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自然博物館

陳瞎子說起此事經過,當年率眾南下云南倒斗之前,正要把從瓶山挖出的各種寶貨估價出售。以往盜來明器出手都沒這次迅速,蓋因湘西盜墓之事鬧得不小,當時不僅社會輿論強烈譴責軍閥土匪們盜寶的勾當,更有各地的古物販子蜂擁而來,都想趁機撈上一票。

正值世道大亂,古董價格低落,但有落必然有漲,許多商人都想在此時囤積一批貨真價實的真東西,等到太平年月就可以漫天要價了,所以古董明器的交易始終都未中斷。

省里有個嗜古的巨富,姓錢,家里在上海、青島等地開了數家紗場,在地方上也有許多產業。錢老板出身大儒之家,受家庭熏陶,自幼喜歡古玩,特意托人找到陳瞎子,親自來挑了幾樣中意的東西。

其中就有鷓鴣哨在丹井中,見到六翅老蜈蚣拜棺吐丹的那口棺槨,還有丹井中的青銅丹爐,另外又買下來造型奇異古樸的銅人、銅鬼,錢老板如獲至寶,喜形于色。

陳瞎子一向自命不凡,非湯武、薄孔孟,總覺得自己的才學見識,在當世無人能及,連古圣先賢都不肯放在眼里,但看了那對無眼的銅人、銅鬼,雖知其中多有蹊蹺,卻揣測不出半點玄機,有心想問間錢老板為何要選這幾樣古物,看他是否知道其中淵源來歷,可話到嘴邊,又覺得有失身份。

最后又兜了幾個圈子,以談古論今為借口,從錢老板那得知了一二。那錢老板最喜歡讀《易》,而且研究得很深,知道如今的八卦都是后天推演所得,最早的古卦,不是用“乾坎艮震”,這類符號,這青銅的無眼人符和鬼符,都是古卦象中最原始的符號,要想卜出一幅卦象來,最起碼要湊齊四枚古符,可惜只有兩個,全套的就更湊不上了。

青銅古符最少有四枚才能使用,據說掌握此道,可以洞悉天機之玄妙。至于怎么個用法,餞老板并不知道。只知道銅符必是三朝以前的古物。所謂三朝是指夏、商、周,至于什么唐宋年間的東西,與三代的歷史文物相比,尚未能稱古物,在真正的行家眼中,其收成價值不可同日而語。而那口燒丹的銅爐,則應該是四漢末年之物。

丹爐上有若干精細奧妙的紋繪,都是描繪古人煉丹的場景,仔細觀看的話,其中竟然也有青銅古符的標記。但錢先生造詣雖深,也看不懂其中的內容,只是覺得此乃古之奇物,蘊涵著極深的秘密,有很高的收藏價值。

陳瞎子心想既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藏在家中又有何用,當下送走錢老板,也沒把此事放在心上。一轉眼光陰似箭,過去了半個多世紀,再沒遇到過類似的青銅古符,當年的事早就拋在了腦后,直到上次聽我提起百眼赤龍符之事,他才猛然想起了此節。

陳啥子對我說:“你們若有機緣,不妨湊齊四枚古符,也好讓老夫知道知道,究竟都有些什么天機。”

我說:“其實我只是陰錯陽差見過兩枚青銅古符、我個人對此雖然有興趣,可也不會因為想窺探什么古人留下的天機,就滿世界去找。現在我最急于知道,世上什么地方的古墓里還有金丹。這救人如救火,再找不到古尸的內丹,我的那位朋友就得去見馬克思了。”

陳瞎子笑道:“此言差矣,人生匆匆數十載,卑微渺小如同螻蟻,若能以螻蟻之軀洞悉老天爺的秘密,縱然是粉身碎骨也不枉了。”

找苦笑搖頭,這陳瞎子雖然英雄遲暮,野心卻是半點沒少,不過現在追求變了,而且境界更高,竟然想知道“神”的秘密。

我覺得Shirley 楊信教,而且很虔誠,她可能會相信這些“天機、啟示、神明”的概念,可Shirley 楊也搖了搖頭,她說:“問一個人上帝是什么樣子的,就如同問金魚它生活在其中的水是什么,沒什么意義,信仰應該是心靈的歸宿。”

陳瞎子說:“至于那古尸內丹,在湘西瓶山是有的而且不止一兩枚,皆因瓶山本是丹宮,又是一座藥山,有此物不足為奇,其余的地方。就少之又少了。但那瓶山早在幾十年前就已被盜空了,連當地沒什么明器的洞夷墓穴,也都教那些不成氣的毛賊刨空了。如今你二人想找古墓金丹,恐怕只有去問老天爺了,不得天啟,偌大的世界,縱是踏破鐵鞋也難尋覓。”

我見最后的一點指望都落空了,不由得心灰已極,看來多鈴的性命終究是救不得了,可不到黃河不死心,只要多鈴還活著,我就會盡力再想別的辦法。眼看天色晚了,當天沒辦法返回北京,只好就近在鐵道部招待所里臨時住了下來。

轉天我問陳瞎子今后有何打算,是否要和我一起去美國逛逛,陳瞎子嘆了口氣:“古人常將浮生比夢,感嘆光陰迅速,人生一世,恰似寄身于太虛之中,其間有多少喜怒哀樂,悲歡憔悴,得失聚散,生離死別,移形換殼,到頭來都如夢幻一場,有聚終有散,正應得無常二字。萬萬沒想到當年洞庭湖畔一別,此生竟再也不得相見,回首前塵往事,恍如昨日,于情于理都該去故人鷓鴣哨的墓前祭拜一番。不過老夫的這把老骨頭,恐怕也沒幾天活頭了,實不想死在萬里之外的異國他鄉,還是想先回湘陰老家走上一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