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深山屠宰廠

其余的人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幺妹兒說:“妖仙墳里人,自然都會些妖法。”

孫九爺說:“觀山太保最拿手的,當然是盜墓地和造墓……還專門收藏傳古之物品。”

胖子說:“咱管他是誰呀,他什么最拿手胖爺可不清楚,反正胖爺最拿手,并且也是最想做的,就是到他墓中摸金發財。”

這些人中,只有Shirley 楊思路清晰,說得比較靠譜,同我心中所想不謀而何:“觀山太保……觀山指迷。”

孫教授聽到Shirley 楊說出“觀山指迷”四字,頓時用力一拍自己的腦袋,恍然大悟:“我怎么就沒想到?大明觀山太保,最擅長觀山指迷。觀山指迷應該就是風水之術,難道尋找地仙村古墓的暗示——是以青烏風水來指點迷路?”

我說倒也未必,后面幾句此刻還無法判斷,但“好個大王,有身無首”這句,卻肯定是個藏風納水,指點玄機的暗示,先前我只道是“摸金校尉”的風金定穴之術獨步天下,常常忽略了“觀山太保”之輩,也是尋龍有術的盜墓高手。

孫教授忽又擔心起來:“觀山指迷都是極高深風水數術,如今世上所存偽多真少,如果地仙古墓入口暗示當真暗合青烏古術,我恐怕難當重任……破解不出這些謎團。”

我一邊抬頭凝視星羅棋布的滿壁懸棺,一邊對孫教授說:“這事也不用擔心。摸金校尉的尋龍訣涵蓋天下山川河流;觀山指迷卻是旁門左道,量他有什么本事,能翻得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地仙古墓若不涉及風水地脈也就罷了,否則絕逃不過摸金校尉的火眼金睛,我不怕他千招萬招,只怕他根本沒招。”

我心中有了些頭緒,只見高聳的峭壁懸棺密布,由于年代久遠,大都風化腐朽了。只怕被人一碰,就會碎為齏粉,沒人說得清為何棺材峽中會有如此之多的樁巖式懸棺,棺中尸骨是哪朝哪代也無從得知,但以我們摸金倒斗的眼力來看,都是秦漢之前的上古遺存,肯定不是距今幾百年歷史的明代之物。

早在西周時期,陰陽風水之術就已存在,在《詩經》中曾有一段描述,是說當年公劉為建造周原選地址。“度其夕陽,相彼陰陽……”,說明幾千年前的商周王朝,已經開始注重“天人相應”的地理環境。

在秦漢之前,細致周密的風水理論雖然尚未形成,但后世“形式理氣,龍砂穴水”皆從古風水術中脫化而來。也就是說,西周、春秋等比較古老的時代,與秦漢唐宋時期,選擇陰陽二宅的基準是一致的,即是“造化之內,天人一體”;但在龍脈的側向側重上,可能會因為時代的變遷有所區別。例如春秋戰國的古墓多在平原曠野,而到了唐宋時期,則多選在高山為陵。

甚至就連中原文明周邊的地區與少數民族,也深受這一影響,雖然未必有什么具體的風水理念,但墳墓陵寢也多在山勢藏納、流水周旋的“幽深之地”。

我看那陡峭的古壁上,無數懸棺形成了一個無頭巨人輪廓,猶如一尊天神鎮住峽口,腳踏奔騰翻涌的水流,正如尋龍訣說言,“山勢如門如龍,山高水窄龍欲去;長門之內須鎮伏,不放一山一水走”,這一片規模巨大的懸棺群,雖不知是何時遺存的古跡,其布置竟暗合古法,并非隨便造在此地,幾千年來始終鎮守持著“棺材峽”內的風水龍氣。

我腦中翻來覆去地回憶著《十六字陰陽秘術》中所有的細節,想要找出懸棺群所鎮的“長門龍氣”位置,發現無頭巨人正襟危坐的身影,有幾處略顯殘缺,在其左手處,似乎少了一片懸棺,使得巨掌分出二指,如同掐了個占星的指訣,直指斜對面的古崖,若不是我們站在峽底觀望良久,也絕難發覺這個細節。

我們情知這片懸棺群所指之處必然有異,都回身去看身后的絕壁,但峭壁上懸下削,以我們所處的角度,如果不到另一側去,就根本看不到上面有些什么,但峽谷中山洪洶涌,根本無法接近懸棺密布的一側,兩壁間雖有鐵鎖相連,卻也只有猿猴可以通行。

如果想看懸棺群對面的崖壁上藏有什么秘密,只有從嵌在峭壁間的鳥道迂回上去,眾人眼見前方峽谷深處道路斷絕,無法再向里面行進,眾人當即掉回頭登上險峻的鳥道,這一段路更是艱險萬分,直行到日色西沉,峽谷底部都是一團漆黑了,只有高處還有些朦朧的光亮,望望對面懸棺瞞目,才算是到了那無頭巨人手指之處。

這里峭壁天懸,山勢幾乎直上直下,與掛滿懸棺的一側相反,一具棺木都不得見,只有滿山的荊棘藤蘿,我看了看腳下黑茫茫的峽谷,心中叫起苦來:“雖然還沒到夜晚,峽底卻已如同深夜,此時想回頭也無法摸著黑下去了,難不成要在峭壁上過這一夜?”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