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歐文教授的研究報告

我們幾個人正在辦公室里分析一個巨大的謎題,王家少爺忽然壓著繳械投降的黑頭盔走了進來,他耀武揚威道:“這個洋鬼子真是狡猾,他讓手下的人馬后撤,然后自己想乘機從后門翻進來,還好被我逮住了。”王浦元抄起茶壺砸了上去:“你這個飯桶,他現在照樣進來了,你抓沒抓住他不都是一個樣!”

王大少怎么也沒想到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被他爺爺一吼,之前的威風都沒了,一個人蹲在角落里抽起了悶煙。

我雖然對黑頭盔一直沒有太大的好感,但總覺得他不會蠢得自投羅網。他這種行為倒像是故意被擒想見我們一面而已。

我對他說:“昨天晚上發生火災的時候,我們正在王老板的農場做客,有不下二十個人可以作證。我們是今天早上剛回到城里,我想知道,警方有什么權力隨意抓人。”

黑頭盔對我擺手說:“對不起胡先生,是我的屬下失職,在沒有調查清楚的情況下擅自開槍。我們原本只是準備向你們取證,并沒有傷害你們的意思。”

我心說你這個謊編得可真夠溜的,合著你們一幫大老爺們兒都是吃撐了閑的,一大票人帶著真槍實彈在“一源齋”門口扎半宿堆就為了找我們哥兒倆聊聊天兒拉個家常?

秦四眼正了正嗓子對他說:“當初你們來店里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態度,又是搜店又是拿人,逍遙自在得很。”

黑頭盔自知理虧只好老實交代:“之前是我們太過武斷了,博物館昨天晚上發生火災時的錄像帶已經調出來了,你們并沒有出現在那個時間段,我想一切只是誤會。”

子急了:“誤會?老子被你們追得跟王八似的滿美國跑,弄了半天你就給一句誤會。想得太美了哎,你孫子今天不把事情解釋清楚,你胖爺爺叫你挺著進來仰著出去!”

蔣平見了美國警察一直在哆嗦,生怕被我們供出去。我不是沒想過當場把他交給黑頭盔,只是這里是老王八的地盤,蔣平又是被他策反過去的,到時候要是老王八想保他,我們這一干人等自然成了滅口的對象,特別是一開始就站在對立面上的黑頭盔,我估計輪不到胖子出手,他就會被老頭子在暗地里處理掉。

黑頭盔倒是沒在意現場有個埃及木乃伊。他拉開上衣的拉鏈,從里面掏出來一包用塑料包裹好的文字材料說:“這些都是從火災現場找出來的東西,我們有理由相信,歐文教授是在整理關于失竊物品的資料時被殺害的,驗尸報告顯示,在火災發生前他已經遇害,死法和前天在倉庫發現的保安是一樣的,被人用利器割斷了喉嚨。發生火災時,大概是凌晨兩點,根據那天的出入記錄顯示,除了歐文教授,雪莉小姐當晚也留在研究所里。但是我們在案發現場發現了搏斗過的痕跡,卻并沒有找出她的尸體,基本可以排除遇害的可能性。只是現在還沒有任何關于雪莉小姐行蹤的消息,我們只能暫時認為,她在非自愿的情況下被兇手劫持了。”

黑頭盔并不知道雪莉楊的過去,所以他認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在當時的情況下,一定是遭到了歹徒的挾持被當做人質帶走了。可我和胖子都明白,雪莉楊的身手那絕對不是一兩句話可以形容的,無論是身體素質還是應對突發情況時候的機智,那都遠遠超出一般人。想要活捉她并且順利地從博物館帶出去,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按照我對雪莉楊的了解,案發時她必定在極力保護歐文教授,然后一路追擊兇手,此刻根本來不及聯系任何人,否則她至少會想方設法地向我報個平安才對。

秦四眼聽了黑頭盔的描述,不無擔憂地說:“這么長時間沒有她的消息,雪莉小姐會不會……”

我立刻說:“她不會有事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追上兇手,而不是坐在這里胡亂猜測。羅伯特先生,這份資料你能不能讓我們打開來看一看?”

黑頭盔本來有些猶豫,結果小王八掐了煙頭一把搶過塑料包,三下五除二給它拆了個干凈。黑頭盔想跟他搶,被禿瓢一拳正中腹部,躺在地上疼得直打滾。我實在看不過眼,扶起黑頭盔說:“王老板,他好歹是吃皇糧的人,你們這么個搞法實在欺人太甚。”

小王八一邊把資料給他爺爺遞上去一邊說:“胡八一,你這人可真奇怪,墻頭草兩邊倒,剛才在樓底下要不是我們出手,你和你那兩個兄弟早就被這位吃皇糧的給打成馬蜂窩了。現在才裝好人,是不是晚了點兒,你到底站在哪邊?”

我說:“我只站在人民隊伍中間,做事憑良心,做人講道義。”黑頭盔沒太明白這幾句中文的意思,只知道我是在幫他,忍著劇痛說:“胡,我一直誤會你了。我沒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