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看不見的天險

“欲防地仙、先找烏羊;嚇魂臺前,陰河橫空;仙橋無影,肉眼難尋;落巖舍身,一步登天;鐵壁銀屏,乾坤在數;黑山洞府,神闕妙境;銅樓百棺,瓦爺臨門;磕頭八百,授與長生。”

我們反復讀了幾遍,多半不得要領,按照先前的經驗,沿路下去,自見分曉,于是把殘碑上的“觀山指迷賦”抄記下來。

孫教授對眾人說:“這下可好了,事隔多年,到今天終于見到了地仙村的觀山指迷賦全貌,這百步鳥道盡頭的洞窟里,可能就是烏羊王墓道的舊址了。”他隨即又沉吟道:“嚇魂臺前,陰河橫空……接下來可能要過一座高臺和一條地下河,咱們還要做好心理準備呀。”

胖子說:“這段指謎賦里,是不是提到什么金牛什么重寶了?就這倆詞聽上去還有幾分受用,棺材峽這一路盡是天上的路徑,太險了,現在還覺得腿肚子轉筋呢,墓中要是真有金牛馱寶,胖爺就算沒平白擔驚受怕一場。”

幺妹兒聽過當地妖仙墳的傳說,聽了胖子的話就問眾人道:“給地仙磕頭,就能長生不死?信不信得?”

孫教授說:“這也能信?天底下哪有長生不死的人?降神招鬼之類無中生有的荒唐話,多是神道神棍們的信口胡柴,當然是不能相信的。”

我耳中聽著孫九爺和胖子等人議論不住。低頭看了看那具無名死尸,又瞧了瞧刻有“觀山指迷賦”的墓碑,心念動處,想到了一些要命的事情,當下插口道:“咱們還沒進山門,先別惦記做方丈了,地仙村古墓里的情形,進去了再做計較不遲,你們有沒有想過眼前這事有些蹊蹺……”

百步鳥道盡頭的洞窟里大敞四開,“觀山指迷賦”就無遮無攔的明擺在此。好象“地仙村古墓”惟恐旁人找不到一樣,百步九回轉的迷徑雖然艱險繁復,但精通數術的人歷朝歷代都有,在清代更是興盛一時,如果有真正的倒斗高手,進到這里不費吹灰之力。

古人云:“墓者,藏也,欲為人之不得見也”。“觀山太保”多是盜墓發丘的老手,怎會如此兒戲。竟然在洞口豎碑指路?另外只有封家后代才知道觀山指謎賦的內容,殘碑前的尸體又是什么人?莫非其中有詐不成?

我這一番話頓時說的眾人茫然起來,孫教授想了想,便表示不同意此言:“地仙應該是個自視極高的人,自從窺得天機之后,整個人性情大變。所以才在山中造墓藏真,觀山指謎賦隱然有仙人指路之意,從這些布置來看,地仙之墓是存心想度人得道的,不能以尋常埋骨藏寶的墳墓來判斷,而且觀山指迷賦并非是一般盜墓賊能夠輕易破解。真正懂得星相數術的人,在近代廖若晨星,沒有特殊機緣,肯定找不到古墓,當年流寇那么多人。也沒能挖出地仙村里的天書,這就是最好的證據。”

孫教授又說:“咱們恰好是利用了地仙生前妄圖度人得道的念頭。否則棺材峽中地勢奇險,恐怕難以找到這地方,這無名尸首……”言下躊躇起來,顯然想不出殘碑前的尸體該如何解釋,這名神秘的死者既然能找到此地,又見到了“觀山指迷賦”,為何不進古墓?而是死在碑前?

此時Shirley 楊已經仔細檢勢了一遍干尸,她見孫教授說出了自己的看法:“這洞窟里的環境陰晦,判斷不出尸體死亡多久了,但它懷中有幾卷竹簡道藏,我想這無名死者也許是個道門中人,它如果知道觀山指迷賦,在活著的時候卻未能入古墓,有一種可能性不應忽視。”

我忙問是什么可能性?Shirley 楊說:“也許觀山指迷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他過不去,或是參悟不透,又不甘就此離去,使得心力憔悴,最終坐化在此地,但他死在這里也可能出于其他緣故,剛才我說的只是其中之一。”

孫教授又把最后半段“觀山指迷賦”念了兩遍,連稱Shirley 楊言之有理,在宗教傳說里,得道成仙可分上中下三等,下仙要在死后渡化,中仙得道前,要先經歷大病、大災、大險、大劫,“嚇魂臺前,陰河橫空;仙橋無影,肉眼難尋;落巖舍身,一步登天”這幾句,肯定是指絕險的考驗歷練,恐怕膽色和運氣稍遜,就進不得“地仙村古墓”了。

胖子聞聽此言,當即夸口道:“敢做倒斗摸金的勾當,就連天王老子也是不怕,我就不信,有什么樣的天險是過不去的,在這干說有什么用?過去看看才見分曉。”說完舉起手電筒就朝隧道深處走去。

我心想:“王胖子常說沒頭腦的話,不過剛剛這句算是說到點子上了,什么斷崖陰河,不親眼看看,又怎知是什么名堂?”當即將心一橫,帶著眾人便走。

峭壁上遍布鳥道險徑的這片大山,矗天般地高聳,直削千仞的陡崖兩側,更是看不到盡頭,也不知這座山有多大,在古隧道中只顧向前,眼中所見,并無岔路,是自山間貫穿到底的一條直道,行了不知多久,眼前忽然一亮。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