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動咒

陳瞎子捉摸不透銅人中的玄機,又不想在群盜面前露出疑惑,他引經據典地胡亂敷衍了兩句,便命手下眾兒郎一把火燒化了洞中狼藉滿地的骸骨。那整箱整捆的道藏典籍,盡被付之一炬,如此作為,并不是為了泄憤,乃是綠林道上行事的規矩,不論是殺人越貨,還是挖墳掘冢,最后都要縱火焚燒,以圖滅跡,不留后患。

隨后群盜又把怪蟒尸體分解了投入烈火,火光中臭氣撲面。不少人都被熏得嘔吐起來。這時有探子來報,說是怒晴縣老熊嶺周圍,又出現了數股來歷不明的隊伍,有軍隊,也有土匪,看樣子是想趁卸嶺群盜大亂之際,趁機到瓶山來撈上一把,那些先前逃散的敗兵,多被這幾股人馬劫殺在了半路。

陳瞎子心想這他娘的就叫破鼓萬人捶啊,怒晴縣周圍的山賊土匪也都來渾水摸魚了。這回盜墓卸嶺之徒死的人太多了,群盜人心浮動,繼續留下來硬撐著,也得不了好果子吃,好漢不吃眼前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如盡早撤出這是非之地。

陳瞎子打定主意,趕緊招呼眾人,把被砸死的盜眾和工兵尸體,盡數扔到山洞里一并燒化,帶上那些受傷的弟兄從林密處連夜撤出老熊嶺。一過苗疆邊墻,就是自己的地盤了,他自己則帶了二三十個親信,腰挎快槍,懷揣利刃,到山坳里去接應鷓鴣哨等人。

鷓鴣哨也揀緊要的,說了一遍他在林中的遭遇。不管怎么說到現在為止都不算是無功而返了,好歹也是破了瓶山古墓,開棺啟尸,拽了一條玉扣金帶在手,把慘敗變為了慘勝,收取了全功,多少為陳瞎子挽回一些顏面。

陳瞎子看鷓鴣哨出生入死,心中大是感動,拱手道:“你我兄弟間就不言這個謝字,將來你去找雮塵珠的時候,常勝山十萬盜眾,定當助你一臂之力。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若違此言,讓我跟這銅人一般壞了一對招子,終身做個廢人。”

鷓鴣哨趕緊說:“陳總把頭言重了,我盜此墓,在墓室中尋到了鳳凰膽的一絲線索,若非常勝山的諸位好漢相助,我如今還同大海撈針一般在黔邊亂轉,此乃天大的恩德。陳兄下次進山盜墓,不論山難水險,我定追隨左右,舍命報此大恩于萬一,否則也教我鷓鴣哨終身做個缺足短臂的殘廢之人。”

這二人激于一時意氣用事,不經意間動了大咒,當時卻誰都沒真正往心里去。看看天色將明,忽聽遠處槍聲雜亂,細辨動靜,似乎是幾路窺探瓶山寶物的土匪接上火了。陳瞎子唯恐遭遇大股土匪,仗著這些時日在瓶山附近勾當,對周圍地形也都熟悉了,就率眾抬著傷者,抄小路出了山,翻嶺涉河,到了苗疆邊墻,終于會合了大隊,馬不停蹄地撤回到湘陰老巢。

群盜疲憊不堪,接連休整了幾日,那苗子向導就因在墓中未能閉住呼吸,吸入了不少陵瘴之毒,一命嗚呼了。紅姑娘斷了的腿骨終于被接上,可常言說得好,“傷筋動骨一百天”,不滿三個月,她都不能下地行走。

等到元氣稍復,陳瞎子已察覺到自己這常勝山總舵把子的地位岌岌可危。從古到今,盜墓賊死傷最重的一次,可能就要屬卸嶺盜發瓶山古墓這回了,而且羅老歪手下的部隊逃的逃散的散,多已收攏不住,常勝山在湖南地面上威風掃地。

陳瞎子不由得大動肝火,眼下這局面不容樂觀,倘若不盜一座大墓狠撈上一筆,絕難東山再起。可眼下周圍幾省的古墓大多已毀,哪里還有諸侯王級別的大型古墓?他心中稍一盤算,就動了一個念頭。

早年陳瞎子剛出道的時候,常在南方倒斗,從兩粵兩湖,到云南江西,足跡無所不到。曾在云南李家山盜掘過滇王墓,李家山的古滇國墓葬層層疊壓,歷代盜墓賊多有在此山中挖到過寶貨的,但是正因為李家山滇王墓的目標太明顯,從宋代起,便被盜過了不知多少遍,不是十墓九空,而基本上是十墓十空。

陳瞎子去的時候,都到民國了,到李家山一看,早已是“石人徒瞑目,表柱燒無聲”,好一派被盜挖得千窟百孔的荒涼境界。倒斗之輩管盜別人盜剩下的墓叫“濾坑”,第一撥找到古墓穴陵而入的盜墓賊,最有油水可撈,金珠寶玉滿載而歸,其余的就看不上眼了。

第二批進來的盜墓賊,雖然省了些力氣,可值錢的明器多是沒他們的份了,只好揀第一撥人挑剩下的,比如墓主尸首穿著的殮袍,或是墓室里的銅燈盞、陶瓦罐、人俑、石獸之類,就被第二撥人搜刮一空。

等到了第三撥盜墓賊進來,墓室里基本就剩一副空棺材和四個墻角了,但有道是賊不走空,第三撥賊人自是不能空手而回,要是墓中有壁畫,就把壁畫切刮下來,沒壁畫就挖墓磚、瓦當,最后還要把棺材板子拖回去,洗刷一遍,就可以賣到棺材鋪里當做棺掉材料。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