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鎮里的秘密

孫教授愁眉不展:“我也急啊,可有資料能查的,只有封團長參軍時留在部隊的籍貫和地址,后來又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檔案,卻始終查不到他祖籍所在。”

我這才明白,看來此事果真不易,明末流寇入川,以及清末戰亂,導致流民遷移,造成四川、湖南、湖北等地產生了大量移民,所以留在檔案中的籍貫地址,并非是封團長好幾代以前的祖籍,要不找到他至親至熟的人,恐怕沒人能知道詳情。

我心里涼了半截,又問孫教授:“那么說就沒指望找到了?”

孫教授說:“我多方打探,直到今天中午剛有了些頭緒,不過……”說著拿出一本剛剛買到的中國地圖冊來,翻開來指給我看:“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

我仔細看了看他所指的位置,原來是長江三峽一帶的巫山,自古都說巫山朝云暮雨,神女峰朦朧縹緲,遠古時是巫咸的封地和陵墓所在,故稱“巫山”,沿用至今。此地常年云遮霧罩,云霧把山脈走勢都遮了,所以摸金校尉的“望”字訣派不上用場,具體位置還要更確切一些才好,我問孫教授:“巫山屬中龍支脈,在青烏風水中向來有群龍無首之說,最是讓人不可捉摸,此山也在受巫楚文化影響的范圍之內,有許多古老的風俗和傳說,現在雖已查知封團長的祖藉在巫山縣,可這片區域的范圍仍然太大了,難道就沒調查到具體是在什么鎮什么村?您也不要跟我拽文說什么云深不知處,他老家的鎮子總要有個地名才是。”

孫教授頗感為難地說:“我倒是打聽著了鎮名,叫青溪鎮,可這地圖很詳盡了,巫山縣里大大小小每一處都有,卻偏偏找不到名為青溪鎮的地方,所以才說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

我聽孫九爺說巫山縣的地圖中沒有“青溪鎮”,也覺有些迷惑,是不是消息來源不準確?又或許是歷史沿革變遷,古時的地名沒有沿用下來?所以新近出版的地圖中沒有標注,此鎮既是明代還存在于世,必然是個古鎮,荒廢遺棄了也該有墟址可尋才對,不可能連塊瓦片都沒剩下,仔細查查地方志,說不定能找到線索。

孫教授點頭贊同:“當初我騙老陳請你們去南海打撈古鏡的責任在我,我想了許久,決定要跟你們同去,有什么計劃?”

我想了想說:“九爺你總算是想開了,青溪古鎮之事,可以到了巫山縣再打聽,咱們不能再耽誤了,明天就出發,人不宜多。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等會兒咱們合計一下。”

我從書房里出來,看外邊的賓客已散得七八了,陳教授喝得大醉。早被人扶回臥室休息了,我把Shirley 楊和胖子喚進書房,反鎖了門,密謀去巫山“實地考察”的計劃。

陳教授家的書房里,一柜柜的盡是群書,自然有不少地方志一類的文史資料,孫九爺翻箱倒柜的找了幾部大磚頭一樣的書籍,查閱巫山縣的歷史沿革,卻沒發現有什么“無頭大王”的記載,看來封團長提及的“暗示”。并非如此容易找到答案。

我對孫教授說:“巫山有沒有無頭之王我不清楚,但據說清朝雍正皇帝遭到刺殺,被呂四娘割了頭去,所以雍正下葬的時候,尸身無首,接了一顆金頭,這倒是有身無首了,可他是皇帝,要說是王。豈不是給他降級了?再說年代和地理位置也不吻合。”

孫九爺說:“此乃野史傳說,不足為信,巫楚文化時期,也曾有一位無頭將軍,但他也不是王侯,古代割首之刑十分普遍,亂世之中,有許多王侯將相,甚至皇帝,最后都落得身首分離,要一一細數起來,恐怕永遠找不到頭緒,所以咱們的目光,還是應該集中在巴蜀之地。”

眾人商量了許久,都想不出巫山附近有哪個“無頭之王”,Shirley 楊說:“恐怕此王非王,當地的傳說還是要到了巫山縣之后再打聽,才能得到證實,既然明天就出發入川,理應先制定周密的計劃才是。”

孫九爺說:“是不是得想辦法開個介紹信什么的?到地方上住宿行走也都方便,要開介紹信至少需要再等一個月。”

我說用不著開介紹信,不過有介紹信確實方便,干脆我自己寫一張,讓大金牙找個刻印的師傅,連夜刻個籮卜章蓋上就行了。

孫九爺乍舌不已:“還是你有種,介紹信也敢自己開?”

胖子嘿嘿一笑,說:“這年頭認戳不認人,帶套籮卜章有備無患,孫老九你是不知道,潘家園就有不少專門靠刻籮卜章為生的手藝人。”

Shirley 楊卻不知介紹信的用處,問我要帶什么裝備?巫山的自然地理環境如何?

我對Shirley 楊說:“巫山我從來沒去過,但我以前在部隊上的時候,曾有幾個重慶籍的戰友,據他們說,巫山是川東門戶,縣城里坡多臺階多,整體地形概括起來說,是七山一地兩分水,無盡長江滾滾流,山中多云多雨,咱們以前留在北京的工具裝備都不多了,但我看應該足夠用了,這回雖然也是入山,但當地比不得新疆沙漠,炸藥槍支一律不能攜帶,除去摸金校尉的工具,只帶急救藥品、工兵鏟、照明通訊器材,以及簡易的登山設備就足夠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