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空襲警報

如此走了一段,終于走過了這片鋪滿蝸牛的通道,推開一道鐵門,里面豁然開闊起來,頭頂有一道道山外的亮光漏下,雨已經停了,有一陣陣陰涼清爽的氣息撲面而來,眾人長出了一口氣,此處是備用通道盡頭的一片連接部,很快就可以抵達西側防空洞,這一大片區域貫穿整座山腹,以前礦井密布,如今內部都是鋼筋水泥。

我看孫九爺疼得呲牙裂嘴,兩手血淋淋的,就說先歇會兒再走,給他包扎一下手上的傷口。

孫教授把背包放下,找塊干燥的地方坐了,由Shirley 楊拿出急救包給他清理傷口,孫教授嘆道:“不服老不行了,倒退十年,摔著一下算得了什么?想當初在果園溝勞改農場……”

我坐下來的時候,見孫九爺又擺老資格,大事做不來,小事做不好,正想取笑他幾句,抬眼間卻見他和Shirley 楊身后站著個人影蹲在地上,正偷偷伸手去捏粘在孫教授背上的蝸牛,捏到一個就送進嘴里吃了,那團黑影無聲無息,Shirley 楊和孫教授竟然都未發覺。

我心中一驚,把幺妹兒拽到身后,叫聲“有情況”,立刻跳起身來,“工兵鏟”早已抄在了手中,胖子也是反應奇快,抬手就將“連珠快”急射而出,兩枚前端是透甲鋼錐的短,就如兩只飛蝗,“呼”地一聲從孫教授和Shirley 楊兩人中間掠過,擦著那團影子釘到了水泥墻上。

角落中的那團黑影如鬼似魅,受驚之后閃身就逃,身法快得難以思量,胖子待要再次用連珠快射它,卻聽孫教授忽然大叫:“不要放箭!”緊接著又高呼道:“老封……你別跑啊,我們不是來抓你的……文革早就結束了……”

孫教授的喊聲,在空蕩寬闊的防空洞里反復回響,可回答他的卻并非人聲,而是防空洞深處一陣陣呼嘯凄厲的“空襲警報”。

我和胖子正想起身去追那團黑影。忽聽防空洞內傳來刺耳的空襲警報,通道內十分攏音,凄厲的長鳴仿佛引得千山萬壑同聲皆應,使人驚心動魄。

眾人皆是一驚,遺棄多年的青溪防空洞隧道內,怎會有防空警報響起?難道是失蹤的封團長所為?胖子罵了句:“那團長屬兔子的,怎么跑得這么快?”幺妹兒道:“不是人,誰有那么快的身手?我看象是巴山里的猴兒……”

剛才的一幕發生得實在太快。隧道里有許多天窗般的裂縫,有不少光線漏下。雖然不是到處漆黑一團,但光影朦朧,根本沒看清楚那團黑影是人是猴,此時聽那防空警報響得古怪,正猶豫是否要過去看看的時候。

突然見孫教授跳起身來,直奔著隧道深處跑去。他邊跑邊喊著封團長的名字,我和Shirley 楊想伸手扯住他,但都落了一空,我叫道:孫九爺,你瘋了?”撒開腳步,也從后趕著孫教授追了上去。同時招呼其余幾個人都盡快跟上。

眾人沿著隧道奔出數十米,到了一處巨大的拱形水泥門洞前,前邊的孫九爺冷不定停下了腳步,一陣陣的防空警報聲,都是從刷有“備戰、備荒”標語的墻根處發出。那里是光線照不到的死角,角落里有什么東西悉悉挲挲的在動個不停。似乎在搖動一部手搖式防空警報器。

我趁孫教授停下腳步的時候將他一把抓住,同時舉起“狼眼手電筒”,推開光束象漆黑的角落里照將過去,角落里的東西感到光線變化,當即抬起頭來,竟是毛絨絨一張山鬼般的奇異臉孔,藍碇般的目光如炬如燭。

那山鬼般的怪物當時就被“狼眼”的強光晃了眼睛,一聲驚慌的怪嘯中,它扔下手中擺弄的“手搖式防空警報器”,響徹洞地的空襲警報立刻停了下來,只見它抬起手來,擋住眼睛遮蔽刺目的光線,手上滿是皺皮黑毛和極長的指甲,絕不是人類的手臂。

此時Shirley 楊、幺妹兒、胖子等人也先后趕至,胖子見狀立刻舉起“連珠快弩”想要將其射殺,孫九爺忙推開他的弩匣,氣喘吁吁地道:“別……千萬別放箭,老封……是……是老封……”

幺妹兒不曉得孫教授所說的老封是誰,望前一看,不禁奇道:“郎兒個會是老封?這是山里常常都有的巴山猿狖,山里人誰沒見過?”

那角落中的巴山猿狖和常人身高接近,趁著眾人不前之際,捂著被“狼眼”光線暫時灼傷的眼睛,閃進了水泥門洞后的黑暗之中,哀嘯聲瞬間已在百步開外,此時即便是“連珠快弩”也追它不上了。

我怕孫教授再發瘋般去追那巴山猿狖,哪敢松手,仍然抓著他的胳膊,問道:“孫九爺,你是眼花了還是失心了?連人和猿狖都分不清?你沒看清楚嗎?哪里是什么封團長?”

孫教授頓足道:“你當我和老陳一樣禁不住打擊說瘋就瘋?那明明是封團長養的猿狖,當初在勞改農場時我就見過它,這廝是個鬼機靈的老賊,它雖不在主人身邊,但總是到處偷東西,趁人不備的時候就給老封送來,什么煙酒糖茶雞蛋水果……沒它偷不來的,當時我也跟著沾了不少的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