉以輕心,反倒更是覺得棺中古尸有異。那僵尸少說也死了數百年,其入地不化,郁而成僵,所謂名之為名,必有其因,那時候僵尸的僵,還應該寫作“殭”,有地下尸體僵化如同樹干枯蠟之意,也可以解釋成不腐之尸即為僵尸,但即便尸身不腐,也必僵硬如木,關節彎曲不得,可那猴子卻把那古僵從棺中推得坐立起來,難道說那僵尸竟然體質如生,與活人沒有什么區別?

在湘、黔、粵東、粵西之地的荒僻山區,常有僵尸成精的傳說,成了精的僵尸仍然以藏尸棺槨作為巢穴,遍體披毛,每到黑夜降臨,就會從棺材里出去掠人畜而食,民間稱其為“尸王”。

另有一種說法,之所以有“尸王”之說,乃是由于死者生前地位顯赫,陪葬品和鎮尸防腐之物,都是珍異詭秘的明器,一旦詐尸而起,其尸變必厲,尋常的黃道紙符或桃木劍之類的法器,都難以將其制服。尸王生前必是貴胄,普通薄葬的老百姓,即便死后詐尸,也沒福氣被冠以此名。實際上,這正是代表了古時民間崇尚權貴的一種偏見。

傳言“湘西尸王”百年一現,也多是子虛烏有,不同的目擊者所見的古僵,未必就是同一具僵尸。先前曾有采藥之人稱其在瓶山山隙里見到尸王,可能正是那具被鷓鴣哨以魁星踢斗卸斷脊椎的干尸,視其裝束估計是墓中殉葬的武士,元時生殉之風極盛,并不為奇。

鷓鴣哨已見到紫金槨里的古僵口鼻中都是金粉,而且那尸身看似枯僵,但容顏如生,英爽之姿未散,并且還能腰部彎曲,于棺中坐立起來,便猜測是這元代僵尸體內藏有珍奇之物。

搬山道人遍搜天下大藏,只為找一顆藏在古尸口中的雮塵珠,遇到這等情形,鷓鴣哨自是不肯輕易放過。但那僵尸形容怪異,不得不加防備,只好先行斷骨抽筋,再在其身上細細搜尋,才是萬無一失之策。

鷓鴣哨心中一閃念,打定了主意就要上前動手,忽聽腦后風聲呼嘯。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急忙閃身躲過,只見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子,從身旁掠過,硬生生砸在紫金槨的槨壁上。

原來躲在林中窺探的猴群見鷓鴣哨接近棺槨,都以為他是要動手加害那頭蒼猿,便紛紛撿了石頭朝三人砸將過來,只是畏懼棺中雞血雞頭,沒一只敢接近半步,只在遠處叫囂投石。

群猴盤踞在深山老林,頑劣無比,遇有過路的客商,便悄悄尾隨而行,待其走到峭壁險徑之時,就突然以亂石投擲。行商之人猝然難防,或是失足跌入深谷,或是中石受創,往往就被它們害了性命,衣服干糧都被于其輩劫掠一空。這群野猴嘗慣了甜頭,根本不將外來的人放在眼中,已然成了老熊嶺中的一方禍害,比土匪山賊還要難纏。

林子里的大小石子頓時如飛蝗一般,呼呼砸下,向導躲閃不及,后腦被其中一塊亂石打個正著,只覺眼前金星直冒,用手腦后一摸,滿手都是黏黏的鮮血,那苗子也來了火氣,罵道:“人人都欺我膽小怕事,竟連天殺的野猴子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好教你們這群猴兒知道,便是泥人也有三分上性!”叫罵聲中,他也撿起石子回擲過去,但群猴數量太多,又一陣石雨砸來,頓時打得苗子抱頭鼠竄,急忙向鷓鴣哨身邊躲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