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奇襲

我為了找尋在尸繭堆中消失的胖子和林芳,獨自踏入了一片屬于往者的領域。這趟出來之前,根本沒有料想到還有再進古墓的一天,別說黑驢蹄子和糯米,我連摸金校尉看家用的蠟燭都沒帶半根。也不知道這鬼地方是不是真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在作祟。老人們常說,遇上臟東西,你就狠狠地對著它罵些糙話。有道是人怕鬼三分,鬼敬人七尺。可我們現在身在外國,蠻夷之地。我估計這里的野鬼別說中文了,連英文里那些罵娘的單詞都聽不懂,不禁有點兒擔心真要是碰上了該如何交流。

我舉著手電,在裹尸間的縫隙里來回打量,絲毫不敢松懈,生怕遺漏了胖子他們的身影,可我腳下越走越黑,身邊的尸體也越來越密還是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我回頭看了看來時的路,已經被灰黑的裹尸毯掩埋起來,如同一個巨大的尸壁將我與外界隔絕開來。好在我心理素質過得去,要不然還沒找到別人,自己就先給嚇死在里面了。我試著拉動了一下手邊的尸繭,駝毯包裹得十分完好,風干后的尸體并沒有我想象中那么輕,大概是因為碳化的原因,骨質中的碳元素沉淀,使得失去了水分的尸體比活著的時候還要重上幾分。胖子他們當時就在這些尸繭邊上尋找通風口,想要在短時間內搬開這些沉重的尸體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基本上可以排除他們是自愿消失的可能。但是,如果他們的消失屬于非本人意志的范圍,那么又是什么能夠使兩個大活人憑空消失在一堆用尸體堆砌的漩渦中?我一邊思考著突然消失的可能性,一邊繼續深入裹尸群中心,不知不覺,連頭頂上都是被尸體堆砌起來的墻壁,我整個人仿佛置身在一片死亡之海中。

越是接近旋渦中心,我越是感覺呼吸困難,很快地我不得不解開了上衣的紐扣,以便呼吸,尸堆中心的空氣質量明顯要比外面低很多,我的視餞漸漸變得模糊起來,我甩了甩頭,大片的汗水從發絲上滑落下來,我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已經渾身大汗,為了給自己鼓氣,我沒走幾步就會大喊幾聲胖子和林芳的名字,希望他們聽到之后能給我一點兒回應,可是整個裹尸堆里一片寂靜,我連在外圍留守的幾個人的動靜都聽不見,更別說早就不知道消失在何方的胖子等人。

忽然之間,我手中的電筒開始自顧自地閃爍起來,不一會兒耳邊響起了“嗚嗚嗚”的聲音,像是嬰孩的哭泣一般。我心說只知道這里是克瑞莫巫醫的群葬墓,怎么又跑出來小孩子的啼哭聲,總不至于這巫醫是拖家帶口的吧?

我循著哭聲一路向前尋找,不知不覺被它帶到了襄尸堆積最為密集的漩渦中心,我道了一聲奇怪,難道是老天開眼為我指了一條明路,知道我要找中心點,就學著小孩子的哭聲把我給引過來了?尸繭中央排列得實在太過密集,連一絲縫隙都沒有,所有的駝毯好像都裹成一體,根本無法順利通過。只好將電筒咬在嘴中,空出兩手來搬挪尸體。我伸手拉住了一具裹尸,拽起駝毯上的繩結使勁往外拉,在拉扯的過程中,我十分小心,生怕抽錯了位置把自己活埋在干尸堆里。因為尸體被擠壓得非常緊湊,以時間我竟無法移動這具裹尸,索性抬腳踩住了凸在旁邊的尸體,想要借個力。沒想到我剛一下腳,那具原本包裹得整整齊齊的尸體忽然動了一下,發出了“嗚嗚嗚”的抽泣聲。

我以為自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又連踹了幾腳,尸繭連續抖動了幾下,抽泣聲越發嘹亮。我心說這可是天下奇聞,埋了幾百年的干尸居然會動。于是抽出匕首在駝毯上比畫了兩下,選定了一處比較好下手的地方扎了過去。

這—下剛扎進去不到兩寸就被什么東西給擋住了,那具裹尸緊跟著劇烈地顫動起來,我心說不好,這可能是老僵要出棺了,上了年頭的僵尸連千年的棺材板都能捅出洞來,何況克瑞莫人用以裹尸的不過是一層薄薄的駝毯。我急忙抽出匕首,不想扎人駝毯的匕首居然紋絲不動,似乎被什么柔柔韌的東西纏住了。我使足了吃奶的勁兒才將它抽了出來,整個人因為慣性的原因摔倒在地,一頭撞在了身后的尸繭上,堆積如山的尸繭立刻晃動起來,眼看就要傾瀉下來。我急忙貼著地面屏息凝神不敢胡亂動彈,生怕尸體倒下來將我壓死在里面。等了一會兒工夫,搖晃逐漸停止了。我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再去撿掉在地上的匕首,上面居然纏繞著一件叫我再熟悉不過的東西,我爬在地上將匕首迅速地撿了起來,再三確定自己沒有看走眼。

“胖子!胖子!”我扯下纏在匕首上的掛件,心急如焚地撲向了剛才被我捅中的裹尸。繞在我匕首上的不是別的東西,正是胖子用來栓他那枚摸金符的金線。我一想到可能捅死了自己的親兄弟,恨不得當場一槍崩了自己。好在那具尸繭在聽到我的喊叫之后,又扭動了幾下,以示自己無恙。我趕忙割開了駝毯上的繩結,把裹在里面的人拖了出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