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失落的記錄

我記得陳瞎子對我們講述盜墓往事的時候,曾經提到過觀山太保,搬山卸嶺合盜瓶山古墓的時候,在無量宮丹井下的鐵閣露房的山腹回廊中見到過一具形容詭異的尸體,根據尸身上的遺物,推測其為明代的盜墓賊觀山太保。

以當年卸嶺盜魁陳瞎子與搬山道人鷓鴣哨的閱歷見識,尚且對觀山太保只聞其名,不知其實,只聽聞此輩行蹤詭秘無方,觀山之事,神仙也猜他不到,當時卸嶺群盜正在尋找瓶山古墓,只把那具觀山太保的尸體匆匆焚化了事。

陳瞎子的這番話言猶在耳,但我和Shirley 楊卻完全沒有料到,在孫教授遺落的這本工作記錄中,竟會提到觀山太保。

我與孫教授只在陜西古藍縣見過兩次,雙方話不投機,而且此人脾氣古怪,喜怒無常,說起話來遮遮掩掩,屢屢欲言又止,似乎對倒斗的手藝人格外痛恨。但他身為考古專家,竟又偷偷摸摸潛入博物館里窺探文物,還在工作記錄中研究古代盜墓賊的歷史,我看這孫教授一定是個有許多秘密的人,他做的事情才是連神仙也猜不透。

但知道秘密太多,而又不能說出來的人,日子一定不好過,時間久了,那些秘密就變成了對知情者內心的煎熬和折磨,所以有些人就會選擇一些特殊的渠道給自己減壓,例如把事情詳細地用文字記錄下來。孫學武大概就是這種人,他的工作筆記中,除了詳細記載著許多鮮為人知的秘密,也從字里行間流露出許多他個人的主觀意識。

我和Shirley 楊仔細閱讀了這本記錄,陳教授與孫學武是多年的老朋友,以前也常對我們提起他的事情,加上一些我們的揣測,很容易就能理解記事本中的內容。原來孫教授提到的國家機密,也確實是“國家機密”不過他所謂的“國家機密”,并不是現在當代的,而大多是古時候的絕對機密。

占卜、征兆、預言、暗示之類的古老文獻記載,不僅東方有,西方也有,內容和形式大多都非常神秘、隱晦。中國古代的秘密文獻,最早見于殷商時期的龍骨,也就是刻在龜甲上的銘文與符號,后世學者將這些古怪難解的神秘文字,稱為天書、謎文。

龍骨天書中記載著大量巫卜、天兆、不死、長生之類的內容,專家對于“天書”的破解工作,是極其艱難枯燥的,從事這一工作的人很少。雖然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那些巫卜內容多是不可信的,是科學尚未開化的古老產物,但對于研究幾千年前的社會、經濟、軍事、政治活動,龍骨天書仍然具有很重要的價值。

孫學武的工作內容,就是破譯解讀古代秘密文獻,也專門負責從各地發掘收集刻有各種古文字符號的龜甲、獸骨,雖然收集整理容易,解讀起來卻沒任何參考資料,破解那些體系與歷史背景不同的古代密文,實在是難于上青天。有時一個簡單的符號,就要用掉幾個月的時間研究考證。長期面對這種艱難枯燥的工作,養成了孫教授孤僻的性格,但他仍然癡迷于此道不可自拔,甚至用“走火人魔”來形容也不為過。

直到后來出土了唐代的《龍骨謎文譜》,對龍骨天書的研究終于有了實質性的進展,可隨之而來的,又是另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礙,那就是卦象、機數。

西周時期盛行演卦,照燭龜卜所產生的卦象,是巫卜的最高境界,也是所謂的“天機”,可能現在有許多人難以理解,既然古人有預測吉兇禍福之術,為何要將結果用卦象顯示,而不直接描述結果?

其實不僅是演卦獲天機,包括后來中國歷史上各種預言,諸如推背圖、馬前課、梅花詩、燒餅歌之類,無不隱晦難解,多有故弄玄虛之意,把所謂的預測和秘密,都用暗示的方法流傳下來,或圖畫,或詩詞,種類五花八門,事后方解其意,似乎故意不肯預先告訴人們結果。

這種形式,實際正是古代傳統觀念的一種體現,古人認為“幽深微妙,天之機也;造化變移,天之理也。論天理應人,可也:泄天機以惑人,天必罰之”。

意思是說,牛生不息的“天道”可以談論,讓人們懂得天人相應的道理,但“天機”則不可明言,因為天機微妙,容易使人迷惑妖妄,正如常言所說“天機不可泄露”,君子應當“藏器于身,待時而動”。

西周時期的周天十六卦,卻窮通天地之變化,燭萬物而無所隱。據“龍骨天書”上記載,周天卦數出世之時,夜有鬼哭,隨后黃河泛濫,淹死人畜無數,只因造化中的秘密,從此發泄盡了,所以才被迫毀去二分之一,僅留八卦存世。

這些失落的古卦,也成了孫教授研究中的瓶頸,記載古時卦象的龜甲數以萬計,是一個龐大無比的信息寶藏,但沒有周天卦數,就根本無法解讀,他一生傾心竭力的研究成果,只缺少最關鍵的一把鑰匙。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