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江湖

“壓命錢”既是賞錢又是安家費,倘若“犯紅”之人有去無回,其一家老幼都有這筆錢維持正常生計,沒有后顧之憂;一旦收功而回,“壓命錢”就成了賞錢,此外還要另行犒獎。

陳瞎子不愧是天下盜賊的總把頭,慣會收買人心,壓命錢給得格外豐厚。安排就緒,便一聲令下,群盜從關帝廟內散去,連夜著手準備起來。

卸嶺盜墓有種種陣法、器械,出發前要加以演練磨合,各種盜墓工具也要一一整頓齊備,并且學習云南當地方言風物,要等到萬事具備,非是一日之功。

而鷓鴣哨則是單槍匹馬,說走便走,沒過幾天,就已經收拾完備,當即就要動身起程。陳瞎子執意相送,便帶著幾名親信,一路把鷓鴣哨送到洞庭湖邊。

八百里洞庭煙波浩蕩,帆影點點,陳瞎子和鷓鴣哨二人一生奔波,向為世間俗務所纏,從沒有片刻閑暇,見了山光水色,都有洗滌胸中塵埃之感。抬頭看見湖邊山上有處酒樓,陳瞎子便提議到樓上登高遠望,一壺水酒,為鷓鴣哨送行。

鷓鴣哨道如此甚好,正要見識洞庭風光,陳瞎子就吩咐手下在樓下相候。他同鷓鴣哨二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樓,揀個臨窗的位子落座,要了酒菜,先對飲了數杯,抬眼看向窗外,只見這酒樓位置絕佳,在樓上登高一望,風帆起于足下,那遠處的江山,盡在眼前。

二人原本滿腹焦慮,在樓頭見了湖水遠山,正如行在酷暑當中,忽然遇著清泉萬丈,心中多有所感。陳瞎子手握酒杯,眼望湖面,不禁躊躇滿志,對鷓鴣哨說道:“賢弟啊,你看從古到今,專就有那一班驚天動地的英雄好漢,不懼險阻艱難,只為了這錦繡江山,施展開奇謀偉略縱橫天下,好教英名千古流傳。你我皆是滿身的真才實學,絕不可落后怠慢。”

鷓鴣哨卻沒陳瞎子這等野心,早已厭倦了整日出生入死,見陳瞎子又舊話重提想勸自己入伙,只好敷衍他道:“得失枯榮之數多是天意,怎爭由人計較?在下與陳兄不同,本無宏圖之才,尋到雮塵珠后,倘若天見可憐,讓我僥幸留得一條命在,愿學一棹五湖同遁隱,如古時隱士一般遠涉江湖,從此再不做此搏命的勾當了。”

陳瞎子見鷓鴣哨心意已決,知道難以挽留了,心想:“如此也好,反正一山難容二虎,既不能為我所用,還不如任其退隱江湖,免得最后刀槍相見,壞了義氣。反正這廝眼下去西夏黑水城挖沙子,多半是空費力氣的舉動,等我盜取了遮龍山獻王墓,才讓你知道常勝山的真實本領,絕非是搬山道人所及。”

陳瞎子還打算將來拿紅姑娘做個籌碼,讓鷓鴣哨再為常勝山賣幾次命,便又對鷓鴣哨說:“還有一事,咱家山頭里的紅姑娘托陳某做媒,為兄好事,就答應了她,拿她當做親妹子一般。將來等你從黑水城回來,想必那紅姑娘的腿傷也該痊愈了,不如就讓她隨了你去。她家遭滅門之禍,也是苦楚孤零的一個人,綠林里終究不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

鷓鴣哨不拘細節,當即應道:“此去西夏黑水城,成敗難料,但只要有命回來,必不負陳兄美意,愿帶她遠走高飛。”

陳瞎子心中暗罵:“好你個修心不修口、戒色不戒淫的假道士,你倒答應得真痛快,也不推辭推辭……可紅姑娘畢竟是在常勝山里插香的,將來她想拔香離山金盆洗手,只怕沒這么容易,到時候看我怎么難為你的。”

二人心中分歧已深,只不過都未流露出來,這時酒樓上的食客漸多,座無虛席,陳瞎子和鷓鴣哨所作所為多是隱秘勾當,不便在大庭廣眾面前吐露,當下絕口不談盜墓之事,只是飲酒賞湖,指點江山景致。

不料喝著半截酒,旁邊一桌商人的談話,反復提及“風水、倒斗”之類的字眼,不由得立即吸引了鷓鴣哨和陳瞎子的注意。那伙人有意壓低了聲音交談,但又怎瞞得過這兩個倒斗大行家聽穴辨藏的耳朵。

鷓鴣哨和陳瞎子都是常在江湖上走的,經驗何等豐富,常說“人在江湖”,什么才是江湖?其實江湖并非打打殺殺,而是一種隱性社會的代稱,有著自成一體的規矩和暗語,寄生于正常社會之中,沒接觸過這種隱性社會的人,自然是不懂得這些,可如果碰上行家,那自然是一眼就被識破。當下二人看似漫不經心地飲酒閑談,旁邊那桌商人的言語,卻都被他們聽了個一字不漏。

那一桌圍了六個行商打扮的客人,個個皮糙肉粗,喝酒說話的時候都是傴僂著身子,看起來常年挖土,而且他們身上隱隱有股土腥氣。這種氣味是盜墓賊常年挖盜洞、撬棺材、抬尸體留下的,搓出血來也洗不掉,不過一般人甚至連他們自己都聞不出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