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鬼吹燈之圣泉尋蹤 >

第十四章 風云再起

電光火石間,我想起了在上海機場遇到的那群黑衣人,他們舉止神秘,隨身攜帶了洛陽鏟的制作圖紙。聽大金牙說,他們當時急著要趕飛機,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耽誤時間。我急忙問雪莉楊:“博物館一般怎么處理剛到的藏品?”

她不知道我此刻為什么要提出一個毫不相干的問題,但還是耐著性子給我解釋起來:“一般先統一存放在臨時倉庫,就是目前我們看到的這間,然后由專人負責整理分類計入檔案,再送到對應的研究所進行分析標注,所有的研究工作結束之后,博物館決定是當做展品展出還是收入庫房里妥善保管。”

我點點頭,又問她:“如果展品被放入庫房,是不是外人就很難再接觸到?”

“這是當然,庫房的位置在地下一百多米處,設置了完善的保安系統。而且庫房里的報警器與國家安全局直通。可以說,我們博物館是全球最堅固的堡壘。”

雪莉楊正說著,忽然停了下來,盯著我說:“老胡,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把在飛機場遇到的事情跟他們兩人說了一遍。雪莉楊蹙眉道:“這條線索很重要,我覺得有必要和警方溝通一下。老胡,你有什么打算?”

我和胖子天還沒亮的時候偷偷從店里跑出來,估計現在薛大叔已經在滿世界找我們倆了,如果不回去打聲招呼實在有點兒說不過去。于是我們決定先回店取了行李再回來找她。出了博物館大門,胖子還在惦記穿墻秘術,說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去昆吳山找找吃鐵的兔子,回頭試試靈不靈。我看見對街停著一輛黑色的大房車,路邊有幾個亞洲面孔在向我們這里張望,就拉住了正準備過街的胖子:“哎,那些人,怎么看著有點兒眼熟?”

我們假裝沿著街道漫不經心地散步,那幾個人立刻穿過馬路,向我們靠近。而那輛黑色的大房車也在街對面緩緩地前進,一路跟在我們身后。

我們來美國就那么幾天的工夫,接觸過的人屈指可數。這些人行事風格不像警察,“一源齋”里也沒見過這幾個弟兄。剩下的就只有那位華人商會的總龍頭,那個自封為天王老子的王浦元。難道這個老王八又想出什么餿主意想找我們兄弟晦氣?

那些人越貼越近,我和胖子在人群里快步前進,幾乎要跑了起來。

“他媽的,這幫王八孫子,咬得太緊了。”胖子很久沒有這樣運動,熱出了滿頭大汗。我見實在甩不掉,就對胖子說:“找個地方,把問題解決掉,省得麻煩。”

我們兩人打定了主意,在瞬間發力,邁開了腳丫子一路狂奔。那幾個人立刻追了上來。四周的行人被我們嚇得左躲右閃,我只覺得腳下生風,很久沒有這么痛快地活動身子骨了。

“胖子!這邊。”我看中了一家小飯館的后巷,拉著胖子跑進了一片黑暗之中。那幾個盯梢的隨即沖了進來。這條巷子十分窄小,最多能容兩人并行。對方雖然有七八號人,也不得不分開行動。我和胖子最愛干這種硬架,拎起地上的空啤酒瓶子看見人就砸,兩個染著金毛的小子當場被我們掀翻過去了,那幾個盯梢的沒想到我們下手會這么狠,殿在后面的幾個撒腿就跑。剩下的還想負隅頑抗,被我們一頓老打。

“說,你小子誰派來的?”胖子提溜起其中一個人的脖子,狠狠地問道,“不給你們點兒厲害看看,你還不知道馬王爺為什么有三只眼。敢跟你家胖爺爺動手,我呸!”

那黃毛小子被胖子嚇得不敢哭爹喊娘,抹著眼淚用結結巴巴的中文說:“唐人街薛二爺讓我們來的,他說有事找胡爺……”

胖子一聽,懊惱道:“壞了老胡,自家人打起來了。”我本來也在奇怪王浦元的手下不該這么菜,誰會想到這幾個金毛只是唐人街上的小混混,薛大叔找的傳話的人。這時一輛黑色的房車緩緩地停了下來,穩穩地堵在巷口上。我和胖子對看了一眼,都覺得情況不妙。只見車門一開,四個大漢唰唰跳下車來,正是那日跟在王浦元身后的四個保鏢。他們懷里鼓著一塊東西,我知道那是手槍,立刻提起黃毛小子丟進了垃圾堆里。胖子和我迎著那四個人高馬大的彪形大漢走了上去。對方見我們過來,沒多廢話,單手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另一只手都伸進了懷中。我苦笑了一下,對胖子說:“來美國這么久,還沒作過這么高級的車,今天兄弟請你,上吧!”

胖子哈哈一笑,拍了我一把。兩人二話不說,鉆進了那輛漆黑的車里。

房車一路急速地前行,四個大漢端坐前后,把我和胖子圍在了中間。四個人像石頭雕琢的門神一樣,眼睛眨都不眨,一刻不停地緊盯我們的舉動。我本來還想說幾句活躍氣氛的話,被他們面無表情地看了一路,反倒什么都說不出來了。我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道這是帶我們去哪里,萬一老王八一發狠就這么要把我們沉進太平洋,那可連個收尸的人都沒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