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地仙村古墓

話說古墓中所藏珍異寶貨,多有“未名之物”,也就是沒有記載不知來歷的古時秘器重寶,本不該是人間所見的,一旦流入民間,教凡夫俗子見了,怎能不動貪念?即便不肯倒賣了取利,也必是想借此機會,搏此浮空的虛名出來。可見“名利”二字,實是害人不淺。

我下南洋從海眼里打撈出的青銅古鏡,正是一面世間罕有的“周天卦鏡”,本以為會由陳教授將古鏡上交國家收藏,卻沒想到,最后竟被一心要“暗中做出番大成就”的孫教授騙了去,倘若不是被我在博物館中撿到工作記錄本,至今還教他蒙在鼓里。

我和Shirley 楊、胖子三人。當即拿著筆記本上門興師問罪,孫教授被我抓到了把柄,苦求我們千萬別把他“私下里藏了文物在家暗中研究”之事檢舉揭發出去,這事非同小可,他本來就得罪過不少人,萬一被上級領導或者哪個同事知道了,絕對是身敗名裂的彌天罪過。

我雖然惱他私藏青銅古鏡,卻并不真想撕破了臉讓他下不來臺,所以點到為止,告訴孫教授說。既然你已經有了悔意。現在只要按我說的去做,咱們的政策就是既往不咎,以后我們就當不知道這事。

我和胖子提出的條件。一是讓孫學武寫檢查,現在雖然不流行“狠斗私字一閃念”了,可把所犯錯誤落實到書面上,還是很有必要的,萬一這老頭將來不認帳了,拿出按了手印白紙黑字的檢查書來,就能把他移交有關部門處理,內容完全按我的意思,我念一句他寫一句,名為“檢查”,實為“口供”。

隨后還要將古鏡古符完璧歸趙,都還給陳教授,不管怎么說,獻寶的功勞也輪不到孫教授,但此事乃是后話,眼下我們得先借此物一用,得讓孫教授帶我們去找藏有“丹鼎天書”的“地仙村古墓”。

那位精通“觀山指迷”妖術的明代地仙,雖然把自己的墳墓藏得極深,但以盜墓古法“問”字訣。使用海氣凝聚不散的青銅卦鏡,卻有幾分機會可以占驗出“地仙村”的風水脈絡,然后我們這伙“摸金校尉”便能進去倒斗,取了千年尸丹回來,至于“地仙村古墓”中有無野史上記載的“尸丹”,暫時還不能確定,但我既然知道了這個消息,為了救回多鈴的性命,就不能視而不見。

孫教授聽聞這個要求,當即連連搖頭,說此事比登天還難,“人油蠟燭,青銅卦鏡”如今都在眼前,那支人油蠟燭,正是打撈隊從海眼里帶回來的,不過不是真正的人油人脂提煉而成,而是使用南海黑鱗鮫人的油脂制成,可以長明不滅,風吹不熄,湊和著完全能用。

一龍一魚的青銅卦符也有了,兩枚古符可以推演出半幅卦象,但并不知道兩枚古符有何玄機,解不開無眼銅符的暗示,根本沒辦法使用,另外最關鍵的是沒有時間了,古鏡保存不了多久了。

Shirley 楊自從到了孫教授家,始終未發一言,此刻聽得奇怪,不禁問道:“何出此言?為什么要說古鏡沒有時間了?”

我也拍了拍孫教授的肩膀,警告他說:“別看您是九爺,可我們對于稽古之道也不是棒槌,您要是信口開河,別怪我們不給九爺留面子。”

孫教授說:“什么九爺不九爺的,這話就不要提了吧,我當初受過刺激,聽這話心里難受啊,而且事到如今,我還瞞你們什么?你們自己看看,這面用歸墟龍火鑄造的青銅古鏡,保存不了幾個月了。”說著話,便翻過鏡面讓我們去看。

那古鏡背面的火漆都已被拆掉了,古紋斑斕的鏡背就在面前,我和Shirley 楊、胖子這三人先入為主,潛意識里還將此鏡視為“秦王照骨鏡”,看到鏡背,就下意識地想要躲開,免得被此鏡照透了身體,沾染上南海僵人的陰晦尸氣。

但見到鏡背卻并無異狀,才想起這是面青銅卦鏡,與千年鎮尸的“秦王照骨鏡”無關,湊過去仔細一看,才明白孫教授言下之意。

原來歸墟古鏡最特殊之處,乃是陰火粹煉,南海海眼中的海氣,氤氳于銅質之內,萬年不散,使得銅色猶如老翠,但此鏡流落世間幾千年,它在沉入海底前的最后一位“收藏者”,或者說是“文物販子”,根本不懂如何妥善存放這件稀世古物,可能是擔心銅鏡中的海氣消散,竟用火漆封了鏡背,不料是弄巧成拙,火漆與歸墟青銅產生了化學反應,鏡背的銅性幾乎被蝕盡了,現在青銅古鏡中的生氣,所剩僅如游絲。銅色都已經變了,大概過不了太久,卦鏡便會徹底失去銅性,淪為一件尋常的青銅器。

我知孫教授不是扯謊,只是見尋找“地仙古墓”的設想落空,不免有些失望,正想再問問有沒有別的途徑,這時胖子卻說:“一早起來到現在,只吃了兩份煎餅,要是過了飯點兒。肚子就該提意見了。孫老九甭說別的廢話了,趕緊帶上錢,咱們兵發正陽居開吃去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