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剝龍陣

鷓鴣哨察覺到一陣陰風從身后而起,當即凝神提氣,回身一看,卻見那具無頭僵尸驀然而起,尸身上臟器淋漓,濺滿了黑色的血水,被揪掉頭顱的軀干猶如一截干木樁子。

鷓鴣哨正自驚疑,卻見尸身紫袍中陰風涌動,一縷縷黃煙從它腔子里向外冒出,尸身咕咚咚流出膿水。原來宋末元初,盜墓之風盛行,而且人心喪亂,穴陵之徒為索取明器,不在乎戳害墓主遺骸,手段令人發指,所以元人最懼倒斗,唯恐百年之后不得安寧,這元將死后,除了故布疑冢,藏設銷器兒埋伏之外,更有西域秘法硝制尸身。

尸體在入棺下藏前,用五毒混合幽絨草汁浸泡,一旦有盜墓賊繞過機關撬開棺槨,他不動尸身還則罷了,倘若摳腸破腹分裂尸體,立即會使僵尸皮肉中的秘藥流出,整個尸體就變成了一個毒源,向四周散布濃重的毒霧。

方圓百尺之內,無論人畜蟲獸,所有的死尸,遇到古僵化出的這種濃霧,就會跟著融化為同樣劇毒的蜃氣,稱為“陵瘴”。活人吸得稍多即死,死后也會變為“陵瘴”的一部分,一傳十,十傳百,直到“陵瘴”外圍百尺開外,再無生靈為止,最是狠毒不過。在沒有防毒面具的那個時代里,是盜墓賊聞風喪膽的一種詭秘防盜手段,對那些毀尸之輩,起到了極大的威攝作用。

鷓鴣哨對此久有所聞,卻因此術是從大食國傳入中土,歷代掌握配置“陵瘴”秘藥的人并不多,所以始終沒真正碰上過。他知此物陰毒厲害,中都即死,絕無解救,搬山分甲術中并無應對之策,唯有疾退逃避。

一閃念之間,鷓鴣哨猛然想到,搬山卸陵盜發瓶山古墓,折損人手無算,搬山道人并非混跡綠林,倒還好說,可陳瞎子是卸嶺盜魁,倘若開棺啟尸后不得一件明器作為信物,將來常勝山陳總把頭在綠林中哪還有臉面坐頭把金交椅。

可元代古尸身上的內丹,以及紫金槨、七星板都己毀了,僵尸正在化做陵瘴,哪還有什么明器可取?心念一動,見馬燈昏黃的光影中金光閃爍,正是那紫袍古尸腰上束的金帶,此帶鑲玉嵌珠,儼然王者風范,何不取了它去?

鷓鴣哨也是藝高膽更大,不顧陵瘴升騰,當即出手如電,一把扯斷了紫袍古尸腰上金帶。那條金帶上掛著綠幽幽的一件事物,看似碧玉,實則青銅,鑄成披發惡鬼的形狀,鬼頭無眼,瞎了二目,正與丹井中所見相同,銅鬼線條古樸簡潔,乃是三代以上的古物。

鷓鴣哨雖見過無數珍異寶貨,卻看不出那銅鬼的來歷,就這須臾之間,祖洞中的陵瘴已濃得好似化不開了,刺得人雙眼流淚,當下再也不及多想,一個轉身縱到紅姑娘身前,用那條古尸金帶將她縛在自己背后。

紅姑娘腿上斷骨受挫,立時從昏迷中疼得醒了過來,額上全是冷汗。鷓鴣哨把她頸上的黑紗罩在她口鼻之上,打個手勢讓她閉住氣息。穴陵倒斗的高手,都多少練過一些“閉氣功”,可以支撐一時暫不呼吸,紅姑娘忍疼點了點頭,鷓鴣哨絲毫也不停留,又把一旁的苗子夾在腋下。

鷓鴣哨夾住向導苗子,感覺他已瘦得皮包骨頭,身體猶如柴草枯木,手上便不敢用力,唯恐將他勒斷了氣,而那紅姑娘是個女子,身體輕盈。鷓鴣哨雖是連背帶抱地帶了兩個活人,卻并未覺得吃力,他抬眼看了看周遭地形,只見祖洞墓場中那密密麻麻的墓穴,都已被陵瘴覆蓋。

陵瘴就如傳染迅速的瘟疫一般,將墓場里的洞夷尸骨,多是融化分解為毒蜃,一片片劇毒的濃霧從中蔓延涌動,漸聚漸濃,已無活人容身之地。

鷓鴣哨哪敢怠慢,提著一口氣,施展開提縱之術,攀巖掛壁向上逃去。他邊逃邊想,此時即便能逃到洞外僥幸脫身,那林中也是生靈蟲獸極多,都免不了被陵瘴滅絕一空,受此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浩劫。

心中正自焦慮,三躥兩縱之間,已攀回了瓶山巨巖中的墓室,那墓室被三人重量一墜,四壁都是顫的。鷓鴣哨靈機一動,腳踏住當中一根梁柱,使個千斤墜頓足一踩,隨即借力攀住頭頂的墓墻縫隙,將身體提了上去。

猛聽墓室中咔嚓一聲,柱倒梁塌,碎石磚瓦轟隆隆地塌落下去,煙塵障目,早將下面的地穴遮了個密不透風,祖洞里的陵瘴都被堵在了其中,再也蔓延不開。

鷓鴣哨背著紅姑娘,提著苗子,一路穿土破石攀回了地面。此刻月已西沉,東方欲動,四下里靜得出奇。

鷓鴣哨長出了一口氣,林中空氣濕漉漉的格外清爽,回想這一進一出,真乃兩世為人。此時忽見林中火把晃動,到得近前,雙方在黑暗中一報切口,原來是陳瞎子帶了幾十個弟兄前來接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