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嚇魂橋

Shirley 楊和么妹兒也連連搖頭,沒辦法相信會有一座看不見的橋梁。Shirley 楊說:“在能量高度集中的區域,人類的物理常識都會失去作用,只要條件允許,甚至就連時間和空間都會扭曲變形,但山谷交匯處形成的特殊氣流,還不至于有如此之高的能量場。”

我苦笑著說:“孫九爺不愧是老同志,貫徹領導的批示很徹底,Shirley 楊呢,也不愧是美國海軍學院的高材生,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我這輩子雖然見過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說實話我也不相信有看不見的隱形橋梁,但我相信咱們面前的深淵就是一座橋,嚇魂橋。”

孫教授立刻批駁道:“簡直是亂彈琴。你難到想讓大伙踩著風眼走過去?山間的亂流雖然能吸住石子,但它最后被卷到哪去了?你有沒有算過,咱們這些人的自重,加上所負裝備,總共要有多沉?別說一步登天了,邁出半步就會墜入深澗。我們要嚴謹、要務實!”

我搖了搖頭,我可沒說要踩著空氣過去,既然觀山指迷賦中提到“嚇魂臺前,陰河橫空;仙橋無影,肉眼難尋;落巖舍身,一步登天”之語,按先前的經驗來看,必然有其對應之處,而且龍門前的這條“T”字型峽谷,是華山路一條,所以我相信前邊應該會有座所謂的無影仙橋,只不過咱們要想辦法把它找出來才行。

Shirley 楊說:“話是不錯,但就算發現了無影仙橋,咱們能不能過去也不好說。你們有沒有想過,在隧道入口的無名死者身懷道藏,可能是位前朝求真之人,他如果找不到路進入地仙村古墓,原路回去也就是了,可看他死亡的方式,好象是已經找到了無影仙橋,卻沒膽子通過,又不甘心離去,最終在隧道里徘徊而死。”

我聽了Shirley 楊所言,立刻想起以前在前線,許多戰友都是被“詭雷”炸死炸傷,那情形極是慘烈,有許多戰士不怕沖鋒陷陣,卻唯獨怕那些五花八門、明鋪暗設的“詭雷”。

正所謂“兵不厭詐”,隧道中的無名死者,死得莫名其妙,身上除了幾卷道藏,就沒任何多余的東西可以讓人窺其身份。歷代布置周詳的古墓中,多有疑陣防盜,說不定那死尸和“觀山指迷賦”都是“餌”,是觀山太保將盜墓者引上絕徑的“詭雷”。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揮之不去,常年游走在生死邊緣的直覺告訴我:“這些跡象太不正常了,千萬不能大意!”

我想到此處,就對孫教授和Shirley 楊說:“無影仙橋也許不難找,但我估計即便找到了,也必然要冒天大的風險才能過去。現在的問題是,這風險能不能冒?萬一是有去無回的陷阱呢?咱們怎么判斷隧道中的觀山指迷賦是真是假?”

孫九爺胸有成竹地說:“此事極易,只要你能想辦法讓無影仙橋出現,以我參與考古工作多年的豐富經驗,自然可以考證出它是真是假。假橋可逃不過我的火眼金睛,不過看后半段觀山指迷賦,內容多與我調查的結果吻合,所以我相信,只要真有無影仙橋存在,碑上的石刻就有八成是真。”

我微一沉吟,覺得是這么個理兒,說別的沒用,眼下應該先想辦法把“無影仙橋”找到,我和Shirley 楊商議了幾句,但誰也想不出怎么樣的橋是肉眼看不到的,Shirley 楊推測說或許是另有隱意亦未可知。

我心想:“落巖舍身,一步登天。‘落巖舍身’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指抱著石頭往半空里跳下去?”靈機一動:“不對,落巖在前,舍身在后,如果是指不要命地抱著巖石往下條,應該是舍身落巖,落巖舍身也許是說首先推落巖石,然后才能做出舍身之舉。”

我用眼一掃,見隧道里有許多大小不一的碎巖,如此站著胡思亂想,哪里能得要領?管他如何落巖,先撿塊大石頭推下去探探,于是招呼胖子幫忙,二人來到一塊幾百斤的山巖邊上,先推了兩下,巨石微微搖晃,料來可以推動。

其余的人也要過來幫忙,胖子一擺手:“各位,都甭過來,就在邊兒上侯著吧,趕緊給胖爺騰塊地方出來,別壓壞了你們的腳巴丫。”說罷先把皮帶松了兩扣,他是擔心一使勁把皮帶給繃斷了。

胖子有心逞能,把我也推在一旁,我擔心他用力過猛,跟著巖石一塊被亂流卷走,那可就真成了“落巖舍身”了,就拿“飛虎爪”將他肩上的承重帶掛住,和其余三人在后扯著加以保護。

胖子挽起袖子,往手心里吐了兩口唾沫,拉開弓箭步,以肩頂住巨巖,深吸了一口氣息,運在丹田,晃動一身腱子肉,霹靂也似喝了聲:“開呀!”

就見那塊大巖石轟然前倒,由于自重極大,又接近隧道出口,并未被“龍門”前的亂流吸住,撞擊著峭壁翻滾落下滿是迷霧的深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