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印加不老泉

我們回到美國之后,遇上了一場意想不到的接機。除了薛大叔,以及林芳靠關系安排的醫療小隊之外,另外一組人馬的出現,使得我們始料未及。一進候機大廳,只見一個油頭粉面、穿著貂皮大衣的年輕人飛撲向我,高呼道:“胡爺你可讓小弟我好等。來來來,快把衣服換上,華盛頓這邊早就人冬了。”

我看著眼前這張貼著膏藥的人臉,怎么也不敢相信這個熱情高漲的小伙子就是不久前在美洲叢林中幾乎要置我于死地的小王八——王清正。

他手下的馬仔十分勤力,為我們一人置備了一件帶毛領的呢制大衣。王清正親自為林芳遞了一件外套,她只是笑了笑,并不接下,只對等候在一邊的救護隊說:“這位小姐和先生都是我的朋友,立刻轉去第一腦科醫院,給麥克教授打電話,就說,是我的要求。”

美國白求恩們不敢耽擱,立刻立刻將5hirley楊和胖子抬出了候機大廳,胖子對林芳念念不舍,嘴里一直念叨著:“我沒事,我沒事,咱們還沒親密合影呢!”

這時,薛大叔總算從簇擁在我們周圍的人堆里擠出頭來,他一看見我就犯了老毛病,眼淚汪汪地一把抱住我:“受苦了,掌柜的你受苦了。王家小少爺都跟我說過了,你太給桑老哥長臉了。”

我一時間被這伙人弄得暈頭轉向,好在四眼機靈,一語道破了王家大少的詭計,他從王清正手里邊拽過風衣,往自己身上一裹,鼻息道:“別以為事先跑回來打個小報告,跟老人家們賣個乖就算了。你干的好事兒,我都記著呢!這筆總賬咱們回頭再算。”

王清正露出一張人畜無害的笑臉,拍拍四眼的臉頰,得意道:“知道這件事的人都死絕了,空口無憑,你拿什么告我呀大律師。”

我不放心Shirley楊和胖子,向四眼招呼了一聲,就跟著林芳搭上了前往醫院的救護車。大概是因為林芳身份特殊,醫院對胖子和Shirley楊給予了特別優厚的待遇,將他們安排進了單人單室有專人照料的貴賓房。胖子除了腦袋上縫了兩針,基本沒什么大礙,他在住院期間不是逢人打聽林芳的消息,就是將其他時間耗在了醫院食堂里,不過大概是不習慣美國的伙食,整個人不但沒胖,反而破天荒地瘦了兩圈。

Shirley楊的情況則比較特殊,起先,醫院里的專家無法診斷她昏迷的原因,然后又動用了大量的現代儀器做全身檢查,依舊一無所獲。最后還是林芳請來的腦科教授起到了關鍵作用。

“在她的耳朵里,我們發現了一枚節肢蟲,這種蟲子,展開是全長大約有一厘米左右,平時呈卷曲的球形,渾身雪白,口器成倒鉤形,雖然目前還沒有研究出它的品種,但是從腦電波的測試紙來看,自從把這只蟲子取出來之后,楊小姐的意識已經開始慢慢恢復了。她清醒過來,只是時間問題。”

老麥克是林家的舊友,與林芳的養父,那位慘死在自焚事件中的喬治老將軍有著深厚的情誼。他的幫助使得Shirley楊昏迷之謎有了合理的解釋,可我們依然無法知道眼前這只被泡在福爾馬林中的圓形蟲是何來歷,它到底是不是竹竿子口中那個“東家”故意放置在Shirley楊身上的,如果是,這小小的蟲子又如何能夠控制人的心智呢?

薛二爺來醫院探望我們,見到此蟲之后,若有所思,他說他早年在茶馬古道上當馬腿跑馬幫的時候,曾經聽說過在當地的少數民族中,有這么一種蠱蟲,能夠奪人心智。也曾親眼見過一些傳說中的苗蠱巫師施法,其中的詭異多端是常人所無法想象的,我覺得這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就拜托薛二爺找尋故人,去調查一下甘形蟲的來歷。

四眼因為這一次的事,與王家的人算是徹底撕破了臉皮,聽說我們在醫院的這兩天,商會街上很不太平,每每會鬧出一些事端。我們的老熟人黑頭盔來過好幾次,說是要錄口供,讓我將這些天發生的事詳細交代一番,我天天守著昏迷不醒的Shirley楊,根本沒工夫搭理他,敷衍了幾句也就將其打發了。聽四眼說黑頭盔這次吃了秤陀鐵了心,認定我是黑幫火拼的幕后指使者,要收集證據將我緝拿歸案,我說大律師,這孽是你造的,可不能讓我這個良民背黑鍋,哪知道,黑心大律師回答我說:“大家都知道掌柜的是你胡爺,這個禍,你想跑,誰都不會答應。”因為這件事,我在美國的滯留時間又長了一個月,每天都有不同的黑西服、黑墨鏡要來醫院盤問一番,搞得我心力交瘁,恨不得把四眼掐死。

我時刻守在Shirley楊的床鋪邊上,一刻也不敢離開,生怕她醒來看不見我。薛大叔和秦四眼陸續來看過我幾回,給我帶了換洗的衣服和一些方便食用的補品。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