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青溪防空洞

我剛一進去就是一怔,在手電筒晃動的光束照射下,見到廳內擺著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我心中納罕,房前屋后怎地會有如此多“奇形怪狀”的石獅子?突然間一道長長的閃電如矯龍驚空,剎時間照得廳內廳外雪也般亮,從窗戶和后門中,可以看到后院里也堆滿了奇異的石獸。

我們借著電閃雷鳴之際,看到封家宅的孤樓里面,盡是奇形怪狀的石獸,心中多是疑惑。我走上近前,用手電筒照了又照,見那石獸面目兇惡猙獰,體態圓滾,與門前的石獅子有幾分相似,但并無威武氣質,只能讓人感到邪惡可憎。我從沒見過這樣的石獅子,怎么如此丑陋猙獰?

Shirley 楊說:“這些石獸不像是鎮宅的獅子,倒似是陵區的守墓石雕。”

孫九爺也戴上花鏡看了半天:“肯定不是石獅子,鬃毛如劍,耳朵大得出奇,鼻孔朝天,要我看……是烏羊,欲訪地仙,先找烏羊,烏羊、烏鬼就是豬啊,我一直想不明白地仙古墓和烏羊有什么關系,本來還想著要找肉聯廠打聽一下,原來世上竟有這種石雕烏羊。”

幺妹兒是本地人,可她從沒見過這些東西,我只好問孫九爺:“烏羊石獸是古時圖騰還是鎮陵的石像?”孫教授說:“不好判斷,烏羊形態都被鬼怪化了,風格很是詭異,我從沒見有哪個陵區以此物鎮墓,也不象是神道圖騰。”說完就掏出筆記本來又寫又畫,把石獸的每一處細節都描繪下來,以做為尋找“地仙古墓”的重要參考。

我想不出烏羊石獸怎會擺在封家宅里,“青溪鎮”世事幾經變遷,教人無從推測,既然沒有頭緒,只好不費那腦筋亂猜了。為節省電池,就和胖子點了幾支蠟燭照亮,在樓中找塊干燥的地方搭個火灶,先燒些熱水,好教眾人吃些東西休息,看這古鎮地勢復雜,明天是有得忙活了。

我又在樓中上下走了一遍,將每間房子都看遍了,見二樓一間房內有木桌木椅,都是近代的簡陋家具,桌上墻上掛了許多圖紙,仔細一看,圖紙都是隧道礦坑的結構。詳細標注著工程進度。我以前做過工程兵,懂得看圖,一看這些圖紙,便赫然醒悟。原來青溪地區修筑“防空洞”的時候,封家宅就是施工指揮部,后來國際形勢改觀,工程隨即廢棄無效化,連這些圖紙都沒在撤離時帶走。

而那些“烏羊石獸”身上除了一層灰塵,還帶有地下泥土痕跡,顯然都不曾被人清理過,應該是施工隊從地下挖掘出來的,還沒來得及處理,就因為工程中斷被拋在了指揮所。

說不定“烏羊石獸”出土的區域就離“地仙村古墓”不遠了,我趕緊把圖紙都卷起來帶到樓下,把這個發現告訴眾人得知。這時胖子煮熟了我們攜帶的真空通心粉,眾人早都餓了多時,當下邊吃邊研究防空洞的地圖。

幺妹兒問胖子這是什么食品?潮乎乎的,簡直太難吃了。胖子說:“這可是美國貨呀妹子,不過這味道嘛……確實慘了點,絕不是胖爺手藝潮,主要是美國通心粉就是這種東西,據說如果哪個美國人要想慢性自殺,他就天天吃這個。”

我卻不管味道怎樣,能填飽肚子就成,三口兩口就迅速解決了戰斗。看了看時間才晚上九點鐘,雖覺有些疲憊,但還是強打精神仔細翻看一張張地圖,把有可能用到的幾張單獨取出來,決定明天先去地下防空洞里探上一探。

Shirley 楊問我有什么計劃?我把地圖展開,指點上面的圖標,跟她說了說我的構想:“青溪防空洞,是深挖洞廣積糧時期的歷史產物,我估計當初在此地建造大規模防空洞,應該是與這里地下礦井礦洞眾多有關,從圖紙上來看也是如此,施工隊將半天然半人工的洞窟加以改造貫通,使之成為縱橫相聯的戰備設施。不過圖中也標出了已有多處塌方淹水,工程進行得很不順利。”

我用排除法,將不可能挖出古跡遺址的幾個區域圈了起來,青溪附近所有的山都被挖空了,鹽井礦道和改筑為防空洞之類的地方,包括這古鎮的地下也是空的,都不可能有“地仙村古墓”,應該把目光集中在“真空區域”。

Shirley 楊是點頭會意的人,當即領悟了我的意思,說道:“很有道理,真空區域是不是所謂的礦脈盲區?烏羊石獸最后的出土位置,必定是工程隧道與礦道不重合的區域。”

我說沒錯,戰備防空洞施工之前,附近的山川地形都被徹底勘察過了,省去了咱們許多周折,既然又知道“欲訪地仙,先找烏羊”這一重要暗示,首選的目標,自然是最有可能挖掘出“烏羊石獸”的地點。所有的礦道,都是依巫鹽礦脈的走勢開掘,所以極不規則。

從圖紙上分析,只有青溪戰備防空洞最西邊的一段,是根據需要全新開通的,完全沒有利用原有的礦道,而且根據圖紙上的標準顯示,西端的地下隧道尚未完工,這說明這段地區的工程一直進行到了最后,至于實際情況和下一步如何行動,咱們還要實地看看才能掌握。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