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龍藏浦

那是1984年的冬天,因為大風雪的緣故,我到南京站之后排了半宿隊,死活沒買到當天的火車票,最早一班車也要三天以后。當時跟我一起被擱置的旅客還有七八個人。其中一個是位常年在朝天宮練攤的倒爺,這人姓趙,小時候爹娘沒照料好,給田里的花蛤蟆啃過,爛了一頭的濃瘡。現在濃沒了,瘡還在,所以得了個生動形象的諢名:趙蛤蟆。

我跟他同坐一節車廂,隨口聊了兩句才發現彼此算半個同行,一路下來天南海北地胡侃,漸漸熟絡了不少。趙蛤蟆這人,典型的南京大蘿卜,簡單好懂。他一看我沒買著票,就邀請我留在南京轉轉,小住幾天。我本來就沒有太具體的目標,既然買不著票,那在金陵城里閑晃幾日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隨即挎著我的背包跟他去了朝天宮古玩市場。

當年的朝天宮不像今天是專門倒騰古玩的地方,那年頭白下區還屬于城鄉結合部,朝天宮那片跟廟會趕集差不了多少,除了古董攤,更多的是一些賣衣服鞋帽,雞鴨果蔬的小商販,魚龍混雜。趙蛤蟆的鋪子在市場外邊的街道上,租的是一處民房的小單間。

他的小鋪十平方米見方,里面多是些西洋玩意兒,什么琉璃燈、水煙斗、波斯地毯、大理石雕像。我說:“你這到底干的是古玩,還是裝修?”趙蛤蟆哈哈大笑,一張餅臉快趕上洋瓷盆了。

“這你就不懂了,現在的人都好這些洋玩意兒,隨便淘換兩件往家里一放,看著就擺。”趙蛤蟆丟下行李,指著外邊的大市場說:“別看朝天宮今天熱鬧,兄弟我發現一處更絕的地方。晚上帶你去見識見識,保管叫好。”

他說的那個地方就是夫子廟,侵華戰爭的時候被戰火燒成了半壁殘骸。1983年夏,國家決定對夫子廟進行復建工作,大半年的工夫已經初見成效,不少店面已經陸續撐出了模樣。趙蛤蟆摸著瘌痢頭說這地方日后商機無限,他走后門,托親戚給預留了一間小鋪子,準備先占個天時地利,等夫子廟火起來之后,那人和也自然跟著就來了,不愁沒有買賣送上門。

至于為什么選在晚上去逛,自然是為了十里秦淮的動人夜色。說到秦淮河,那在風水學上也是一樁著名的啼笑案。秦淮河本是長江的一條支流,古時的淮水,本名“龍藏浦”。可你想啊,古時候跟龍沾邊兒的,只得皇上一人。相傳秦始皇東巡時,望金陵上空紫氣升騰,心里很不開心,他覺得天下是他的,王霸之氣也是他的。又聽說這兒有條河叫“龍藏浦”,當時胡子就翹起來了:你金陵一不是皇都重地,二不是龍脈所在,憑什么叫“龍藏浦”!這不是擺明了要造反嗎?也就遇上了這種“焚書坑儒”不講理的主,敢與山河大川叫板,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一隊搞土木工程的,在金陵城附近大肆破壞,胡亂搭建違章建筑,愣是把金陵城外的方山給砸成了水壩,斷了淮水活源。又以黃金灌地,企圖封死金陵的王氣。后人誤認為此水是秦時所開,所以稱為“秦淮河”。

不過歷史證明“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秦始皇幼稚的舉動只是自欺欺人,秦朝到二世就被農民起義推翻了。金陵城卻成了后來的六朝古都,擋都擋不住的風水寶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