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摸金符

我心想野人部落里邊能有什么大不了的寶貝,最值錢的也就是三眼黃金面具,而且都已經交公了。四眼奔至我面前,高舉手中的卷宗,忍不住邀起功來:“我閑來無事,就去他們巫醫生前住的帳篷里去翻看了一下,沒想到,真叫我碰著了。你快看看,這里面有中文。”

我和胖子都以為自己聽鐠了,急忙接過那本破舊不堪的羊皮卷宗翻閱起來,這是一本極厚的卷宗,分成好幾個部分,已經被人用曬干的羊腸穿起釘了起來。卷宗的封面上赫然畫著一枚形如彎月的摸金符。我來不及翻看,就已經知道全部的秘密就藏在這個卷宗里面,一把抱住四眼:“大律師,你太偉大了!這件東西對我們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四眼笑嘻嘻地將我牽到了篝火邊,胖子和他害怕打擾我翻閱,都靜靜地坐在一邊,我花了大半夜的時間來解讀這本用克瑞莫語、中文,還有英文夾雜的羊皮卷,漸漸地將克瑞莫巫醫的故事梳理

了出來。

胖子一個勁兒地問我發生了什么,我嘖嘖稱奇:“說出來你們不信,要不是有這本卷宗在手,我也不愿意相信世界上有如此巧合的事,這正是老天的緣分。”

四眼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掌柜的,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望著漸漸露出魚肚白的天空,壓低了嗓子說:“葬洞中的巫醫與克瑞莫人并非同支,他們都是當地土著和一批清末淘金者的后代。”

我剛說了一句,胖子已經樂得合不攏嘴:“老胡,我還不了解你嗎,又開始編胡話騙人了。就他們一個個長角穿洞的鬼樣子,怎么可能是咱們中華龍脈的子孫。”

我搖頭,拍了一下手中的卷宗,翻開其中一頁:“這其中的變故都要從一座亞馬孫叢林中的古墓談起。”

清末年間,新思想的涌入給予了國人更加廣闊的視野,有四個江湖跑把式的手藝人,在一個機緣巧合之下結識了一個在南洋做買賣的生意人,搭伙坐上了輪渡,計劃來美洲掘金。正所謂藝高人膽大,這伙人都覺得與其在國內窮一輩子,不如出海賭一把。當時那個南洋人對美洲的情況也是一知半解,連南美和北美都沒分清,只知道聽外國人說美國遍地是金子,生活十分幸福美好。結果一行人稀里糊涂地到了南美洲叢林里,那四個手藝人再沒有見過世面,也知道自己受了誆騙,南洋生意人為求自保,只好對他們說自己學過相地勘興的風水術,已經在此地找到了一處外國皇帝的墓穴,只求大家同往發財。不過他沒敢吿訴其他人,自己的風水秘術是從說書先生嘴里聽來的,只知道天下盜墓掘墳者,摸金最大。所以他稱自己的真實身份是摸金校尉,能尋龍點穴,找天下豐葬之所在。

那四個手藝人只求能發財致富,也不管到底是挖金子還是挖古墓,就暫時放過了生意人,讓他漫山遍野地找那處傳說中的外國皇帝墓。也算是他祖上積德燒了高香,幾天之后居然真叫他找到了一處墓穴的所在。五個人自覺多福,卻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挖開的是一座魔鬼的墳墓。

故事說到這里,我就停了下來,四眼聽得出神,催促我繼續講下。我拍拍手,無奈道:“下面就沒了。中文就這么多了,還都是白話文。剩下的盡是些亂七八槽的鬼畫符。你要是能看懂,你看。”

胖子劈手奪過卷宗,前后翻閱起來,最后將它摔在地上:“這不是扯淡嗎,講了半截,后面就看不懂了。四眼你說,這是不是你閑來蛋疼,自己編出來的。”四眼大呼冤枉,我為他解圍說:“我們上山也就那么一會兒工夫,他腦袋又沒被門夾過。”我前思后想,將我對故事的

后半截推斷說了一下,這五個人可能是在墓中觸動了什么機關詛咒,有一個入當場死在了墓中,落得一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下場,其他人再也不敢走出叢林,害怕自己死后露出鬼角,被別人當成妖怪毀尸滅跡,最后只好留在異鄉與當地土著通婚,又靠著坑蒙拐騙的伎倆當上了部落中的巫醫,你們知道的,自古神仙啊羅漢啊,長得都跟尋常人不同。他們自封為天神的使者,死后回歸天國,實則是為了掩藏自己死后變異的秘密。我撿起羊皮卷翻幵一頁破舊不堪的畫卷:“你們看這個地圖上的墓室,是不是覺得很眼熟?”

胖子眼尖,一眼認出這是我們剛剛爬過的巫醫墓。“哎,這墓室底下怎么還有一層?”

我笑道:“不錯,這個巫醫墓只是一個頂蓋,真正的墓室就藏在石窟底下,這是有人故意做了一個金雞孵鳳的風水局,想要混淆視聽。”

胖子一聽古墓比誰都積極:“我就知道,墓里邊怎么可能沒有陪葬品,一洞的尸繭嚇唬誰呀!走,咱們快回去看看,說不定有一洞寶貝正等著咱們呢。”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