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古平崗老宅

不知不覺趙蛤蟆開著車將我載到了一條僻靜幽深的路邊上,還說我們要去的那個地方十分危險,怕我不敢跟他一同躲進去。我笑了笑,人活著最怕一個死字,摸金校尉干的就是與死人打交道的工作,既然有膽子走上這條不歸路,那生死早已經置之度外。你帶我去的地方再恐怖,總也不至于睡滿千年老粽子吧?

“你第一次到南京,還不知道古平崗的厲害。”趙蛤蟆點了一支煙,“我們腳底下這塊地,老南京都叫它骨平崗,骨頭的骨。說這里古時候是一塊丘崗,后來打仗,用死人骨頭給填平的。開始我一直以為是老頭老太太宣揚封建迷信瞎編的故事,直到有一天我親眼看見。一九八零年年初政府搞城市擴建要在附近修一條馬路出來,當時這附近很多居民都反對施工,拖家帶口地在工地上鬧事。我有一個遠房老姨奶奶就住崗子頭上,七十多歲的人了也跟著瞎起哄,我媽知道以后就讓我來接她,把老太太弄我們家去住,免得她在外面有個閃失。”他指著路邊的小牌子說,“我在施工現場轉了好幾圈,總算把老太太從人群里頭找了出來。有幾個斗志高昂的住戶,舉著高音喇叭跟施工人員瞎嚷嚷,說古平崗底下埋著老祖宗,不能隨便打擾他們休息。工程隊哪肯聽這些老頭老太的,總指揮一聲令下,鉆頭機咣咣直響,沒幾下就打出一個洞來。”趙蛤蟆說著把車開上了山坡,“要不是當時親眼所見,打死我我也不信。那個洞鉆到一半的時候,機器再也打不進去半分,我遠遠地瞧見鉆頭已經開始冒白煙了,可就是打不下去。圍觀的群眾一下子沒了聲,跟鬼迷了心竅一樣,一個跟著一個跪下去磕頭。我拖著老姨奶奶想走,結果老人家死死地抓著路邊的電線桿子,回頭瞪我的那眼神別提有多瘆人了。總指揮剛彎下身去察探情況,洞口忽然傳出一陣爆炸聲,我當時嚇得蒙過去了,只看見一股濃煙像一條張牙舞爪的黑龍頂著天地從洞口直往外沖。乖乖,那陣勢跟到了陰曹地府似的到處都是鬼哭狼嚎的慘叫聲。我被嚇得夠戧,丟下老太太就跑了。后來聽小道消息說,古平崗那塊以前是填尸用的萬人坑,地底下白骨森羅,都是些不能見天日的東西。有人說工程總指揮的尸體被找出來的時候,像給千斤頂壓過一樣碎得不成人形,有幾個處理現場的小戰士當場就吐了……”

車越開越慢,最后停在一處單門獨院的三層洋樓門口,趙蛤蟆額頭上已經滲出了細汗。“最最邪門的要數我那老姨奶奶。那天晚上我回家之后被我媽臭罵了一頓,說什么也要我連夜把人接回來,不能留在那種不干凈的地方遭罪。我說老太太健康著呢,敢跟解放軍戰士對著干,您別瞎操心。結果被我媽給打出來了。我一看這形勢,就硬著頭皮又折回了古平崗。老太太以前給一對國際友人當過老媽子,這棟小洋樓就是那倆外國人留下的。政府幾次想從老太太手里買過來,都被她用掃把轟走了。我后來在樓下敲了半天沒人答理,生怕老太太是白天刺激受多了,昏過去了。立刻從陽臺翻了進去,屋子里頭黑黢黢的,連根蠟燭都找不到,我就納了悶兒了,你說她這么多年一個人怎么過的。沒曾想才到她房間門口,就聽見里面有嗚嗚的響聲,跟小奶娃娃的哭叫似的。我貼著門猶豫了半天,又使勁兒叫了老姨奶奶幾聲,始終沒人答理。倒是哭聲越來越小,最后整間屋子就剩下我一人的喘息聲。我只好壯起膽子去推門,還沒碰著門把手,那紅木門就自己開了,不知道什么東西黑糊糊的一大團,從我腳下‘噌’地躥了出去,嚇得我屁滾尿流一口氣沖進房里把門給反鎖了。等我冷靜下來的時候,發現老太太根本沒在她那屋里歇著,上上下下的房間找了個遍,別說人了,鬼都沒看見半只。當天晚上我們就報了案,可到今時今日連頭發都沒找到半根。”

我看著這片光禿禿的小山崗,知道趙蛤蟆說的地方就是眼前這棟廢棄多年的小洋樓,我安慰他說:“既然我們被活人追得走投無路,那借死人的地方躲一躲,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再說了,萬一你家老姨奶奶只是一時興起,搭火車去北京看毛主席他老人家也是說不準的事兒。”

他知道我在安慰他,硬擠出一個笑臉來:“自打那天以后,我都是繞著古平崗走的,沒想到還有繞回來的一天。老胡,你先進去等著,我把車開出去,丟遠點兒,免得暴露。”

我說:“你現在再開出去,更容易暴露,不如找個地方就近處理,如果附近找不到地方,把車留著也行。對方裝備精良,我們留部車方便逃跑,也不失為一個計策。”

我們在附近溜達了一圈兒,決定把那輛汽車沉進古平崗后邊的人工湖里。好在這附近人煙罕至,沒費太大周折就把事情辦妥了。最后我們倆一人拎著一袋玉米棒子準備躲進傳說中建在萬人骨平崗的老宅里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