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天龍出水

雨林中的樹木分層狀況明顯,這里的樹木大多長得高大茂密,從林冠到林下樹木分為多個層次,彼此套迭,幾乎沒有直射光線到達地面,林下十分幽暗、陰森潮濕。熱帶雨林樹木各種大小皆俱、高矮搭配,構成3-4個樹層。第一樹層高度一般都在30米以上,它們的樹冠高高舉出成為凌駕于下面林冠層之上的聳出巨樹;第二樹層由20-30米高的大樹構成,它們的樹冠郁閉,是構成樹冠(森林天蓬)的主要層;第三樹層高10-20米,由中小喬木構成,樹木密度大;在5-10米

高度一般還有一個小樹層。樹木層之下是1-5米高的幼樹灌木層,熱帶雨林中的灌木在形態上與小樹幾乎分不清楚,難怪有人稱它們為侏儒樹。在幼樹冠木層之下通常為疏密不等的草本層。

我們選擇搭建樹屋一來主要是躲避地面上的蟲蟻侵襲;二來這片由天蓬樹構建起來的空中堡壘平穩安全,十分適合我們用做休息的營地。四眼說,在印加首都庫斯特的郊外,有一片城市,被稱做人類的空中花園。不過現在能來,我們如自副其實的空中花園,下無根基上無梁柱,全靠大自然的神奇,造就出如此壯麗神奇的自然景觀。這些巨木枝葉勾連藤蔓相縫,在亞馬孫名從林里構造出了一片空中樓閣,我們借此寶地得以休整,心中說不出的神仙滋味。

面具酋長因為敷上了“瓦拉瓦突”的果實,面部的膿腫已經消去了大半,體溫也有了明顯的下降。禿瓢自告奮勇說要替他守夜,四眼和王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冒險生活,早就累得像兩條死狗,衣服都來不及脫,裹著毛毯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胖子在水里頭被那條老鼉折騰得夠嗆,我說你先去睡一覺,后半夜起來換我就是了。他嗯了一聲連飯都顧不上吃倒頭就睡。我帶了一支手電,給步槍換了彈夾,走出樹屋在枝葉繁茂的天蓬頂蓋上值起了夜班。

今夜月色皎潔、亮如銀盤,不禁讓人想起了家鄉的親人。早幾年有些崇洋媚外的龜孫子老說外國的月亮比咱們中國的圓,說因為外國有天堂,離天上的神仙比較近,所以月亮也圓。我難得有機會靜下心來好好觀察一下,今天守夜多的是閑時,我看了半天也沒覺出有什么不同。夜晚的雨林看似平靜,其中卻暗藏著無限殺機。狩獵者與獵物在夜色的帷幕下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追殺與逃捕,在黎明來到前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會淪為別人的腹中餐。在這樣一片月色中,我又莫名其妙地想起了Shirley楊,明知道同處一片綠沼之中,卻又看不見彼此的身影,前路對我來說不是艱難,而是恐懼。我自己也不知道,如果明日度過了魔鬼橋之后在神廟中依舊無法找到她,那該如何是好,若是連這最后一條線索也斷了,我該怎么辦,真就夾起尾巴灰溜溜地逃回國去?

“喲,老胡,想媳婦呢?”我回頭一看,胖子那家伙裹著毛毯睡眼惺忪地從樹屋里走了出來,我說大半夜的你不睡覺,跑出來消遣我做什么。他抖了抖屁股:“臭美,老子哪有時間關心你那點兒破事。撒尿沒見過啊?”

我看了看表說:“那您得抓緊了尿,咱還剩三鐘頭就換班了。”胖子站在樹端,朝下邊海尿了一把:“不是吧,就三鐘頭了。那算了吧,我還是陪你蹲一會兒,說說話也好。免得想不開,一個人抹眼淚。”

“扯淡吧你,當年插隊的時候,是誰夜里餓醒了哭著喊親娘……”

“哎哎哎,你這人怎么這么愛揭別人的短啊,胖爺我那時候年少不懂事,當年還是祖國的小花朵,號兩聲是犯法還是礙著別人了?老胡你越來越不厚道了。”

我倆正聊著當年的趣事,樹冠中忽然出來了欽救的嘈雜聲。我舉起手電朝樹影中掃了過去,只見秦四眼套著半截襯衫從里頭爬了出來。

他一看我們都在,拉了拉衣領苦笑道:“王家少爺的睡相真是不敢恭維,我情愿在外面湊合一宿。”

胖子好奇道:“怎么,他打呼吵你?”

四眼坐到我們邊上,指了指領口上的線頭:“不老實,扒拉別人的衣服,我領扣都被他扯掉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胖子嘖嘖了一下:“我看他是故意的,想借此打擊報復。要不,咱們現在回去,我幫你扒了他的褲子,掛起來當門簾。”

我說:“你噪不噪,這么大的人了,跟剛畢業的大學生較個什么勁。”

“他可不只是大學生,還是資本家頭子,社會主義的頭號大敵。”

“少給別人扣大帽子,他最多就是資本家的孫子,大敵還輪不到他。我可發現了,你們這一路盡以欺負小孩子為樂。這都是些什么低級趣味,什么時候養出來的壞毛病,我怎么早就沒發現呢!我答應了人家爺爺要送個活的回去,你們可別把他整殘廢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