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金礦火洞

狗頭金是天然產出的、質地不純的、顆粒大而形態不規則的塊金。它通常由自然金、石英和其他礦物集合體組成。有人以其形似狗頭,稱之為狗頭金。狗頭金在世界上分布稀少,不易多得,但由于黃金價值昂貴,被人們視為寶中之寶,想不到在亞馬孫叢里的深處,居然暗藏一處被廢棄的狗頭金礦洞。我笑著說:“巨鼉果然有靈性,先不管它是不是有金子。大家套上衣服跟著我走,咱們要上岸了。”

王少累得夠嗆,一聽說有出路,急忙搶在我們前頭鉆進了礦洞的排水口。胖子惦記著價值連城的狗頭金,一路高唱“社會主義好”盯在王少的屁股后邊跑了進去,生怕有人奪了他的金子。

禿瓢和我、四眼墊在后邊,因為找到了出路,心中難免松懈,禿瓢半開玩笑地說:“來一趟雨林,挖出了史前墓穴不說,還順帶發現一個礦脈。再走下去,說不定連傳說中的黃金國也要跑出來了。”

我說你這話可別讓胖子聽見了,那小子是個大財迷,要真找到黃金國,估計他得把家都搬進去。四眼和禿瓢哄笑起來,我們沿粉礦洞的排水口一直往前走,禿瓢分析說:“一般的砂金礦床的開采分為采金船開采、水力開采、挖掘機開采以及地下開采。咱們現在身處地下,是逆著排水口進去的,可見這是一個豎井式的地下礦。在美國西部拓荒的年代里,有無數淘金者懷揣一夜暴富的夢想去西部挖金礦。你們看這個礦洞的承重架,典型的美式風格,如果我猜的沒錯,過了排水口,下面就應該有運金子的鐵軌出現。敢在地下打出一個豎井礦出來的,恐怕這里埋的還是一個大礦脈。”

走著走著,十來分鐘過去了。我們面前豁然出現一段破舊的鐵軌,運金車翻落在一邊,上面掛滿了蛛網,車上的木板也早就腐穿了,只剩下教裂的鐵柵欄掛在一邊。胖子和王少的腳步聲一直在我們前頭響起,禿瓢擔心他家少爺有閃失,跟我們打了個招呼,一路小跑沖到了前頭。四眼和我分別提著兩個大背包,一邊走一邊抱怨這幫不夠義氣的同路人。

“掌柜的,我們從金礦出去,是不是真能趕上司馬小賊的隊伍?”四眼認真地說,“我想知道,咱們有沒有交手的可能性。”

我知道四眼一直放不下桑老爺子的死,可他一介書生,想要手刃仇人恐怕也是有心無力,我想了想,還是說了實話:“兩撥人手上攥著一樣的地圖,想不碰上都難。不過真要是交上手,我希望你能冷靜。殺人可不是隨便說說的事,我怕你到時候刀子沒硬下去,自己倒先被別人給處理了。”

四眼點頭:“這些我懂,那小子雖然渾蛋,可手下工夫不差,交起手我吃虧不說,連命都可能搭上。我只求掌柜的一事,如果……”

話音未落,前方黝黑的礦洞中突然傳來大叫聲,而且是三個人異口同聲的大叫。我和四眼急忙抓起背包,順著鐵軌朝礦洞深處沖了過去,沒幾步路的工夫,一座巨大的天然礦洞就赫然出現在我們眼前,胖子、禿瓢和王少直挺挺地站在人口處,一個個仰著頭不知道在看什么,我走上前一著,也忍不住“啊”一聲。只見礦洞的四壁漆黑一片,連地上也有被大火燒灼過的痕跡,幾具燒焦的尸體很突兀地躺在洞口,遠遠地就能聞到焦味。

禿瓢扭過頭來,用一種毛骨慷然的語氣說:“這些人,剛死不久。”

我咽了一口吐沫,走上前去檢查,腳下的焦土一直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越是靠近那幾具焦尸,糊味越是嚴重,我腳下不知道被什么咯了一下,低頭一看,是一枚金色的彈殼。我蹲下身去翻看了一下尸體,對其他人說:“徹底燒焦了,碰一下就碎。沒留下什么線索。”

禿瓢撿起彈殼,看了看編號:“這是美軍的AK,軍工廠出來的子彈。這幾個剛白是貨真價實的美國兵。”

王少皺了一下眉頭:“沒聽說最近有什么南美洲的項目,平白無故哪來的美國大兵?”

我聽在耳里,記在心上,看來王家不但從商涉黑,連軍界也有不少關系。我說:“不管他們從哪兒來的,時間都不會長,地表還有熱度,彈殼也是新的。他們比我們早不了幾個鐘頭。大家小心一點兒,周圍的東西不要亂碰,咱們加快速度,先到地面上再說。”

胖子從來都不忌諱死人,他抽出鏟子,在焦黑的礦壁上敲了幾下:“來一趟不容易,總不能因為死了幾個美國兵,咱們就落跑。來,讓我王司令挖幾鏟子,先搞它幾顆狗頭金回去花花。”

四眼看著地上的焦尸,不無擔心地道:“想在短時間內將人體燒成這個樣子,沒有上千度的高溫很難做到。你們看看礦壁上下,沒有一寸地方不被大火燒灼過,連天頂都是。這場大火來得蹊蹺,咱們還是聽掌柜的,先撤出去再說。”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