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毀滅

“老胡,你這趟可把我拖累慘了。好在林芳那婆娘跑得快,要不然又多一個陪葬的。”我和胖子蹲在祭祀臺上,叼著煙屁股,旁邊躺著昏迷不醒的秦四眼。而我們腳下就是浩如煙海的僵尸軍團,他們一個個伸長了手臂,想要將我們拖進尸堆。

“死開,死開,一邊兒涼快去!”我把煙屁股按在腦袋仰得高高的僵尸頭上,心中十分煩躁。這個石砌的祭臺高達兩米,僵尸們關節僵硬無法彎曲攀爬,只能一個勁兒地在地上蹦跳,一時半會兒還幸我們沒轍。不過我們此刻僅有的安身之所就是這個小小的三尺平臺,祭臺下面站滿了青面撩牙的黑皮僵尸,我們就如同被困在孤島上的魯濱遜,還帶著一個重傷昏迷的傷員,沒有一絲辦法。

“魯濱遜也比我們強啊!”胖子皺粉眉,將煙頭丟下祭臺。他砍個筏子也就漂出去了。“咱們現在一窮二白,就是給條快艇也沖不出去。”

我實在不明白,神廟中怎么會埋了如此多的尸體,而他們幾乎是在瞬間尸變破土而出,似乎是專門返回陽間找我晦氣的。

“你注意到沒有,這些棕子是怎么出來的?”我回憶起最初從天頂上順著藤蔓往下爬的尸體,心中燃起了疑問,“當時我只看到林芳的隊友的尸體在順著樹干往下爬,后來,是不是有什么聲音,像信號一樣的響了?”

胖子想了一下:“是有挺刺耳的聲音,有點像拉練的哨子聲。難不成,有哪個天殺的王八蛋在暗處算計我們?”

“很有可能,我聽說坊間有許多秘術能夠御尸傷人。剛才的哨聲說不定就是有人在暗中操控這些粽子。”

“我不是在聽說書的吧?”胖子撓了撓頭,“這都什么年代了,飛機大炮漫天飛,還有哪個老古董會用粽子傷人。不過你還別說,這也是一條發財致富的捷徑。回頭咱們雇一個排的粽子幫農民伯伯種田,又節約勞動力又不浪費口糧。”

我嘆了一口氣:“先別琢磨著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了,咱們能不能活著出去還是個嚴重的問題,它們已經將前后的出路都封死了,回頭活活困死在祭臺上,傳出去可不就是一個天大笑話。”

胖子眺望了不遠處的黃金大道:“薄薄一層粽子墻,困死摸金盜墓人。自由之門在呼喚,叫我如何不心疼。”

我說:“你歇菜了吧,都要死了還做詩。想兩句遺言刻在桌子上才是真的。”

胖子微微抽動了一下鼻翼:“老胡,我已經準備好為共產主義獻身了,你把我喘下去吧!找個機會逃跑。”

我說:“不至于這么絕。既然是有人暗中操縱這些粽子,他必然是有目的性地將咱們圍困在這里。咱們就在這里跟他耗,看他什么時候肯露出狐貍尾巴。”

胖子說:“一切都是我們的推斷,萬一沒有這么個人,咱們不是要餓死在神廟里頭?”

我很肯定地說:“不,絕對有。而且這個人的身份,我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了。”

就在這時,一幕奇異的景象忽然出現,只聞一聲刺耳的哨聲,原本毫無秩序堆積在祭臺四周的棕子忽然自動退避躲讓開來。

胖子驚道:“肏,粽子列隊,不是要歡迎棕子王閱兵吧?”

我笑道:“你看好了,對方沉不住氣,要出來攪局了。”

黑皮粽子讓出了一條供兩人并行的通道,從祭祀室大門口一路直通到我們所在的祭臺。兩個熟悉的身影緩緩從大門口走來,我和胖子冷著臉站起身來,看著對方一點一點地向自己靠近。

胖子低聲問:“這小兔崽子誰啊,一臉苦瓜相。”

輸人不輸陣,我死死地盯著對方,向胖子介紹說:“人民內部的毒瘤、反動組織的頭子、人人得而誅之的大叛徒,竹竿子。”

胖子點頭,“原來他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大叛徒,果然一臉欠打的賊樣。”他又問,“可是他旁邊那個女的,好眼熟啊!咱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她?”

我在胖子頭上敲了一個老姜:“那是Shirley楊!”

胖子揉頭,解釋說:“我當然知道那是Shirley楊,我這不是好奇,你媳婦怎么叛變革命,跟反動派走到一塊兒去了。”

“沒看見她眼神渙散,腳步虛乏嗎?很明顯,她是受人控制的。”我嚕起袖子,兩手叉腰,再也憋不住心頭的火氣,想要跳下去將對方狠揍一頓。

胖子一把撈住我:“老胡,冷靜。我怎么看著他們身后好像還有一個人?”

我定眼一看,果然有一個黑色的身影如幽靈一般尾隨在兩人身后。心中不禁一凜:這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閻王,怎么以前一直沒見過。

我們這一路走來,一直沒有與竹竿子的人馬正面交鋒,原以為他們只是輕裝上陣,想在速度上超越我們,沒想到對方根本只來了兩個人,難怪一直領先我們那么多。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