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食人部落

初入亞馬孫流域土著部落,我們幾個人被當地的武裝土著圍了個水泄不通,禿瓢說土著的毒箭十分厲害,可謂是見血封喉,連叢林里最兇悍的美洲豹都抵擋不住這種土著用當地植物萃取的毒素。

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們一看根本不可能從這些土著底下逃脫,立刻舉起雙手表示我們并沒有攻擊性,而是懷著友好的態度前來借宿。小王八和秦四眼輪流用西班牙語跟他們溝通,結果那些土著一個個面無表情,胖子想上前解釋,被一根毒箭刺中了衣服邊,再也

不敢亂動。我催促禿瓢說:“劉大哥,你不是會說他們的方言么?快點兒跟他們交流一下,總這么舉著也不是個事。”

誰知道禿瓢一時緊張,連僅有的幾句克丘亞語也忘個干凈,我們被土著綁個結實,拿羊毛繩栓成一排,被押進了鋪蓋這無色駝毛毯的酋長帳篷里。

胖子想起一些道聽途說的小故事,朝我靠了靠低聲問:“老胡,你說他們是不是吃人啊?”

我被他這么一問,心都揪起來了。聽說有些原始部落因為生產力底下,市場會拿族中的老弱病殘和夭折的幼兒用作儲備糧食,我們這一群膘肥體壯的年輕人落入他們手中,萬一真成了傳說中的人肉宴,那豈不是虧大發了,還不如當初拼死一搏面積是死在毒箭懸之下也好過當別人的盤中餐,碗中肉。

小王八聽見我們的對話,嚇得哆嗦了一下,胖子見他害怕,繼續蠱惑他說:“這位大少爺平時吃的是山珍海味,相比細皮嫩肉十分可口。一會兒讓那邊的紅皮土著先拿你開刀,我們也跟著聞點兒肉香。”

小王八被他這兒一說,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全無平日里的威風。秦四眼看不過去,拿肩膀頂了胖子一下:“不看看這里誰的肉最多,我聽說有些部落喜歡用上等肥肉祭祀神明,待會兒把老王你丟湖里洗白,直接抹上棕油綁在火刑架上生烤了才是真的。”

胖子立刻反駁說自己只是虛胖,不如老胡身子骨健壯,全是受精肉,比較有嚼頭。我說你怎么老在關鍵時刻叛變,不帶你這樣出賣戰友的,回頭他們要烤你我可管不了。

禿瓢被我們愈來愈離譜的推測弄得哭笑不得,只好開口說:“這里的部落有自己的耕地,更多時候靠狩獵為生,定期派人用打來的獵物去換鎮上換取生活必需品。和現代社會還是有一些接觸的,不吃人,更不拿活人祭祀。我也他們的老酋長有過一面之緣,待會兒我向他解釋一下,回頭再送他們一些醫療用品和駝羊毛就是了,你們幾個千萬別添亂”

我心想你他媽說得挺容易,怎么在門口的時候不跟人家商量商量,現在大家都被捆了,你還有閑工夫琢磨討價還價的事,真是人不可貌相,這群人一個比一個不靠譜,看來之后的行動我必須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帶領這群雜牌軍活著沖出亞馬孫。

酋長帳篷里十分寬敞,和我在內蒙古插隊時見到的大蒙古包相當。里面的布置十分簡陋,掛滿了各種野獸的頭骨和五彩斑斕的駝毛繩結,這種繩結有點兒像我們北方過年的時候掛的中國結。我聽shirley楊介紹過,印加人沒有自己的文字,他們的信息都是通過一種叫“奇譜”的棉線來打結記錄,這種“奇譜”用駱駝或羊駝毛制成,在主線上,用不同結系上不同顏色的繩子,然后再主繩上穿上密密麻麻的副線、每種顏色有著不同的涵義,比如紅色代表軍隊,黃色代表黃金,白色代表白銀,綠色代表糧食。而繩結的數量也代表著不同的數字,如一個單節是10,兩個是20,一個雙節100。在美國國家博物館里,收藏者從古印加國找到的巨大棋譜,上面有幾千個繩結,根據專家的解讀,發現這是一張記錄了古印加國當年糧食產量的農業報表,據說

當年西班牙侵略者攻占庫斯科時,當地居民最先搶救的不是遍地可見的黃金,而是掛在自己腰間的棋譜,這些用羊毛編織起來的繩結才是印加人心目中最重要的私人財富。

部落酋長是一個干癟如柴的老頭,他頭上戴著巨大的紅羽頭飾,脖子上掛著老祖一條石頭項鏈,腰間系著五彩斑斕的棋譜,盤坐在帳篷中間,正拿一雙深陷在眼窩里的褐色眼睛不動聲色的盯著我們

幾個人看,為首的土著勇者把我們一個個推進了帳篷,然后圍著老頭站成了一圈,把我們幾個圍在了正中間。我們腳下踩的是用豹皮和駝羊毛制成的地毯,顯示著眼前這位干癟酋長在部落中無可比擬的崇高地位。

禿瓢指著酋長腰間的棋譜說:“這位酋長叫做棋譜卡瑪雅,在克丘亞語里,就是繩結保管人的意思。在古印加,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去碰太陽族也就是皇室專用的棋譜,一個稱職的棋譜卡瑪雅,能夠像盲人一樣,只靠手指的觸摸分辨出棋譜上的內容。在普通民眾心目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民間傳說皇室棋譜是由太陽神印提親自編織的,上面記錄了印加帝國每年將發生的大事記,所以皇室御用的棋譜卡瑪雅又被稱作神的仆人。我們眼前的這位老人就是皇家棋譜卡瑪雅的后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