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吸魂

鷓鴣哨和紅姑娘一見那蹲在古墓中的老者,心頭立刻掠過一抹不祥的陰云。此前有只深山老林里的蒼猿,被遭天誅般地砸在紫金槨下,山下地面塌陷之后,那蒼猿便同棺槨僵尸一并墜入地穴。

這地穴本是洞夷埋骨的墓場,里面哪里會有什么老者,看他嘬著兩腮擠眉弄眼,滿頭白發蒼蒼,實已到了風燭殘年,與那蒼猿何其相似。

紅姑娘驚呼一聲:“不好,此人必是妖猿變化!”她也是常勝山里殺人如麻的響馬子,手底下極是利索,出手如風,更是毫不容情,要圖個先下手為強,說話聲中右臂一抖,三柄早已扣在掌中的飛刀送出,金刃嗚嗚破風,直射向那個詭異古怪的老者。

鷓鴣哨見機更快,正自納罕之時,見紅姑娘已忽施殺手,急忙抬腳踢開射到半空的飛刀,低聲喝道:“且慢動手,那人不是猿精猴怪,你看他身上衣衫……”

紅姑娘聽得此言,忙走近幾步,提燈細看,真是好生訝異,不由自主地“咦”了一聲,奇道:“這老頭是那苗子?”

原來那蹲在角落里的老者,雖然形容枯槁,皮膚干癟皺褶,須眉都已白如霜雪,看起來足有上百歲之壽,便用大氣吹他一口,恐怕就會油盡燈枯死在當場,但容顏身體雖然衰老,可那人腰系花帶,身穿格子布衣,上下裝束半苗半漢,顯得格外庸俗,不是年老之人的穿著,看他這套衣衫,卻正是那位當地煙客——自打群盜進入老熊嶺,便一路同行而來的向導苗子。

苗子的這身衣服,鷓鴣哨與紅姑娘自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可那廝最多三十歲上下的年紀,雖然大煙抽多了人就會提前衰老,但也絕不可能一瞬間就老了七八十歲。

那苗子全身顫抖,掙扎著似乎想要說些什么,卻由于身體衰老朽邁,口里半點聲音也發不出來,癟著兩腮好不容易張開,只見牙床上的牙齒全都掉落了,張開嘴還沒等說出話,反倒先吐出幾顆老化的牙齒來。

鷓鴣哨與紅姑娘二人心中又驚又疑,也吃不準這墓場地穴里到底有什么玄機,當下不敢大意,又緩緩走近半步,離得苗子兩三尺遠,一邊問:“苗子?你怎會變成這副模樣?”一邊環顧左右,暗中提防。

衰老虛弱的向導苗子見有人來扶,還以為自己有救了,激動之余,老化的心臟氣管似乎都已不堪重負,拉風箱般地喘成一團。隨著幾聲沙啞的咳嗽聲,他頭上白發紛紛脫落,臉上皺紋越來越多,面目都已不可辨認,似是又老了幾十歲,只剩下一具枯朽的皮囊在此了。

紅姑娘憐憫此人橫遭劫難,當即就伸手過去攙扶于他,可旁邊的鷓鴣哨為人十分機警,此時用夜鷹般的敏銳目光,向四周一掃,只見那紫金槨空空如也地斜倒在旁,里面的僵尸和蒼猿都已不知去向,再看那苗子斜倚洞壁的姿勢好生怪異,身后似乎藏著什么東西,但墓穴中地形復雜,苗子身后便是馬燈光亮照射不到的死角,其中怕是有什么古怪,忙對紅姑娘叫道:“別動他!”

但這聲示警卻已晚了,就見苗子身后突然出現了一對閃爍如燭的目光,腋下探出一只手爪,快如閃電般地扣向紅姑娘手腕。

紅姑娘花容失色,驚呼一聲“湘西尸王”,急忙松開苗子的胳膊縮手閃避。她畢竟是做了幾年殺人越貨的響馬賊,雖是臨危生俱,心神卻是不亂,躲得也算及時,在間不容發之際躲過了那只怪手。

不料手腕雖未被藏在苗子身后的僵尸扣住,那古尸竟然又生出一股怪力,推著苗子朝她直撲而來,奇快如風,再也無可躲避。

這時鷓鴣哨已經看得清清楚楚,原來那元代將軍的尸體緊貼在苗子背后,就似吸了活人生氣一樣,僵尸臉上竟然變得紅潤光澤了幾分,絕不是先前在林中看的那般死人臉色,可能苗子在一瞬間衰老,正是因為被僵尸吸干了陽髓之故。

眼看僵尸就要撲住紅姑娘,鷓鴣哨有心要開槍擊射,卻擔心地穴中狹窄,跳彈傷了自己同伴,只好一咬牙關,扔掉手中槍械,空手上前相救。

鷓鴣哨腿功超群,最擅長搬山道人對付僵尸的絕招魁星踢斗,以前也沒少拆卸過古尸脊椎,可那元將古尸似乎并非尋常古僵,其尸變跡象十分異常。尋常僵尸詐尸起來撲擊生人,一般撲著一個人或木板就會停止,雖遭亂刃相加,烈火焚燒,也絕不放松,而且他從沒聽說過,會有僵尸吸了活人陽髓,那人卻還活著不死,只是身體迅速老化。

不過此時為了救人,根本容不得他仔細思量,鷓鴣哨身子一晃,直如一縷黑煙飄在洞中,不等那僵尸接近紅姑娘,就已趕到近前,借著一沖之力,從側面合身將它撲倒,連同衰老不堪的苗子一同滾在地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