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魔鬼橋

“老胡,快看,這里有血跡!”胖子第一個發現了線索,我急忙跑過去,蹲下身,仔細觀察地下的血跡。

林芳這時候也走了過來,只漂了一眼,就說:“血跡尚未千透,估計離我們不遠,咱們追!”我再三辨認之后說:“胖子、四眼,你們照顧一下禿瓢,從中間走,林芳小姐,就麻煩你追蹤血跡帶路了!我負責斷后,一旦遇到什么意外,大家立刻聚集在一起,千萬不可走散了!”林芳點了點頭,順著血跡開始前行,胖子背起禿瓢,緊隨其后,我見大家開始走后又再次蹲下身去,用食指沾了點兒地上的血漬,在鼻子上嗅了嗅,一聞之下,不由大驚!居然有股臭味直沖大腦,我連忙在衣服上擦了擦,趕忙追上前去。

“他媽的,想不到胖爺我還要伺候這么一個五大三粗的老爺們兒,我說老胡,禿瓢怎么這么沉,搞不好都要超過我的標準了。他媽的,要是咱負傷,估計這老小子早把咱沉亞馬孫河了!”胖子走在我前面不住地抱怨著,四眼一聲不吭地和他一起扛著禿飄,我則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我們正向著樹林深處走去,前面的林子越來越密,只要落后前面的人三五步的距離,前面人的身影就會被林子擋住。

“胡八一,你過來一下。”林芳忽然停了下來,我快步走上前去,一看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些散落的肉渣,但這似乎并不是屬于人類的。“看這些肉渣,雖然很碎,但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應該屬于某種大型動物的,人的肌肉纖維遠比這個纖細得多。”林芳拿起一塊肉渣對我說道。我看了她手上的肉渣,對她說:“你聞一下。”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林芳只是皺了一下眉頭,并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把肉渣丟掉。

我看了看四周,卻又發現了讓我郁悶的一幕。眼前,到處散落著肉渣和血跡,已經不像剛才那樣沿著一路流淌下來,我們唯一的線索在此處似乎中斷了。“現在,我們看來追尋不下去了。”林芳蹲下身去,仔細地在地上搜尋著。胖子則把禿瓢放在地上,自己坐在一旁休息了。

我看了看胖子,說:“胖子,你在這里照應一下,我和她到前面找找看,一會兒再折過來,大家接歌為號,不要走出聲音范圍,嗯,胖子,你帶個頭吧!”伴隨著胖子的《大海航行靠舵手》,我和林芳分頭朝前方走去。

我剛走出了有十步遠,耳邊除了胖子的歌聲,又聽見了幾聲“沙沙”聲。那似乎是重物從林中拖過的穿梭聲,這時候聽起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但此刻,我也顧不得心中的狐疑,只希望趕快沿著血跡可以找出一條路來。

那聲音卻離我越來越近,我不由得戒備起來,我停下身,屏住呼吸,但那聲音卻消失不見了。一時間,我耳邊只有胖子的歌聲,于是我只得低頭繼續找尋血跡,但我這邊的血跡似乎和剛才所見的那些有所區別,我這里的血跡似乎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本想放棄,沿路折回,可是這邊的血跡越來越多,越來越濃,尤其是我處在的這個位置,一棵樹上兩人多高的位置竟然也有一塊大大的血跡。這血跡干涸已久,而我的左手邊的血跡尤為奇怪,不是活物奔跑所流淌下來的,而是拖拽走的時候所留下。

我走上前去,用手撥開林子,看到了一頭被撕裂的美洲豹!那豹子的頭顱被一股巨力扯斷,僅剩上面的一層皮與軀干相連,而它的軀干則只剩下了一只后腿,其他的腿已經消失不見了,整塊地方鮮血四濺,我看到這一幕不禁為林芳的手下的命運擔憂起來。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心中忽然覺得有些奇怪,眼前的這一幕似乎很反常,卻又說不上來是什么地方不對。

我又回過頭去查看了半天,那些傷口有的是被一種很鈍的東西割開的,有的則是被撕裂的,可是除了滿地的鮮血肉渣,這里并無半個活物。究竟是什么,我總感覺有什么不對,卻又說不上來。于是我只得順著胖子的歌聲返回原地。

“老胡,你可算回來了,”胖子正揮著肥大的闊葉給禿瓢趕蒼蠅,“這哥們兒是不是要掛了,怎么蒼蠅已經開始圍著他轉悠了。”

我看了看禿瓢,心中不忍,揮手趕了趕這些蒼蠅,說:“前面的路估計很危險。美洲豹知道吧,前面有一具美洲豹的尸體,被人活那了。”

四眼原本坐在樹下休息,聽到前面發生了如此可怕的事情之后,也忍不住站起身,朝我們靠了靠。

“行,老胡,大不了咱找到楊指導員就不干了唄!也真奇怪,我們追蹤了那么久,還是沒有看見她!”胖子嘆了口氣,繼續替禿瓢驅趕蒼蠅。

“胡八一你過來一下,這邊有東西。”林芳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我迅速地奔跑過去,林芳指著地上的血跡說:“你看,是不是剛才的血跡。”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