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拜訪解讀謎文暗示的專家

我指著筆記本對Shirley 楊說:“如今事實俱在,也不用把陳教授找來與他當面對質,只要把這本工作記錄拿到他面前,諒他也不敢不說實話,還能有什么隱情?”

Shirley 楊說:“孫教授在事業上始終都不順利,他暗中研究卦鏡卦符,多半是無奈之舉,恐怕只是不想讓旁人插手他的研究成果。另外博物館展出的古物皆為仿制品,此事你我當初雖然并不知道,可孫教授應該早就知情,他趁深夜無人,潛入博物館看看贗品,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銅人銅鬼兩枚真正的古符,都已被文物部門收入倉庫了,我想即便是孫教授這種身份的學者,在沒有正式授權的情況下,也很難接觸到那些國寶,想用四符一鏡探尋地仙村的構想終究不能實現,他遲早會將手中的銅鏡銅符完壁歸趙。”

我苦笑著搖頭道:“你專把人往好處想,我看卻未必。從孫教授這本工作記錄里可以看出來,他暗中調查地仙村古墓的時間已不短了,對此傾注的精力和心血都不是常人所及,甚至說著了魔也不為過,所以他絕不會半途而廢。”

Shirley 楊奇道:“依你看來,孫教授還會到湖南博物館的珍寶庫里竊取國寶不成?我雖然不知道中國珍寶庫的嚴密程度,但料來也不會比銀行的金庫防衛薄弱。孫教授快六十歲的人了,又沒什么勢力和背景,怎敢去犯此彌天大罪?”

我對Shirley 楊說:“他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去偷竊館藏文物,卻也沒有飛檐走壁的手段。但他手中畢竟已有了魚龍兩枚青銅古符,還有一面歸墟卦鏡,我看他在筆記本中所繪的鏡背圖案紋路,皆是先天古卦圖形,中間有日月紋分為兩儀,合著周天三百六十五刻的河圖之數,其中千變萬化,有神鬼難測之機。”

我曾從南海龍戶古猜口中,知道了先天古卦之數,現在流傳下來的易經八卦,也有陰陽兩極,始于震,終于艮,然而古卦并非單以“乾坎艮震”為符,與歸墟卦鏡合為一套的魚、龍、人、鬼,都是周天十六卦的卦符,將卦符分別裝在周天卦盤上,可以生出無窮之機,機數合而生象。

魚、龍、人、鬼可能是古卦中表示空間、生命的符號,是古時候占卜、山川地脈的神秘暗示,全部的卦符應該有一十六枚,至少有四個機數,才可生成一個特定的卦象,神機越多,呈現出的卦象也就越準確。

只有魚、龍兩枚卦符,其實也能夠推演出一個簡單的卦象,只不過卦象中的暗示更加隱晦。對先天卦數有所了解的人,大多明白此理。孫教授研究龍骨天書多年,自然曉得其中奧秘,他湊齊了兩符一鏡,只要找出使用古符在卦鏡上推演卦象的辦法,就隨時可能動身入川尋找那座古墓博物館。

但以我這些年來接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以及結識張贏川、古猜等了解一些周天古卦奧秘的人,深知此事絕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十六數老卦窮通宇宙之變、洞悉造化之謎,正如清代摸金大師張三爺所言“誰解其中秘,洪荒或有仙”,根本就不是凡夫俗子可以參悟的玄機,即便把所謂的“天機”擺在眼前,看上一輩子也未必能夠領悟其中的深意。據我所知,周天老卦中分別包含“卦圖、卦數、卦符、卦辭”四項,如今繪有卦圖的古鏡,以及卦符都有了下落;我在南海發現的歸墟遺民古猜,又知道古代流傳下的卦數古訣,唯獨只差最重要的卦詞,沒有卦辭就談不上解讀卦象。

歷史上發現周天卦圖、卦數、卦符、卦辭最完整的,當數清朝末年,有摸金校尉從西周古墓中挖出來一次,也許是怕泄露天機招災惹禍,不久后便將這些古物毀了。

按孫教授筆記中的信息,明代盜墓賊觀山太保,也曾穴開一處古冢,并將其中陪葬的周天古卦藏在地仙村里,所以才會有明末流寇入川后盜發古墓,意圖尋找丹鼎龍骨、金書玉祿的傳說。

我根據孫教授筆記中的記錄,推測他完全不了解周天老卦,但他自恃多少知道些古代盜墓賊的土方子,可能只會根據后天八卦的機數卦辭,以及常年研究龍骨秘文的經驗,用他手里的銅鏡銅符去找地仙村,只怕越找離目標越遠,弄不好還得把身家性命搭進去。

Shirley 楊聽罷我的分析,也不禁憂心起來:“倘若真是如此,咱們應該盡快找到孫教授,勸他趁早回頭才是。”

我說:“孫教授脾氣很倔,做事極其執著,他研究龍骨天書多年,看樣子不顯山不露水,其實野心實在是不小,不肯默默無聞地當一輩子專家。想想也是這么個理兒,現在滿世界的專家多如牛毛,掛個虛名又有什么稀罕了?他這次大概是鐵了心揚名立萬,要通過破解周天老卦的千古之謎,做一番轟動效應出來,搏個遠鄉異域盡皆知聞的高名,傳之不朽。別說是你和我了,我看就算是陳教授出面也勸不住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