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死者——身份不明

孫教授在營火前一面整理今天收集到的資料,一面給我們斷斷續續說出碑文上記載的傳說。烏羊王人櫈下的石柱,乃是當年治水所留,雕篆文刻極為細密,紋是“輕重雷紋”,篆是“蝸蟬古篆”,等閑之人根本看不懂這些如同天書般的奇形蝸篆,但孫教授浸淫此道數十載,傾注了無窮心血,造詣非凡,不是尋常的學者專家可及,讀懂七八成不在話下。

我心里暗自慶幸,要不是死說活拽地將孫九爺帶到青溪,憑我和Shirley 楊、胖子這三人,即便看見了這些古代謎文,也只好當作是看不見,當下不再多說,用心傾聽孫教授的講述,原來尋找“地仙古墓”入口的暗示,除了藏有青烏風水的秘密之外,果然也與“棺材峽”中的古代傳說有關。

早年間,由于巫山山脈地形獨特,未受陰陽魚引水之利,這片山區洪水肆虐,水患天災連年不斷,每年都有無數人畜被洪水吞沒,成為了江中魚鰲的食物。

正當上下束手無策之時,山中有一隱士出面,體態魁梧,滿面虬髯,身著黑袍,自稱為“巫陵大王”,有移山之術,可以驅使陰兵疏通河道。

但他也提出兩個條件,一是移山開河的工程進行期間,要地方上供奉酒肉飯食,到吃飯的時間,就把酒肉飯食堆放在山洞的洞口,洞前有大鼎一口,送飯的民眾事先鳴鼎三聲,然后趕緊出山回避。

第二個條件,是請天子加封官爵,以表彰他的功德,當時苦于工程浩大,即便肯出錢糧人丁,也做不得移山導河之舉,朝中又格外看重得道的高人,當即允諾。

于是巫陵王整日作法,驅役陰兵陰將疏導河流,自此山中每天都是陰云慘淡,攻山開石之聲滾滾如雷,當地百姓感其德,選了一個姓李的女子,嫁與巫陵王為妻,此后為開河陰兵獻饗之事,都由夫人親自督率。

治水工程既艱難又漫長,有一天忽然天降暴雨,巫陵王指揮陰兵伐河不利,送去的酒食接連兩天原封沒動,夫人憂心起來,就帶人送入山中。

到伐河的現場一看,眾人無不大驚,峽谷中一頭大黑豬正在水中以頭拱山,它后邊是無數山鬼山魈之屬搬運土石。原來“移山巫陵王”乃是山中“烏羊”所化,要現出原形以鬼神之力開河,所以從來不肯讓人進山相見。

巫陵王見原形被人識破,從此藏在山中,再也不肯開河,更恥于再與夫人相見。夫人跪在山前苦求無果,只好投崖而死。巫陵王自覺愧對夫人,便率陰兵將最后一段河道疏通,徹底根治了水患。

朝中頒下重賞,要請巫陵真君再去治理另一段水患嚴重的河道,如能收取全功,當有封王列相之期。可巫陵王自言此后要歸隱深峽,除非夫人復活,否則永不開山,辭別之日,有萬民相送。

巫陵王大醉,誤走西陵山,現出原形酣睡不醒,結果被當地不知情的山民擒獲,當即緊緊縛了,燒起大鍋來,又是褪毛又是放血的一場忙活,等手下人找到“移山巫陵王”下落之時,大王的下水都已煮熟多時了。

隨后當地先是瘟疫大作,接著又是蝗蟲蔽日翻天而至,百姓都說此乃巫陵王陰魂不散,于是在峽中造了一座大墓,收斂他剩余的尸骸安葬,但只剩一身皮肉骨骸,首級大概被人吃了,再也找不回來,又建饗殿年年祭祀不絕,制玉身銅首供奉。

“棺材峽”縱橫交錯的峽谷,和滿壁遍布的鳥道險徑,都是當年巫陵王役使陰兵開河的遺跡。歷代在開河治水過程中死亡的土人,都被納入懸棺,隨著洪水逐漸降低,一層層地安葬在峭壁上。本來是無心而為,想不到竟構成了一片無頭巨像的身影,恐怕也是巫陵王喪命的先兆。而巫陵王出山前,曾帶著陰兵在山里挖掘巫鹽礦脈,“棺材峽”內的鹽井礦洞,即是其陵寢所在,從饗殿到王墓,要經過一段“百步鳥道”的絕險,才能抵達墓道入口。

孫教授把這段記載,原原本本的給我們講了出來。我恍然大悟:“原來當年封團長留下的這段話,實際上只有最后一句有用,也可能這只是第一段,意思是說地仙古墓的入口,可能藏在烏羊王原本的墓穴里,所以‘欲訪地仙,先找烏羊’,而烏羊王開山導河的傳說,正是找到王墓的重要線索,可這只是尋找地仙村的第一步,接下來肯定還應該有若干暗示,現在就不得而知了。”

Shirley 楊對“烏羊王”的傳說也多有不解,問孫教授道:“這傳說怎么聽也不象史實,按照此說,巫陵王應該是開山治水、于民有功的有德之士,可洞中的尸櫈如此暴虐,可同碑文上的事跡大相徑庭,‘棺材峽’里真會有廣德王古墓嗎?”

孫教授說:“鐘鼎碑刻上的銘文,大抵都是歌功頌德的言語,不可盡信,但千古遺存在此,不由得人不相信巫陵王墓就藏在棺材峽里,可真實的事跡,卻未必如此,烏羊王現出原形開山的傳說,多有造神的色彩在內,自然不能當真。”另外此事在各種方志史料中均無記載,巫邪文化秘密古老,有許多事情都已甄沒在歷史的長河中了,現在已無法考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